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凉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二章 下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自从被四皇子设计强行拜师后,楚君知就很少出去了,整天就在府里训练四皇子,愚凉则时不时去赴沐芊芊的约,有时也带沐芊芊来王府喝茶下棋,时间一晃,便过去将近一个月了。

    今日,沐芊芊又过来了。

    “呦,沐姑娘来了,请进请进。”陈管家恰好要出去办事,看见是沐府马车便把事情放了放,过来迎接了沐芊芊。

    “陈管家好,今日我是来送帖子的。”说着就把一烫金的帖子递了过去。

    “哎呦,怎么还亲自送来了,让下人跑一趟不就成了~”

    “明日是家母的寿辰,在城外的遮云湖设宴宴请各家贵女夫人,还有,明日可是端午节,前几日已经和愚姐姐约好一起做粽子的,今日不来更待何时呀~”

    边走边说的二人不一会儿就到了愚凉所住的院子里了,愚凉这一月女装的罚期过了明日就到了,心情开心之余,便把为应付沐芊芊而布置的‘闺房’给换了回来。

    “愚姐姐!”

    刚收拾完的愚凉正想喝口茶,耳里便传来了让他难受了一月的声音!倒不是说她声音难听,而是每次她来,必定会进他房间与他说会儿‘悄悄话’。早知道当初就不顺口说‘下次你来王府吧’这句话了…

    自己这么委曲求全的和沐芊芊成为了‘蜜友’,可全都是为了让自家主子能多多接触到梦中人呐!哎…

    “噫?愚姐姐你的屋子怎么成这番模样了?”沐芊芊一进院子就直接朝他的房间奔了过来,要不是看见愚凉就坐在房间里,她还以为自己进错房间了呢!

    “呃…这个啊,过了端午我就要回墨城了,所以就把东西都收拾了。”

    “啊?你要走啦?”

    “是啊。”再不‘走’他都要疯了。

    愚凉看着沐芊芊沉下去的脸色,便道:“你别难过呀~你有空了也可以经常来这里转转的嘛~找楚公子下下棋喝喝茶什么的~”

    “愚姐姐!你说的什么话!我一女子,怎么能独自找男子呀!你这可是在害我~”

    愚凉这才后知后觉,自己这个愚姐姐不在王府,她肯定不可能再来王府的呀!

    “说笑罢了~别生气,快到晌午了,你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

    沐芊芊本来就没有生气,只是觉得愚凉走了以后,这偌大的京城,她就又没有什么朋友了,这才心里不开心。

    “不饿不饿,吃了过来的,愚姐姐我们去厨房吧!”

    “啊?”

    “愚姐姐你忘了?我们约好一起做粽子的呀!”

    “啊?你还真做呀?我以为你说说的!”愚凉这下可是真的懵了!他可从来没有想过像她这样的千金大小姐真的会进厨房的!

    “我可不是说说的!我厨艺可好啦~在家的时候我就经常做糕点的~走走走~”说着就拉着愚凉的袖子往外走。

    “可…可…我不会呀!”到了院子后,愚凉便停下了脚步。心中是无奈并且痛苦的…我堂堂一影卫大统领怎么可能进厨房呢!

    “哈哈哈,沐姑娘别为难她了,别说做糕点了,她连菜刀都没摸过的!”

    不知道何时已经进了院子的楚君知刚好听到她们的谈话,就笑了出来,顺便为愚凉解了围。

    “啊?上次我见愚姐姐对各种糕点饭食都很了解,我还以为…”

    对于楚君知的到来,沐芊芊已经有心理准备了,想她第一次来时,这楚公子就突然出现在了愚凉的房顶上,还把她给吓了一跳呢。之后每次她来,楚君知必定会出现。几次下来后,她虽然感觉不太合适,但是人家也没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便也渐渐放下心来了。

    “了解并不代表就会做嘛,沐姑娘不知道,曾经她去厨房煎个药,她愣是差点没把房子给烧了,从此以后呀,你愚姐姐可是一步也不想再踏进厨房喽~”

    “公子!陈年往事莫要再提了!”

