返回

凉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 楚霸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墨阳收好圣旨,便带着笑意出了皇上的书房,在走到一处空殿落时,转身走了进去。因为楚霸王楚君知此时正在此处等着。

    “公子。”

    这一声公子,若是让外人听见,可是不得了!不叫义兄或者称号却叫公子!这可是个值得人探讨的话题。

    “这两年在京中如何?”

    “一切安好,公子放心。”

    “嗯!那就好!”

    说着,墨阳便解开了腰带,脱掉了朝服,接过楚君知递过来的衣服,边换衣服边交谈着。

    “皇上准许爷留在京城了,回头你给爷说说这两年京城发生的大小事情。”

    “属下有准备书册,这两年发生的大小事情,都已经记录了下来放在您书房里了。”

    “倾尘这两年如何?”

    “她很好,属下每隔两月便去一次,每次去都隔着纱帘。”

    “府中可有人发现?”

    “有陈叔帮衬着,不曾露馅。”

    “果然让你进京顶替爷的这另一层身份是对的!哈哈哈!”

    大笑着的同时,墨阳便伸手摘掉了银面甲。面具之下,是一张与身边人一摸一样的脸!不对,应是比之更加真实的脸。

    楚君知看到他的面容后,便伸手往自己脸上一扯,揭掉了一层薄薄的假皮。假皮下是完全不同的另一副模样。桃花眼睛柳叶眉,小巧鼻子玲珑嘴,与墨阳的俊美不同,他是柔美,若是笑着,肯定十分的迷人!他是与墨阳一起长大的知己好友,名:付琅。善易容,精口技之术。不过,他却不大爱笑,总是摆着一张脸。不过,好在这会儿他的嘴角是轻轻勾起的。

    “您若再不回来,奴这张假皮子可就又得换副新的了~制作您的这副面容可是真不容易。”

    “这么说爷还替你省了不少药材了~”

    “可不是!”

    “哈哈哈~”

    墨阳,原名楚阳,字君知。楚君知。也就是他。

    付琅,字愚凉,墨阳征战时在京中的替身。

    他为墨阳王时,银面遮脸,就是为了不让人知道他这个京城一霸就是那战功赫赫的战神墨阳王。如此多年下来,除了皇帝外的其他人便把墨阳王与楚君知当成了两个人了。当然,墨阳王的部分亲信不算。

    墨阳在皇宫中换好楚君知的装扮,就大摇大摆的出了宫。

    他在回来前,就通知了扮作楚君知模样的付琅在皇宫中等他,如此他恢复身份才不会被人发现。至于‘墨阳王’嘛~明日众人就会误以为他已经被皇帝连夜派去守道马寨了…

    何况‘墨阳王’此人一向神神秘秘,遮遮掩掩,想见他的人也全部都被拒绝了!所以如今变回楚君知的墨阳便更加肆无忌惮起来。

    他的身份至今都没被发现,全都归功于他的好友付琅,付琅此人一向沉默寡言,明明是好友,却时常自诩是墨阳的属下,墨阳无法,便也由得他成为了墨阳王府的侍卫统领,世人皆叫他愚统领。而墨阳最喜叫他的字而不是名,因为他觉着付琅二字不好听,付琅付琅,与负郎音似,他可不愿意被辜负!

    这付琅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琴棋书画刀枪剑戟无一不通,还有一手易容易声的本事,若他是正经人家里的公子,这京城三杰里必定会有他一席位。墨阳曾经说过要他自己出去闯荡,可他自己不愿。

    此时的付琅,也就是现在跟在楚君知屁股后面的‘侍女’。

    “愚凉啊,爷不在这两年,可有发生什么事吗?”

    “无甚大事。”

    这侍女的声音比起寻常女子来,可是有点粗糙了…

    “哦?那你以爷的身份有没有勾搭过姑娘呀?”

    “咳!没有。”

    “嘿嘿~你咳什么呀~爷就这么一问!你要是真勾搭上女子了,那可就轮到爷咳了~不,应该说是惊吓了!”

    “……”

    询问了一路,也大致了解了愚凉扮作他的这两年里干的大小事宜。顺顺利利到达了墨阳王府后,楚君知像是故意的一般,回头对着愚凉来了一句…

    “愚凉~你这身装扮,还挺好看的。”

    而这句话正巧被守在门口的管家与两位侍卫听了个正着。那俩侍卫先是一愣,后才在这位‘侍女’脸上察觉到了熟悉之感!

    “愚统领?!”

    两人互望彼此,都是一副惊讶的模样,似是在无声的交谈。

    卫风:“这愚统领不是一直在墨城吗?”

    卫雨:“大概是跟着王爷一道回来了。”

    卫风:“那怎么这幅打扮?”

    卫雨:“不知道!不会是犯错了吧?”

    二人眼神交流之际,只见愚凉的表情像是破了一道裂缝,僵直的脚下似是即将有妖怪爬出一样。

    接着便传来了一阵私语,尤其是其中的一句。

    “哎呦!我还说主子进了一趟宫怎么还带了个美人回来,合着这是愚大统领啊!两年不见,这是犯了啥错了穿成这样!一回来可就丢了老脸了!”

    而楚君知此时早已经闪到一边去了。

    只见愚凉直接关了大门,朝着那两侍卫说了一句:“你们两个去守一个月知画阁,此事若是传出去了,你们就等着被老子剥皮吧!”

    听此,站在树旁的卫风卫雨立马就走了出来,一出来卫风就赶紧说到:“别啊大统领!您这才刚回来…”

    还没说完愚凉便一个眼刀刺了过去。

    “两个月!”

    “不不不!”卫雨见此,立马焦急的对着楚君知说到:“主子!您也不说句话呀!”

