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凉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章 文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第二日清晨,四皇子醒来,先惊叫一声,在看到房间坐着的楚君知和愚凉后,便也止住了喊声。

    “小笨蛋,你这睡得倒是香甜,都日上三竿了才醒!”

    四皇子一听这话,赶紧去看窗外,虽说并没有日上三竿吧,但太阳确实是已经升起来了。赶忙爬起来就要穿鞋,谁知道,这刚一站起来,双腿就软了,啪的一声,整个人都爬在了地上!

    “啊~我的腿…好疼啊!”

    “嘿嘿~爷告诉你,你这腿起码还得疼三天,这下看你如何再跟着爷!”

    四皇子难受的眼泪都快掉出来了,他何曾受过这种痛苦!只能身不由己的干嚎了几声。

    “啊…好疼啊…我的腿…这是要断了吗?”

    愚凉看着四皇子的样子,轻捂着嘴角笑出了声。

    “呵呵~这是正常的反应,你昨个走了那么多路,腿疼是必然的,你且先回去休息一天,至于练剑的事情,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成的。总归你的东西也已经送到王府了,公子也跑不了,何必苦了自己呢~”

    四皇子听着愚凉轻柔的声音,觉得甚是在理!

    “门口有马车!自己下去吧!”楚君知脸上挂着笑意指了指门外,并没有要帮他的意思。

    “余…余姐姐…能拉我一把吗?我站不起来…疼…很疼…”

    愚凉听了求助声,便也就帮了他一把,不过也只是扶他起来而已。

    四皇子颤颤巍巍满脸痛苦的一步一步挪着腿,在一声声断断续续的哼唧及抽气声中坐上了马车,回去了王府休息。

    “公子,我们不回吗?”

    “暂且不回,先去文苑看看。”

    “文苑?公子何时对学识感兴趣了?”

    楚君知抿着嘴怪笑了一声,道:“呵…就方才!”

    文苑,是那些个文人墨客最喜欢的地方,也是交友的好场所!来这里的人,不仅可以通过里面的考核提高名气,最主要的还是可以认识不少趣味相投之人。

    楚君知一入文苑,里面先是安静了一番,接着便在一瞬间铺天盖地的各种声音都传了出来。

    “这不是楚霸王吗!他怎么来了!还带个女人进来!简直荒唐!”

    “他来这里干什么?一个痞子无赖也能来这种地方?这里又不是风月场!”

    “就是就是,他这种人怎么会来这里!不会是来找茬的吧?”

    “谁知道呢!不理他!”

    “……”

    叽叽喳喳的声音,听的楚君知那个烦呐!

    “公子,我们还是走吧?”

    “不走,来都来了,不玩玩怎么行!”

    “公子!”

    愚凉根本拦不住他,只得皱着眉跟上了他的脚步。

    “来人呐!爷要考核!来份考题!”

    这话一出,周围直接安静了。不知道是因为他的不自量力还是因为他的行为动作,安静了小会儿后,传出来的就是爆笑声一片!其中还夹杂着些许嘲笑。

    “楚君知,你带个女人过考核?你行不行啊?要在女人面前展示你的能耐,去你的知画阁呀!”

    “这是男人待的地方!你带个女人进来是何意思!”

    “找揍呢!说话给爷注意点!爷爱带谁来带谁来!都给爷闭嘴!”

    还有人准备反驳时,被旁边的好友拦了下来,小声的说道:“那女子应该就是墨阳王带回来的人,我们不待见楚君知可以,但是不能得罪墨阳王的人。”

    他的声音虽然小,但是周围的几人却是都听见了,便都走开默默做自己的事去了。

    不一会儿,就有侍者拿来了一套试卷,不知是故意为之还是这段时间的试卷就是如此,反正楚君知看了后,眉毛都皱成了一团…

    “切!如此简单是看不起谁呢!有辱爷的智商!不做不做!这卷子,你来做!”说完就把试卷抛给了愚凉,愚凉下意识的接过来后,一看试题,眼睛立马睁的老大!不可思议的看了一眼楚君知。

    这题还简单??他很怀疑楚君知怕不是压根就不会做,这才把试卷扔给自己的吧!

    愚凉又看了一眼试卷,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文苑的试卷,只要发下来就必须做,不然就会被永远拒之门外,还会被这里的人到处乱说。在心中感叹了一声楚君知真的不负责任后,秉着不让主子丢脸的原则,愚凉只得找张桌子开始了答题…

    愚凉答着题,他便在屋子里转悠,东看看西看看,一会儿看榜上新出的问题,一会儿看那边贴着的优秀试卷,总归是没闲着。

    一个时辰过去,愚凉终于是答完了试卷,放下试卷便松了口气,好在这上面的问题也不是多刁钻,也在他的知识范围内,不然丑可出大了!

    侍者收了他的卷子后,便拿去后堂给几位老学者批阅了。

    愚凉四处望了望,看到楚君知正在看着一面墙,便也走了过去。墙上面挂着一副丹青,是一副寒梅孤剑图,画上有一处地方留了白,想来是让这些学者来题字的。

    “公子,可看出画中意境了?”

    “你公子我只看出了这幅画应该是一女子所绘。大致是在诉说她的悲情。这画里的梅花开的灿烂却有许多枝头的花是残花,下面的这把剑应该是她所爱之人的。怕不是这画的主人是个被伤过情的人。”

    “我倒觉得应该是这个女子的傲骨终于把这把剑的主人给等的软下心了。看这儿,这把剑上有绺子,您见过那个剑客的剑上会挂绺子的?”

    “哦?那这不就是傲雪寒梅磨一剑了嘛!提词的话,这句就挺好。来,拿笔来,既然没人提,爷就给它提了!”

