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凉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三章 端午寿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他们二人闹完后,三人就一同喝了会儿茶,说了些近日发生的趣事,最多的是愚凉在说,他们二人在听。

    “那小胖子在偷了钱袋后,以为人家没有发现,其实人家只是想跟着他看看他住哪里,他回到家后还在沾沾自喜,殊不知,那人已经找上他父亲,把自己丢失的银钱双倍讨了回来,这就是那天街上出现的老子棍打儿的事情原委。”

    “噗,这小胖子是该打,家里有钱还去干偷鸡摸狗的事情,活该被追着打了三条街。”

    “嗯。”

    愚凉只嗯了一声后,院子便安静了下来。过了会儿,楚君知才又说道:“你这讲故事的本事不赖啊,讲的头头是道的~”

    “故事听多了,就这样了。”

    那几个新来的下人成天就站在他这院子口讲故事,想不会说都难啊…

    沐芊芊只顾听,很少插话,倒不是说她插不上嘴,而是她有些搞不明白,明明愚姐姐话挺多的,可却总是感觉她是一个不爱说话的人。就像方才,一件事情说完,愚姐姐已经有不想再说下去的意思了,若不是楚公子又搭了一句,她都以为今天的话就已经说完了。

    “天色不早了,沐姑娘,你该回去了,晚了你哥哥又该来寻了。”

    “嗯!那我就先回了,明天见~”

    “好。”

    待愚凉送沐芊芊出了王府上了马车后,本来是要转身回去的,就在他转身的瞬间,有道光芒划过,接着余光便看见门口拐弯处藏着两个乞丐。朝门口的侍卫使了个眼色,便回去了。

    不一会儿那两个乞丐就被带到了大堂楚君知与愚凉的面前。

    楚君知摇着腿坐在主座上,愚凉一身华衣站在旁边,看着被带进来的两个人,楚君知这才放下腿,身子往前一俯,双肘压在膝盖上,手里拿着个玉坠子把玩着。

    “说吧~谁派你们来爷这门口盯梢的?”

    “爷~我们就是要饭的~什么盯梢~您您搞错了吧~”

    一脸正色的楚君知扬了杨眉毛,看着明显是说谎的两个假乞丐,幽幽的说道:“搞错了?”

    “是是是~”

    “是你个头!带着刀要饭呐!给爷打!”

    说完,就有侍卫拿着长棍朝他们二人砸去,那两人一看这厮竟然这么不讲理,开口便要打人,连忙就甩开抓着他们的人往一边躲。

    可惜徒劳无功…

    本来他们二人只是被人用手压着,如今却在脖子上多了两把刀,还被打的鼻青脸肿…

    “说还是不说?”

    “说说!我们说!”

    “爷,我们真是讨饭的,不过却不是这京城里的人,半月前有个蒙面人给了我们兄弟二人一百两银子,让我们来打听一位姑娘的消息,我们这才过来的~”

    “对对!那人还说,如果有个蒙着面纱的姑娘单独出门就汇报给他们,如果能抓住,就再加一百两给我们。”

    “可是这么长时间,那姑娘就没单独出过门,不是被人接走,就是带着个手提短剑的小公子出门,我们没法下手啊!”

    “对对…然后我们合计着,若是那姑娘再出门,不管如何,都要抓住…不然,不然我们就会被人打死的!”

    “是是,给我们银子的人昨天找我们了,说是再没有动静就要打杀了我们,所以我们刚才正要动手,没想到…就被抓住了…”

    “还有,我们接头的地点就在城外的娘娘庙,那人明天还会过来!”

    “是是,我看那人衣着不凡,肯定是大户人家,说话声音沙哑的厉害,虽然她是故意发出这种声音的,可小人确定,她是个女人!她身上有脂粉味!”

    说到这儿他们二人就没有在说话。

    “还有吗?”

    “没…没了…”

    “你们二人…倒是诚实啊,这么不经打,一打就全招了,真是没骨气!”

    地上跪着的二人第一次感觉到什么叫做委屈…明明是你叫人打,我们才招的,招了却说我们没骨气,真叫人为难!

    楚君知挥挥手让人把他们带下去,然后回头看向身边的愚凉。

    “你得罪什么人了吗?”

    “应该…没有。”

    “什么叫应该没有?”

    “想不起来。”

    “这可真是巧了,明个你刚好要去一个人赴宴,今个就被我们逮到了人,还这么轻松就给招了出来,爷这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劲!”

