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凉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章 来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时间不早了,早些休息吧。”愚凉说了一句后,就率先离开了。

    楚君知看着身边空了的位置,喝了口酒,叹了口气:“江湖…呼…”

    第二日一大早,墨阳王府大门前就停了一辆很是豪华的马车,来往行人都很诧异,墨阳王早就不在府中了,这府里可就只有楚君知在,这是谁会来这儿拜访?

    王府内陈管家急匆匆的跑着,恰好碰到了一身女装的愚凉。

    “哎呦!愚姑娘!”

    “……”

    愚凉知道陈管家是知道就是他的,可他却不想让府里别人都知道如今的他就是堂堂影卫大统领,要这幅模样一个月…想想都头疼…

    “陈管家好~”

    愚凉轻柔的声音听的陈管家直起鸡皮疙瘩。

    “咳…愚姑娘啊,那个啥,主子起了没?”

    “还没,昨个喝酒喝太多,如今还在睡着呢。”

    “哎呀,那这可怎么办,四皇子来了,递了拜帖的,人还在外面等着。”

    “你先去把人请进来,我去叫公子。”说罢一转身,衣裙摆动,看的陈管家脑门直紧,若不是知道她就是愚统领,他打死也不会想到的。想罢,他便赶紧去迎接四皇子了。

    愚凉来到楚君知的紫阳轩,这院子没有护卫,有的只是一些躲在暗处的影卫,他也不在意,反正都是他的手下!一脚把门踹开,楚君知喝醉酒后,通常第二天都是雷打不动的。

    朝外面招了招手,唤下来一影卫,道:“去叫人送些热水来,再煮碗白粥。”

    下来的影卫恰好就是被楚君知吩咐拿了愚凉所有男装和银匣子的那位,所以说…他恰好就知道眼前这女子就是愚统领的。不敢多打量,转身就去执行命令了。

    楚君知穿着里衣,睡相很是不好,被子有一半都落地上了。

    愚凉看着床上躺的四仰八叉的楚君知,伸手就拔出了随身的软剑,先朝床柱子上射了三个暗器,便提着软剑直朝楚君知的脖子刺去。

    沉睡中的楚君知对于这种让他身心发毛的感觉很是敏感,直觉般的就一下跃了起来,迷迷糊糊的伸手要去拿床头挂着的剑,没想到手刚挨上剑身,就被啪的打了一下手背,缩回手的同时他也彻底清醒了。

    “愚凉!!你干嘛!”

    “叫您起床。”

    “干嘛叫我起床?”

    “四皇子来了,指明了要找您。”

    楚君知摇了摇有些沉重的头,立马从床上下来穿鞋穿衣服。而愚凉也已经退出去了。

    洗漱完毕喝了点粥后,楚君知的头终于没有那么沉重了。

    前庭中四皇子已经坐了下来。

    “陈管家,楚君知什么过来?”

    “回四皇子,马上就来了。”

    “怎么这么慢!”

    “不知四皇子您所来何事?”

    “父皇让他教本皇子剑法,我便来了。”

    这顺序颠倒的恰到好处!明明是皇上让他来找楚君知,想办法让楚君知同意教他来着。

    正说着,就从殿外传来了一声嗤笑。

    “呵…小笨蛋!你确定是你父皇让我来教而不是你父皇让你来求学的?”

    四皇子一听这话,小脸一红,立马站起来说道:“你才是笨蛋呢!题目本皇子早都解开了!”

    “哎呦!这么快呢,我还以为你得哭着来求我呢!”

    “哼!你这人不修边幅!真不知道墨阳哥哥为什么会和你结拜。”

    “那说明他眼瞎呗,我告诉你啊,爷不会教你的,爷这一手剑法可是有师训的,不能外传。”

    三两句话,顶的四皇子满脸通红,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你…你!”

    楚君知进去后,就直接坐在了四皇子方才坐着的主座上,打开折扇有一下没一下的扇着,明明都不怎么热。

    “喂!你这人,见了本皇子不行礼本皇子就不和你计较了,可这位子可是我墨阳哥哥的,你又不是王府的主人,凭什么坐!”

    楚君知一听,顺手就从胸前摸出了一块玉佩,挂在指头上摇了摇。

    “喏,你哥给的,说这玩意顶的上亲自见他。”

    楚君知挑了一下眉,勾着嘴角看着目瞪口呆的四皇子,又道了一句:“怎么样,小崽子,还有什么问题吗?”

    “我…”四皇子这下明白他父皇为什么说‘就看他乐不乐意教你了’这句话了,光看这样,他就有些应付不来了,怪不得父皇说要自己求他呢!

    “没话说了?那就赶紧回去玩你的小木剑去吧,爷这会儿还困着呢。”

    说完就起身打算离开了,没想到却被四皇子给拦下了。

    “不行你不能走!你必须教我!虽然我父皇说你剑法不错,可我也没见着,总归是父皇说的,作为儿子我就得照做!说,你不教本皇子,是不是剑法不行?你欺骗了我父皇对吧!”

    “嘿,你个小笨蛋不是很笨嘛,还知道拿皇上压我了。”

    “哼!反正你教得教,不教也得教!本皇子从今天起就住这儿了!小全子,你回宫给母妃与父皇说一声,顺便把本皇子的常用物品全部带来!”

    说完,四皇子就往偏座上一坐,气呼呼的端起茶喝了一口!

    “你堂堂一皇子,怎么耍无赖呢!”

    四皇子头一扭,没搭理他。

    “不理我,那算了,爷睡觉去了。”说完楚君知就走了出去,四皇子一见,立马就跟着他出去了,楚君知到哪儿他跟哪儿。

    “我说小祖宗!你老跟着我干嘛!”