    在众人诧异的眼光下,楚君知提笔便写上了傲雪寒梅磨一剑,铮铮铁骨绕指柔两句。字体刚劲雄浑,遒劲豪放,末了还给字上盖了个私章。红色的‘君知’二字,便落了下来。

    “哈哈哈!爷的字写的如何?”

    “好。”

    回答他的只有愚凉一人。

    楚君知的字写的确实好,这可是皇上都夸赞过的!只不过总有那么些个不待见他的人出来碎嘴。

    “楚君知!你在干嘛!这画是你这么提字的吗!好好的意境,竟然被你提了个情情爱的句!生生毁了一副好画!”

    “就是!你都没打过招呼怎么就乱提!”

    一声声的指责听的楚君知心情极差!他是想不通,为什么他与墨阳王本来就是同一个人,却被分为两个极端了!若今日他是以墨阳王的身份站在这里,他们绝对又是另一副嘴脸!

    生气归生气,不过也就一会儿的事,若是因为他们的这么几句话就破坏了心情,那就太不值得了!想通了后,便也不去管他们说什么,扭身继续去看别的。

    “愚凉,你看这幅如何?”

    愚凉闻声望去,是一副倚柱望梨花的图景。

    “这幅画倒是像府里走廊上的那节景。”

    “那节?”

    “您的院中明月哪块。”

    “你这么一说,还真的挺像的。你要提词吗?来了就玩玩呗~”

    这是来玩的吗??这里也能玩?愚凉内心是挣扎的,不过也没拒绝。想了一会儿,便提笔写上了‘砌下梨花一堆雪,明年谁此凭栏杆’。

    楚君知望着诗句看了一会儿,也不知道为什么,心口竟然有那么丝堵塞,过了好一会儿才道:“嗯!还行。”

    得了句还行,愚凉的眉毛都跳了起来,好歹自己还夸了一句好呢!这怎么连句捧场的话都不说个!

    不过好在倒是有两位看客看了后道了一句:“妙。”

    当然,有夸就有贬。有个自认为自己不畏强权的人,走过来便哼了一声,似是瞧不起。

    “不过就是无知女子,才学疏浅,定然甚是无趣!不看也罢!”

    “说的像是你看了一样,眼睛都长头顶上去了,真是愧为学士!”

    “你说什么!文苑哪有女子说话的份,请你立刻出去!别污了雅士的眼!”

    愚凉白了那人一眼,权当耳旁风。

    那人见愚凉不理他了,一甩袖子,气呼呼的走到一边去了。

    “公子还对什么感兴趣?”

    “没什么感兴趣的了,前后也都那么几句,看都看腻了。”

    “那便等会儿,等着批阅下来吧。”

    “嗯。”

    说罢,楚君知就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闭目养神去了。

    愚凉见他坐下后,才自己在屋子里转了一圈,顺便又提了一副词后便也坐下静等。

    耳边时不时就传来几句逆耳的话语,即使闭目养神都躲不过那些话直冲入耳。

    楚君知等厌了,站起来便喊了一声:“后面那几个老头,批个卷子而已,还没批完吗?”

    不过片刻,就有侍者过来回话。

    “公子小姐,且再等一等,马上就批完了。”

    “快点的,这里爷一刻也不想多待了,聒噪的很。”

    “是。”

    又等了片刻,有位老学士竟然亲自拿着试卷出来了,那些个文人一见,便都行礼问安。那学士也没理他们,直接到了楚君知面前。

    人家都还没开口说话呢,就有人插话。

    “哼!这下看你们怎么办!连文渊院士都出来了,还不赶紧滚!竟然还有脸皮坐着。”

    “没错,见了院士也不知道行礼问安,真是无礼!”

    “还有那女子,既然能和楚君知混到一处,必然不是什么好货色。”

    最终楚君知的脾气还是被他们给挑起来了,还文人雅士,说出的话一句比一句难听,还不如街面上的混混。

    “哼!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眼高手低的蛀虫!你们的这一副哈巴狗的嘴脸!极其另爷恶心!”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爷说了怎么的!有本事打我啊!只能动嘴的懦夫!”

    “你!你!岂有此理,岂有此理!你这种人就不应该出现在文苑!你出去!”

    “你怎么不出去呢!这是你家开的啊!!”

    “你!”

    “你什么你你什么你!闭嘴!烦死人了!一嘴吐沫星子乱喷,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得病了呢!”

    “我!”

    “我什么我!说不过老子就别说了,旺旺乱吠比我家后院的狗都不如!”

    愚凉看着泼妇骂街般的楚君知,眼睛瞪得老大。“什么情况这是!这带兵打了两年仗,怎么还学会骂街了?以前可是能动手就决不多逼叨的!”

    摇了摇头定定神,正准备帮他还嘴时,那老院士开口阻止了这场口水战。

    “文苑之内禁止吵闹!尔等如此喧哗成何体统!”老院士的怒喝声阻止了住了这场争吵,同时又说了一句:“学识不分男女老幼,你们几人以后不必再进文苑来了。”不等人有反应,就对着愚凉说道:“这位姑娘,此卷可是你写的?”

    “嗯。”

    “你的这试卷成绩为优上。考核通过。经过商量,我们几人决定定你为这届榜首,你看如何?”

    愚凉没有说话,反而是楚君知来了一句:“贴上贴上,就那面贴满试卷的墙上!贴高点!贴显眼一点!让他们好好观摩观摩!女子如何?还不照样比你们强!愚凉!我们走!”

    说完就胯步就出了门。
『书签自动保留,查看足迹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