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凉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章 美人愚/余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一入梅娇坊,他们四人就被掌柜热情的欢迎了一波,掌柜知道沐云是带她妹子来的,可却不知道这楚霸王带着的姑娘是哪位,还用面纱遮着脸,不过看他们融洽的关系,想来也是为贵人。

    “余姑娘,你看这套,好看吗?”

    一来到店里,沐芊芊就像只欢乐的云雀一样,拉着愚凉就开始挑选物品。这不,正指着一套粉色水晶材质点缀制作成的一整套面首问他呢。

    “嗯!很好看,很配沐姑娘。”

    “那这套孔雀石的呢?”

    “这个,奴家觉着不太适合你,倒是适合长辈。”

    “嗯!我确实还要为我母亲选一套!下个月就是她的寿辰!”

    “寿辰?那不若选择玛瑙的吧?华贵优雅。这个玛瑙颈珠就不错,还有这边的这套玛瑙珠花,看上去都挺好看的,而且它应该出自巧手周伯改。”

    一旁的掌柜停了愚凉的介绍,直接道了一声:“哎呦~看来这位姑娘是行家呀!这确实是伯改先生的手笔,只此一件。姑娘且看这边的这对琉璃宝钗,可能看出出自谁手?”

    “这个…应是伯改先生的夫人,苏夫人吧?”

    “行家呀!厉害厉害!这对宝钗可是前前后后被一十三位夫人小姐认错了的!”

    一旁的沐芊芊听完后也直道愚凉好厉害!

    “冲您这份眼力,本店送二位姑娘一次梳洗配带如何?我们店里新来了一位宫里退下的老嬷嬷,那梳头手艺可是没话说的!二位可要一试?”

    “这…”愚凉正要拒绝,一旁的沐芊芊已经很高兴的拍手直道好了。

    看着这沐姑娘一脸笑容的模样,真真的是让人赏心悦目!也怪不得公子喜欢看她了。

    无法,他这位王府的大统领为了自家主子开心,硬着头皮也答应了。他可从来没有让人碰过他的头发!!想想一会儿就要被人摆弄他的脑袋,立马头皮开始发麻了!

    愚凉为沐芊芊选择了那套粉晶玉套组,而沐芊芊为他选择了一套白晶玉的发饰,材料大致相同,式样却是完全不一样的两套。

    而楚君知与沐云,此时早就在一旁的茶桌上畅快长聊了!完全没有注意到她们这边的情况!

    公子呀公子!你到底是来撩妹妹的还是来撩她哥哥的呀!!

    楚君知这幅相交恨晚的模样可愁死愚凉了!

    终于,愚凉迎来了那老嬷嬷的梳洗…硬着身子让那老嬷嬷为他梳了个头,化了个妆面…

    “余姑娘,你嘴巴放松点,你如此禁闭嘴唇,口脂都不好上了,哎对,张开点!沐姑娘的妆都化完了,您这边可是相当的慢呀!能把这面纱彻底去掉吗?上口脂您往上撩,画鬓角您往旁边扯的,可真是让人为难~”

    当那老嬷嬷的声音从隔间传来时,楚君知二人才反应过来。

    从掌柜哪儿得知他们二人正在重新梳妆后,楚君知的兴趣就来了,他是真的想去看看愚凉手足无措被摆弄脑袋的景象!

    说看就看!待那沐芊芊出了隔间后,楚君知先打量了一下她,夸赞道:“沐姑娘现在的打扮,可真是如仙女下凡一般!这粉晶玉极其配你!”说罢也不等沐芊芊给出反应,他就闪身直接入了隔间。而沐芊芊听了他的话后,哪里还会给出反应,早就脸红的躲到自家兄长身后了。

    楚君知知道隔间里面是每人一个隔间的,问了掌柜愚凉的所在,楚君知就直奔了过去。

    恰巧,愚凉正好化完妆容,已经起身准备出来了,好戏没看成,脸也被面纱重新遮住了。只瞧见了那老嬷嬷如释重负又带着成就感的神色。

    “哎~姑娘如此貌美,为何要以纱遮面呢?岂不是辜负了这天赐的容颜?”

