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凉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 师兄来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墨阳收好花种,开怀的就追了上去。

    “我说愚凉,你可真是爷肚里的蛔虫!回京前爷还在想着弄些个花花草草的种去道马寨呢~那里很是荒凉,到处都是光秃秃的石头,一点绿都看不见!哎!你别走那么快呀~”

    付琅停了停脚步,等墨阳追上来。

    “你是没去过那种地方,真是荒凉的要死,得空了爷带你去瞅瞅~”

    “嗯。”

    “那这些花种?”

    “还有很多,已经让人收在库房了。”

    “如今种还来得及,那我先让人送去,等我再去就能看到花草了……”

    一路说着话,天色就暗了下来,夜半时分,墨阳王府后门外。

    “师兄,这就是墨阳王府了,只是不知道这墨阳王在不在府内,这一路打听过来,大家都说这里虽然是墨阳王府,却是一外姓人一直在住着,府里也全都是这外姓人的属下,连一个墨阳王的人都没有。”

    “不论如何,这墨阳王今天总归是要回来这里住的,何况这个外姓人据说是他的义弟,我们在此等着吧。”

    “好吧。”

    此时的楚君知已经得到了消息。

    “主子,后门有两位穿着不凡的人带着两个大麻袋在外面侯着,也没叫门。

    “哦?这倒是有意思了,拜访不入正门去后门?”

    陈姓管家咳了一声,想着方才出去时,愚统领见到那两人时的神色,便看向了在一旁站着的付琅。付琅接到眼神后,接着说道:“公子,属下方才去看了,观这两人,像是您在凌云峰学艺时的两位柳姓师兄。”

    噗…

    楚君知一口茶喷了出来,赶紧胡乱的用帕子擦了擦嘴,就叫到:“不是吧!那老头还没放弃让我归山呢!我都躲成这样了他竟然还能找到??不行不行…不能让他们进来!我可不想再回那凌云峰了!清汤寡水的,爷是一天也待不下了!”

    陈管家倒是很不赞同他的话,说到:“主子,既然是您的师兄,见一见也是好的。”

    “陈叔,你不懂!”

    “这,可凌云峰的凌云子道长好歹是您的师傅,万一您的那两位师兄是有事找‘王爷’的呢?”

    这偌大的王府里,知道楚君知就是墨阳王的只有两人,一人是愚统领,也就是付琅,另一人便是这个陈管家。不过,他却没有见过楚君知的师傅和师兄弟。

    “这…”说着楚君知就看向了付琅,付琅立刻说到:“我不去。”严肃认真的拒绝,让陈管家诧异了半晌!

    这愚统领可是从来不会拒绝王爷的要求的,看来那两位得是要等许久了~

    陈管家还在想着,就听到王爷的谄媚之声…

    “哎呦~我的好凉儿~你就去问问他们嘛~你也知道爷对他们俩~嗯…”

    “咳…不如让陈叔出去打听一下他们所来所为何事再说?”

    付琅强烈的身心拒绝,让楚君知无法,只能同意了付琅的办法。待陈叔出去后,楚君知又看向了付琅,道:“你…不是害怕他们两兄弟吧?”

    说完楚君知就看见付琅一脸霜色的回过了头,神色带些幽怨。

    “噗~呵呵呵~”楚君知看着付琅那处事不惊的脸上竟然出现了一缕寒色,再加上他的眼神,让他实在是憋不住了,低着头捂着嘴就笑了出来。

    听到他的笑声,愚凉也有些无奈了。

    “哎呀~可笑死我了,你方才一脸镇定!爷还以为你忘记了当初他们赶你下山时的经历了呢!”

    付琅白了他一眼,说道:“您知道吗?您严重破坏了战神在属下心中的伟岸形象。”

    楚君知的笑声戛然而止,轻咳一声回道:“咳…这话说的,爷这幅形象才是真的,战神的模样可是装出来的!不爱真却爱假,爷这张脸蛋好歹也算是俊俏迷人,作为战神时连爷的脸你们都看不见,怎么一个个的就光爱战神了呢!真让爷搞不懂你们这些人的想法~”停顿了片刻,又继续怜叹:“哎…真伤爷的心呐!”

    “……”愚凉再次无言。好半晌才憋出了一句话:“公子…您真不要脸。”

    “嘿!你…”话还没说完付琅就一溜烟赶紧跑出去了。

    “溜的倒是快!”哼!你以为溜了爷就没办法了吗?

    接着楚君知就说了声。

    “来人呐!”

    “主子。”

    楚君知看着出现在眼前的影卫,对他招了招手,让他上前来对着他耳语了一番,便挥手让他下去了。

    “敢说爷不要脸,爷定要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做真的不要脸~嘿嘿嘿~”

    已经出去的愚凉莫名的打了个寒颤。

    大堂门口,陈管家已经把柳姓兄弟二人请了进来。

    “二位,我乃墨阳王府管事,鄙人姓陈,我们王爷此时还在宫中,不知两位出现在我王府后门所为何事?”

    柳江和柳湖对视一眼,点了点头,便对陈管家说道:“陈管事,我们二人乃是凌云道弟子,在下柳江,这位是在下师弟柳湖。我们二人进城时,正逢墨阳王归来,进城后,我二人察觉到有人立与街道两侧屋顶,意欲对队伍不诡,便出手制止了这两人。”说着便指了指他们带进来的两个大麻袋。

    “这…这里头是两个人呐?”陈管家不得不惊讶了,原来主子打人时爱用麻袋的原因在这儿呢…

    “是的,这就是那两人,他们二人当时立于屋顶手持劲弓瞄准了墨阳王。我们师兄弟抓到人后,本来想直接送来的,可又不识王府所在,以至于这个时辰才把人带过来。”

    “原来如此!二位且稍等喝点茶水,待我去问问王爷何时归来。”说着便挥了挥手,叫来了两侍卫,把那两刺客先带了下去,然后才退了出去,朝着楚君知所在的地方过去了。

    进去后只见楚君知却不见了愚统领,他也没在意,直接说了方才在大厅的谈话。

    “这么说,两位师兄并不知道我也在这里了?”