    “好好,不提不提!对了沐姑娘,我听陈叔说你今天来除了做粽子,还为了送请帖,有本公子的吗?”

    “啊?没有的~这是我母亲的寿宴,只请女子,不请男子的呀~”

    “哎呦!瞧瞧我给忘记了!既然如此,那愚凉就只有你这个~贵女~自己去了。”说着还朝愚凉挑了个眉。

    愚凉压下暴躁,闭上了眼睛,心中默念:忍忍就过去了忍忍就过去了…

    看着愚凉的反应,楚君知恶作心直起,朝院子外面就喊了一声

    “来人呐,把爷给愚姑娘准备的东西带上来!”

    话毕,愚凉与沐芊芊就看到门外有下人捧着个箱子进来了。

    “愚姑娘~这里的~可是爷专门给你准备的~参加宴会总不能还一身素白吧~你且试试?”

    忍忍忍!再一天了再一天了,不能冲动不能冲动!

    “呵呵呵~谢谢您嘞~奴这就去换上~呵呵呵…”

    说完愚凉一把夺过箱子,头也不回的进了自己房间,本来想用力关门的,但是他还是给忍住了。

    门外,楚君知对沐芊芊说道:“来,沐姑娘,这边坐。”

    带着沐芊芊坐在院子里的枫树下,吩咐人倒茶。

    “沐姑娘,我听说你哥哥被皇上钦点去往戎国,准备何时出发?”

    “后日便要去了。”

    “哦~来,喝茶。”

    说着就给沐芊芊的茶杯里倒了一杯水。沐芊芊喝着茶,心里紧张的厉害,以往都有愚凉在,现在她去换衣服了,留下他俩独处,这让沐芊芊有些坐立不安,再加上想到之前愚凉说的话,脸上莫名出现了些红晕。看着眼前正喝茶的楚君知,风流倜傥,面容俊郎,修长的手指握着茶杯正往嘴边送,轻轻吹了吹浮茶,眼睛看向茶杯,睫毛很长,抬眼后,眼睛里面像是出现光芒了一般,让人看的入迷深陷,再加上他突然出现在脸上的笑容,莫名令沐芊芊看的心头一跳,脸上的红晕更甚。

    “嗯~今天这茶可真是纯香~”

    楚君知说完就去看沐芊芊,谁知道人家低着头,压根没听到他说话。

    这可是他想错了,沐芊芊听见了,可她要怎么回答?同时为了不让他看见自己的不自在,也只能低头不语了。

    “挺无聊的,沐姑娘我们聊聊天吧?”

    楚君知可不是那种见人不理自己就退缩的人,非要人答了他的话他才会罢休。

    “好呀~”沐芊芊还是低着头,不过好歹回应他了。

    “嗯。”

    嗯了一声过后,楚君知也在等,沐芊芊也在等,愣是谁也没先开口。沐芊芊有些疑惑了,不是说聊天吗?怎么不说话了?于是就抬起了头,没想到却直直撞上了他的眼睛。楚君知在嗯完以后,就单手支棱着下巴,一直在看沐芊芊。

    原来并不是楚君知在等她说话,而是在等她抬头。

    “呵呵~干嘛总低着头?本公子很丑吗?”

    “没~没不是…”沐芊芊磕磕巴巴的回话声还是取悦了楚君知,让他的笑意更浓了些~

    “那便抬起头来,你这样子低着头与我说话,像是不在意本公子似得,学者有云:二者相谈需得目视,以为尊重。”

    沐芊芊当然知道,可…

    “楚…楚公子…并不是芊芊不尊重您,只是,芊芊从没单独与男子说过话,所以…心怯。”

    “我又不吃人,何以为怯?你瞧你那愚姐姐,从来不知怯为何物。”

    “愚姐姐时常见您,自然是不怯的~”

    “那我以后多寻寻你,你是不是就不怯了?”