    楚君知听此,不由的开口说道:“嬷嬷可是要知道,貌美有时并不是好事儿~您从宫里出来的,应是能了解的。”

    “哎呀!是楚公子呀!”

    “哎?嬷嬷识的我?”

    “宫里宫外的,谁还能不认识您呀?您可是墨阳王的义弟,皇上喜爱墨阳王,连带着也护着您呢不是~”

    “嘿嘿,我倒是沾着兄长的光呢!嬷嬷以前任职哪宫啊?”

    “老朽在宫里侍奉的是良妃娘娘,上个月才放出宫的。”

    “那怪不得,良妃娘娘每每出现,总是最明亮耀眼的~原来是嬷嬷在后梳理的~失敬失敬…”

    这越说越不像话的调调,看的愚凉一阵无奈,连忙开口打断:“公子~沐姑娘还在外面等着呢~”

    “嗯!那嬷嬷下次我再来找您聊天啊~”

    “好好好~”

    待出去后,楚君知趁着愚凉不防备,猛的回头一把拉开了他的面纱!接着便愣住了…

    应该说在场的几位男士都愣住了…

    其中沐云更甚,脸上竟然带了些许红。

    “嚯,看不出来呀,你这一打扮,竟然如此的…”

    “公子!!”愚凉暴怒的盯着楚君知,楚君知连忙安抚道:“好好~不说不说!别生气别生气~”

    说着愚凉就一把枪过了面纱,转身系上。

    众人被愚凉的怒声都惊的回过了神来,而沐云的目光也在愚凉转身后恢复了正常,只是脸上的那丝红润却还是清晰可见的~

    沐芊芊在选择并打包了那套玛瑙首饰后,一行人这才出了梅娇坊,两对也就此分道,并且相约三日后在百善楼再聚。

    楚君知还是没逛够,便带着愚凉向右继续走了,前面再拐个弯,可就是忘归巷了,里面美人楼赌坊应有尽有,可谓是人间天堂呐~

    “公子…你确定要带着如此的我进入忘归巷吗?”

    愚凉已经身心疲惫!连步伐缓慢飘然了…一副兴致缺缺的模样。

    “这有什么的呀,你别告诉我这两年你就没来过?”楚君知故意坏笑着看着愚凉,直叫愚凉咬的牙根痒痒…

    深吸一口气,吐出来,回答:“去过…”

    “来,给爷说说,去了那个楼?点了那个姑娘了?”

    “知画阁!倾尘!公子…属下知错了!换回来成不成?”

    “不成!一月便是一月,多一天成,少一天不成!”

    说完也不管身后愚凉那生不如死的神色,摇着扇子就踏入了忘归巷。一路低头不语,不一会儿就来到知画阁门口了。

    知画阁可是有卫风卫雨在的,愚凉实在是不想进去呀~

    “小凉儿!你若再磨磨唧唧的,小心爷让你这幅模样永远不换!”

    话毕,愚凉眼睛一闭,一副视死如归的神态就直接冲了进去,直冲二楼倾尘的房间…留下楚君知一人在楼下目瞪口呆。

    “这呆货!这两年来不会就是如此逛青楼的吧!这还能不露馅??也真是走了大运了!!”

    “爷,您许久不来了,倾尘姑娘可是想您的很呐~”

    楼里妈妈甩着手中的帕子,就直接奔到了楚君知面前。

    “哎呀,你起开,爷可不好你这口!”

    “哎!爷稍等~”

    “何事?”

    说着那妈妈就又甩了甩手中的帕子,轻声道:“爷,里头有人呢!”说着就压着手在楚君知面前伸出了三个指头。

    楚君知瞬间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她这是在说三皇子搁里头呢!

    “坏了!”愚凉已经进去了!可别发生什么碰撞了!