    “你不教本皇子,本皇子就一直跟着你!”

    楚君知一听这话,眼睛一眯,道:“你…确定?”

    四皇子虽然看出了他的不还好意,但还是坚定的点了点头!心里想着‘我是皇子,量他也不敢把我怎么样!’

    楚君知本来是想回去再睡会儿的,如今是睡不成了,转念一想,便喊了一声:“愚凉!爷要出去了,随爷出去逛逛!”

    喊完,楚君知就朝大门口走去,四皇子像个小尾巴一样也跟着过去了。

    刚到门口,就看见愚凉已经在等着了,四皇子看着出现的女子,只是好奇的打量了一下,这个人应该就是那天他在宫里遇到给了他提示的人。接着便拱手朝愚凉一礼。

    “多谢这位姐姐。”

    愚凉一脸懵逼的看着四皇子向他道谢。还没来得及回礼呢,楚君知已经到了门外,四皇子也快步跟上去了,愚凉想了想,便作罢了。

    到了门外后,四皇子却傻眼了,他没想到他们出门竟然不坐马车…愚凉看出了四皇子的惊讶,走过去说道:“四皇子,楚公子出门从来不爱坐车,都是步行的。”

    楚君知故意走的很快,愚凉绝对是跟得上的,不过却苦了四皇子了,他本来就身体偏弱,这一路走下来,已经满头大汗,累的气喘吁吁,这一路上就只停下来在街边买了回煎饼,还没他的份。终于,楚君知在城外的遮云湖停了下来。

    “愚凉,今个什么日子?这儿这么如此热闹?”

    “公子,再一月便是端午,沐丞相的夫人便也在那时过生辰,今个这里是在扫除准备搭戏台,布置花草,到时会免费请百姓看一月的戏。”

    “哦?何时丞相府如此有钱了!”

    “是方浅出资的。”

    “呦~就小财神那小气的样!肯为一个寿宴出资?”

    “半月前方浅与沐云两人比赛数铜板,沐云胜出了,方浅当时说,若是他输了,便请全城百姓看一月戏。也是时间赶巧逢上沐云母亲过寿,合计一下,便在这儿举办了。”

    一旁的四皇子虽然累,却也听见了他们说的话,不过让他奇怪的是,这场比试,楚君知不是全程参与了的吗?怎么会问别人?”

    愚凉看了一眼四皇子,继续说道:“当时您有些发烧,至于地点的选取没记得也是应该的。”

    “哦~记得了~嗯…”楚君知听了愚凉的话,立马点头,哦的声音拉的巨长。

    不过说到这里的时候,四皇子又疑惑了,这女子又是如何知道的?她不是墨阳哥哥这次回来才带回王府的吗?反正他是听二哥如此说的。真是奇奇怪怪的…不过他也没多问,母妃说过,好奇心太重不好。

    “本来爷还想泛泛舟的,罢了,去别处吧。”说完楚君知就直接扭身往回走了。四皇子已经累到双腿打颤了,这是愣生生的从皇宫脚下的墨阳王府走到京城外面的!!

    喘着粗气,继续跟着走,没有抱怨一句。

    “公子,那边新开了一家汤泉,要去看看吗?”

    “汤泉?温泉吗?”

    “嗯。”

    “这倒是稀奇了,这京城周围可没有温泉脉的。”

    “据说是在汤池低下通了道,在外面的进风口处烧炭加温的。”

    “嗯,去看看。”

    这次是愚凉带路,脚步稍微放慢了点,引的楚君知直侧目。他也知道愚凉去温泉不过是想让后面吊着的四皇子去泡一泡解解乏,只是没想到他对于这个四皇子竟然这么心善!

    到达目的地后,愚凉便没有进去,只是打量着门口的景色。

    这汤池场很大,分部也是有等级的。楚君知去的便是最靠后也最好的池子,这是一人一间房间的式样,汤池冒着热气,看着就舒服。楚君知付了两间的钱后,便选择了一间进去了。

    四皇子也是鬼机灵,楚君知进去后他也跟着进去了,走到哪里跟到哪里,就怕趁着泡水时楚君知丢下他不管。

    “呼!我说小四爷!你能别跟着了吗?这汤池是一人一个的,你跟着爷还让爷咋泡啊!”

    “不行,谁知道你会不会趁机跑掉。”

    “不会~你去隔壁泡去!爷泡好了会叫你的!”

    楚君知看着四皇子一脸不相信的神情,气的翻了个白眼,也不管他到底跟不跟了,走到汤池跟前就直接脱衣服了。突然起来的画面看的四皇子脸皮一热,立马转身。

    他长这么大,还没有和人共浴过呢。

    楚君知泡进池子后,舒服的呻吟了一声,看到背对着他的四皇子,对着他喊了一声:“你下不下来?”

    “不…不了。”

    “既然不下来就去隔壁。”

    本来四皇子都要过去了,但是还是犹豫了。

    万一他走了呢!虽然没有共浴过,但是都是男子,凡事都有第一次不是!

    停下脚步又折返了回来,麻溜的就把上衣脱掉了,朝楚君知泡着的位置对面走了过去。看的楚君知直翻白眼,一脸无奈。

    “哎!等会儿!你先把衣服穿上,出去把愚凉叫进来,让他去隔壁泡会儿,真真是浪费银钱。”说完不管四皇子是何种神色,闭着眼睛享受去了。

    他还从来没有做过这种听人命令跑腿的活计呢!

    四皇子想了想,既然父皇让自己求他,那这个跑腿的活他这是无论如何都得做了。

    想好后他便穿好衣服,朝外走去了。

    不过令他没想到的是,他刚出来寻到愚凉,却发生了一件让他很是恼火的事情!
『书签自动保留,查看足迹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