    知画阁,听名字还以为是个品画的雅阁,其实不然,它其实是个欢乐场所是个青楼!这要是让他们俩大好青年去守欢乐场,不就是要他们的命嘛…

    “爷可不管~不管!愚统领两年不见脾气越发大了!爷可不敢得罪!罚你们你们就去吧!哈哈哈哈!”说完楚君知就大笑着摇着手中的扇子转身走了。

    卫风卫雨相视一眼,皆是叹了口气,认命的领了罚。同时心中还有些疑惑:这楚公子今日话倒是多了许多,笑声也洪亮了不少,许是见过了王爷心中开怀吧。

    罚他们这事,也怪不得愚凉,真正的楚君知如今才回来,他们二人这两年贴身保护的‘楚君知’可都是愚凉扮的,为了不露馅,只能先把他们俩遣走了。

    待他们走后,愚凉叹了口气,随即便追着楚君知的脚步跟了过去。

    楚君知回府后,并没有先回他自己的住处,而是去了付琅的夕相殿。付琅的院子里有颗大枫树,枫树低下有白玉棋牌,他这会儿想下棋了。

    “你不先回你的紫阳轩,跑我这夕相殿里作甚?我这儿可都还没来得及收拾呢!”

    踩着年前落下的枫叶,清脆的声音很是清晰悦耳。

    “这夕相殿可是爷这王府里地段最好的院子,我那紫阳轩都比不上这里。此处景色是最好的,视野是最开阔的,大殿是最精致大气的,不过…就是整体风格太过清冷寂寞,爷就想不明白了,你怎么会喜欢这里?”

    墨阳缓慢的走着,享受着踩碎树叶的感觉,来到棋桌前,伸手扫掉落在棋桌上的枫叶,坐了下来。付琅走向了另一边,从棋桌下边拿出了棋牌棋子,摆放好后才回答了他的话。

    “因为此处最安静。”

    ”嗯!你是个喜静的。”

    墨阳说完,便抬头看了一眼还是一副侍女打扮的付琅,不由的挑了挑眉,道:“你不换身衣服去吗?这身打扮虽说好看吧~可爷这看着怎么这么不舒服呢~”

    付琅闻言,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裳,立马起身,一句话也不说,转身便回了房内,虽然庭院里头没有打扫,可昨个屋子里头却是整个收拾了一番的,他的衣物等用品也从紫阳轩挪了回来。他扮作楚君知时,是住在紫阳轩里头的,如今墨阳回府,他便搬了回来。

    待付琅重新出来,墨阳才觉得舒服了很多。

    此时的付琅一身玄色劲装,头发很简单的固定在了头顶,原本的桃花眼因为加了眼尾的原因,变为了丹凤眼,眉毛也从柳叶眉变为了剑眉,整个人的气势瞬间变得冷冽了起来。

    “嗯嗯~这么看着就熟悉多了!也舒服多了。”墨阳笑着,待付琅过来后,似变戏法般,拿出了一个盒子递给了他。

    付琅疑惑的接过盒子,看了一眼墨阳。

    “什么东西?”

    “你打开瞧瞧。”

    墨阳眼中带着星光笑意,付琅见此,便打开了盒子。

    里头是一通体雪白的玉簪,很是好看,也很名贵。

    付琅拿起后,先是惊讶,后皱眉。

    “冠簪?”付琅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墨阳,虽说这个东西他不多,可哪有人送男子发簪的!

    墨阳看出了付琅的不解,便解释道:“去年你生辰时爷不在,这是你的及竿礼。爷想着你在府里也不缺别的东西,便选了这个。你可别小瞧啊~就这小小的一块,可是废了爷很大功夫才弄到的!”

    闻言,付琅便赶紧把冠簪放进盒里推了过去。

    墨阳见此,伸手又推了回去。

    “你我同无亲人,相依为命,互相扶持才得以有如今的生活。我成人礼时是叔父亲手加的冠,你的成人礼本应该是我这个名义上的哥哥来操办的,可却没能为你办成,害你是自个给自个簪的发,过了个谁人都不知的及竿礼,这让我实在是…实在是感觉对不住你。”

    “不是及竿,是束冠。”

    愚凉纠正了他,他愣了片刻,轻笑一声,道:“好好,束冠就束冠。”说完,他便拿起了冠簪,快速起身伸手摘掉了付琅原本簪在头上的冠簪。

    “哎…”

    付琅正在挣扎,却被墨阳伸手按住了肩膀,替他换上了新簪。

    “此物有个名字,叫琅锦。意为琳琅满目,繁花似锦。与你的名字很是相配。”

    付琅轻笑一声,嘴里说着:“我名付琅,你不是觉着不好听吗,难不成你是觉得这玉簪并不好看?”

    “呃…这个…呵呵呵~”

    付琅的话一下子把他给问住了!眨巴着眼睛就展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假笑。

    付琅见此,伸手触碰了一下冠簪,道了一声:“多谢。”

    这下墨阳才是真正的笑了,回了一声:“你喜欢就好。”

    其实,不论付琅是否真的喜欢,只要是墨阳送的,他都会收下。同样,只要是付琅送的,墨阳也会收下。不过…至今为止,墨阳送付琅的东西已经不计其数,而付琅送墨阳的,满打满算,也只有两件,还都是两件不可收藏之物。一是碎冰一块,一是池水一捧……

    冰是幼时所送,当时楚夫人去世,他们生活不如意,自然没有冰窖可用。至于那一捧池水,当时就已入了腹。为此墨阳没少抱怨,这不,此刻付琅便从腰间拿出了一小包裹,扔在墨阳怀里后,便起身离开了。

    墨阳看着怀里的小包,打开看了一眼,立马惊喜的大笑了起来。那是一包花种。
『书签自动保留,查看足迹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