    说罢,楚君知直接拨开妈妈,直奔倾尘房间。

    刚到房间就听到里头传来一阵醉的不轻的丑话。

    “你这小娘子,既然都冲进来了,不陪爷玩还能由得了你?别跑!看爷今天不来个戏双鸯~嘿嘿嘿~别跑呀美人~”

    “公子~您喝多了,倾尘卖艺不卖身的!还有这位姑娘并不是阁里的人,公子且放她离开吧~哎…公子!!”

    啪——咚——

    “什么叫卖艺不卖身!还不都是卖!假清高个屁!还有你!你可知本公子是谁!今日你若不乖乖听话,日后本公子定要你生不如死!”

    “你大爷的!大白天逛青楼就不说了,竟然还动手了!”楚君知骂了一声,就直接踢门进去了!房里的画面让他有点脑门子充血!倾尘就不说了,早就被那三皇子连拉带拽的没剩多少遮挡的衣物了,而愚凉此时虽说很轻松的就能躲过了魔爪,可他在初进来时,只顾着关门了,根本没注意屋子里的动静,就导致他的面纱被三皇子扯了不说,还在手背上留下了三道抓痕,外衣也被扯烂了一块,领口处一大片雪白展露无遗,除了头发还算整齐外,身上整个就是衣衫不整的形象了…

    “愚凉!过来!被欺负了不知道还手啊!打他!给爷狠狠地打!”

    愚凉等的就是这句话!得命后,立马一个飞踢,直接把三皇子就踢出了窗外,从二楼摔下晕了过去!

    楚君知大步走到窗边,破口就骂:“三皇子!您好歹也是皇亲贵胄,怎的如此的下作!大白天的就来逛青楼!叫皇上知道了非打死你不可!”

    他这一叫可不得了了,周围的人本来就本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谁也不敢去扶人,这下好了,都不用看了,立马作鸟兽散!

    “哼!这才是不要脸!”

    说罢恶狠狠的关上了仅剩下的一扇窗。

    愚凉收起腿后就扶起了倒在地上的倾尘。

    楚君知回过头就气急败坏的开始说道:“你个蠢丫头!被欺负了不知道还手啊!那些个功夫你白学了啊!”

    倾尘起来后,幽幽地回答道:“爷~那可是三皇子呀~倾尘怎敢还手…还有…爷您有三月没来了,叫那三皇子以为您厌烦了~这才瞄上了妾身嘛~”

    “我…”说着楚君知就看向了愚凉,而愚凉立马抬头望着天…不,是房梁…

    “行了行了,都整理整理!那三皇子绝对又是自个溜出宫的,这么大动静也不见他属下过来!暂且不去管他!如今我过来了,量他也没那个胆来找麻烦!这三皇子真是扫兴!愚凉,回了!”

    “是!”

    愚凉赶紧整理了一下衣服,跟着楚君知就下了楼。

    而此时听到声响的卫风卫雨二人刚好赶到了一楼。

    “主子!”

    “你们二人这段时间多注意着点,尤其是黄老三!一但发现不对!先打后揍最后再回府知会一声。”

    “是!”

    吩咐完楚君知就直接走掉了,留下了楼里懵逼的众人。

    楼里妈妈嘴碎,不明白的东西定要问个清楚。

    “哎,卫风卫雨,主子这身边的美人是谁呀?方才她进来的太快,我都没看清楚,如今下来了我却也不认的,你们认识吗?”

    卫风卫雨相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那丝不确信以及疑惑,但是却没有对妈妈说出口。

    “主子的事,我们可不敢乱猜。好了好了,赶紧忙您的去吧。”

    说完卫风卫雨就退出了一楼,回到了紧按着楼旁边的一处房子里。

    “卫风!刚才那个…是不是愚统领呀?”

    “我瞧着像!尤其是那眼神!”

    “我也觉得像!这两年不见愚统领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怎么嗜好起扮女人了!还扮的如此…美艳?!”

    互相摇了摇头,选择忘记。
『书签自动保留,查看足迹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