    “这…不能。”

    “为什么不能?”

    “因为男女有别~不可如此!”

    “那就换你来寻我好了~”

    “……”

    楚君知的流氓劲,沐芊芊根本就招架不住,急得脸色红彤彤的,甚是坐立不安,心中直道这楚公子竟然如此猛浪。

    这边楚君知可劲的用言语调戏沐芊芊,房间里,愚凉已经换好衣物,正坐在才放进柜子却又被拿出来的镜子前。看着镜子,愚凉心塞的不得了,他好好的一个房间。却在沐芊芊来了一次后,被楚君知偷偷的给改了个布局,白纱挂床,流苏挂顶,墙贴名画诗词,甚至还给房里加了书案,花凳,并摆上了许多花草,尤其是这充满女子气息的妆台,里面都给添满了胭脂水粉发簪首饰,名曰:‘女子的房间,怎么能如此朴素!爷给你改改!’

    好在他已经把那些东西都收起来了。

    心塞完毕,提笔描眉补妆,又从柜子里搜罗出几根与衣服相配的头饰戴上,这才走出房门。

    淡红色华衣束身,外披同色软纱,领口设计衬托出她修长白皙的颈项与若隐若现的锁骨,裙摆轻泻于地,恰与地齐,三千青丝用发带束起,头插琉璃蝴蝶钗,一缕青丝垂在胸前,薄施粉黛,朱唇如丹果,柳眉下一双冷凝的桃花眼,却是另一番滋味,不妖娆,不清冷。唯一不足的地方,便是她的双耳没有耳孔,戴不了耳饰。

    “好一个美人!”

    楚君知的一声惊叹赞美,也让始终低着头的沐芊芊抬起了头,因为她听见了这声赞美并不是朝向她这边说的。抬头看去后,见愚凉出来了,先是出了口气,放轻松了不少,接着也跟着楚君知由衷的赞扬了一声。

    “哇!愚姐姐,你真漂亮~好美呀~”

    不等愚凉回话,楚君知就起身来到愚凉身边,围着她转了一圈,嘴巴里发出渍渍渍的声音。

    “没想到没想到,你竟然如此美艳,早知你打扮起来如此养眼,爷何必去那知画阁!不如你就一直…”

    “妄想!”

    话还没说完,就被愚凉冷冷的带着怒意的声音打断了。还瞥了他一眼。

    被拒绝的楚君知嘟囔着嘴低语了一声:“好凶…”

    愚凉的面纱,早就在沐芊芊来第三次时就被楚君知强迫摘下来了,并且不让他再在府里戴面纱了。初时愚凉害怕被人认出来,时间一长,他也就放心了,除了本来就知道的几个人外,其他人愣是没认出来他。

    “愚姐姐,这身衣服可真适合你,比起白衣来,这身更好看。”

    “多谢。”

    “喂!爷也夸你了,你怎么不谢?”

    一边的楚君知似是委屈,控诉愚凉偏心。愚凉给他的回应,是一计眼风,挺凉的…

    “嘶~你不谢就不谢了嘛~别冷风似得看我~”说着还洋装打了个冷颤。

    闻言,愚凉收回了冷意,突然绽放了一个深深的笑意,眼神热烈,言语热情的道:“那奴如此看您可好?”

    这下楚君知真真切切的打了颤,鸡皮疙瘩立马起了一身!连忙说道:“不用了不用了!你还是冷冷的就好了!噫~你太吓人了!”说着还搓了搓胳膊。

    沐芊芊看着他们二人的互动,深感愚凉厉害,连楚君知不修边幅的聊骚话都能面不改色的随心应对,一点怯意都没有,甚至还有那么些压过了楚公子的意思。不知为何,她总觉得愚凉不似一般女子,倒是像极了哥哥和父亲口中所说的江湖人。洒脱豪气,不拘小节。
『书签自动保留,查看足迹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