    “应是不知的。”

    “如此,那便带两位师兄来这里相见吧。”说着便取出了银面,收了折扇,使了个眼色,示意遣散了在外面走廊上的护卫及侍女。

    恢复了战神身份的楚君知,周身气势立马变得不一样了。脱掉外面那骚包的外衣,换上了纯白的外衣批在了身上,半躺在贵妃踏上,手里拿起一本书悠闲的看了起来。

    柳姓师兄弟被陈管家带进来后,看见的就是这样的画面,看着墨阳王的这番模样,他们还以为他们的到来打扰到了战神休息。行了一江湖礼后,柳姓兄弟才开口道:“打扰到王爷休息,实在对不住,人我们二人也已经送到,就不多打扰了。”

    说完就要退出去。

    “且慢。”墨阳开口拦下了他们,接着说道:“二位远道而来,又算解了本王的一个麻烦,以后有事,二位只管开口。”

    他们二人相视一眼,便对着墨阳又行了一礼。

    “多谢王爷。”

    “二位是初来,想来也没有准备落脚处,在这城中本王还有一处宅子空着,可供二位歇脚。”

    本来柳江是打算拒绝的,但话还没说,就被柳湖抢先了。

    “如此便多谢王爷了。”

    “不客气,管家,你带二位过去吧,好生招待。”

    “是。”

    待出了王府,柳江才问到:“师弟你为何答应王爷?我们还是有银钱住客栈的。”

    “师兄!你莫不是傻了?我们次来可是为了凉云剑主,这凉云剑墨阳王肯定已经交给皇上了,我们总不能带皇上回去吧?”

    “呃…”

    “还有,我听说凉云剑封剑已久,能再度拔出凉云剑之人才是凉云剑的主人,所以我们肯定是要进宫的。”

    “进宫?”

    “是啊!劝说皇上试剑!寻找能拔出凉云剑之人。”

    “这怎么劝说?”

    “我…我还没想到…不如我们请王爷帮帮忙?”

    “这怎么有点携恩的意思呢?不妥。”

    “嗯…是有些不妥,不过凉云剑我们是知道绝对在皇宫了,可小师弟在哪儿我们可是还一无所知的!师傅只说让我们来京城寻他,可京城这么大!得寻到何时?我们也不可能一直住在客栈里吧?”

    “说的也是。”

    “好了师兄,我们先歇息一晚,明日先去拜见皇上在做打算。”

    “也好。”

    第二日天没亮,楚君知便醒了,洗漱完毕就急匆匆的要出去,来到院子后,才对刚起床就被他遇到的陈管家说道:“陈叔!让人去叫愚凉!让他陪我出去转转!”

    “是。”

    “再让拿个小瓶子来,爷要在这儿接会露水!”

    “啊?”

    陈管家一脸诧异的看着莫名兴奋的主子,虽然不理解他这一大早起来又是要出去又是要接露水的纠结话语,但还是很认真的去执行命令了。

    不过令陈管家没想到的是,主子都耐着性子接满了一小瓶露水了,也不见愚统领出来。

    “这个愚统领是出什么事了吗?怎么这会儿了都还不见出来?一般可都是他最早起来的。”

    陈管家说着的同时没有看到楚君知憋笑的表情,若是看到了,定会明白。

    又过了一会儿,小跑过来了一人影,楚君知斜眼看过去,见不是愚凉,就收回了眼光。

    “主子。”

    “嗯,何事?”

    那影卫抬头看了一眼楚君知,见他心情不错,便硬着头皮咽了一下口水说道:“回主子,愚统领让属下代他给您道个歉,统领说,他错了,以后再也不骂您不要脸了。”

    这小影卫已经后悔死了,他就不应该一大早过去愚统领哪儿,还看到那一柜子的…如果不看到,也不会被愚统领拉来说这种话了。

    他是知道楚君知就是王爷的,但是他这是第一次传达这种话。

    想起主子从前因为有人骂了他,他便把那人舌头割了下来的手段,他还真是从心底里害怕。

    “你身子抖什么?爷能吃了你不成!去给愚凉回话,他要是再不出来,那就让他永远别跟着爷了,还有,告诉他,他若再不出来,府里的丫鬟侍卫门可就该起床了。原话去说给他听。”说完嘴角就挂上了一摸阴森森的笑意…

    看的那小影卫与陈管家直接打了个突突。

    这下陈管家是明白了,这是爷又在戏耍人了。在心里为愚统领默哀了一下,便恢复了神情。

    “是。”

    又过了一会儿,愚统领终于出来了。不过,当陈管家看到愚统领的样子后,愣生生的忍住了笑意,憋的老脸通红。

    反观楚君知,已经笑的不知道东南西北了。

    “哈哈哈哈,你说你要是想穿女子衣裳了,好歹也穿的好看点嘛!这一身花花绿绿的老妇人打扮,知画阁的老妈子都比你好看!哈哈哈!!”

    愚凉闭了闭眼睛,脸色铁青。弯下腰咳簌两声,沙哑着声音,发出了老妇人的声音。

    “您不是要出去吗?老朽陪您!咳咳…”

    一旁的陈管家终于忍不住了!

    “噗…咳…主子,府里还有事情,属下!先告退了!”
『书签自动保留,查看足迹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