    “随机应变便是了。”

    “那你…小心些。”

    愚凉看着走出去的楚君知,愣了片刻,没想到他会嘱咐自己小心,以前从没说过这种话的。

    第二日,愚凉坐马车去照常赴宴,不同的是,今日她身边跟了两个侍女。

    达到遮云湖后,入目就是大片的花草竹林,遮云湖湖心有座高楼,名为覆水楼,总共七层,入顶可望入城内。这湖里今日还有许多龙舟,百姓们进不去覆水楼,便都在湖外观看,中午才赛龙舟,这会儿人却已经来了许多,沿着湖边有许多叫卖的小贩。丞相府的寿宴设在了覆水楼三楼,一二楼为年轻人玩乐之地,四楼五楼是官员聚集的地方,至于六七层便是皇子公主们的地方了。

    今日楚君知一早就被皇上叫进了宫,大抵皇上也要来吧,如果不出错,皇上应该是在七楼,与嫔妃们在一处。至于楚君知会进去几楼她就不清楚了。毕竟他那个性子,让他安安分分的待在一个地方是不可能的。

    “船家,我们小姐要去三楼,麻烦送一程。”

    愚凉身后的侍女跑去湖边叫好船,愚凉便坐船过去了。

    开船后,那船家打量了许久,才开口说话。

    “小姐是来参加寿宴的?”

    “是呀~怎么了?”身后的侍女回答了船家的话。

    “没事没事,只是观小姐面生的很,不常来吧?”

    “不常来。”

    “那老夫就划慢点,快了的话会晕头的~”

    “多谢。”

    “这湖深着呢,三位都抓紧些,别给晃下去了~”

    愚凉在船家还没打招呼之前就抓紧了,他这个人一生有两件怕的事情,这其中一件便是怕水,自然对船没有什么喜欢度。至于另一件,现在不会碰到的。

    到地方后,愚凉下船就进去了覆水楼,一二层都已经挤满了人,还有笑声不停地传出来,好在这楼里的楼梯口不在室内,而是单独有进口,只是会经过各层的门口罢了。

    直接进入三层,里面已经有了不少人,愚凉看了一圈,沐芊芊正在同一女子说话,愚凉看向她的同时,沐芊芊也看见了她。

    “愚姐姐~来这边~”

    随着沐芊芊的声音,一屋子的女人都看向了他,莫名的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些目光中有打量,有疑惑,有鄙视,还有一丝妒忌。妒忌?怎么会有妒忌?愚凉没有想通。

    “这就是住在墨阳王府的那个女人。”

    “就是她呀?瞧着确实挺漂亮的。”

    “何止漂亮!我听沐芊芊说,她文采也挺出众的,我还听人说,她之前被楚君知那个无赖带入了文苑,过了份考核,现在试卷还在文苑的墙上贴着呢!”

    “是吗?”

    “我骗你干什么?现在在那些学士圈里都流传开了,说是墨阳王府里来了位女诸葛呢~”

    “真的呀?”

    “嗯!不过,此女却与那楚君知来往甚密,也不知道有没有被…”说着还朝愚凉看了一眼。

    “噫~你别乱说…再怎么说她也是从墨阳王府里出来的~”

    “嗯嗯~”

    周围的窃窃私语,她们以为愚凉听不见,其实愚凉全都听见了,只不过不愿意去搭理她们罢了。不过,在他又听到几句话后,脸上却出现了笑意。

    “楚公子虽说霸道不讲理了些,可他也没做过什么坏事,何必背后嚼人舌根呢~”

    “就是,人家楚公子还长的俊俏,风度翩翩~何况人家都两年没有出来胡混了,何必抓着以前的错处不停的说呢~”

    “说的没错,人家还是墨阳王的义弟,墨阳王是什么人?那可是战神!若人家真的差劲,墨阳王也不可能与他结拜吧~”

    “没错没错!楚公子长的那模样,可真真的勾人~我以前远远见过一次,生的很是俊俏呢~”

    “我也见过我也见过,确实生的好看!若不是性子潇洒了些,定会有很多人喜欢的吧~”

    “呀~你不会就喜欢吧~”

    “哪有~”

    “你就承认了吧~”

    听到这些的愚凉,心中那个欣慰呀,自家主子也不是没有女子喜欢的嘛~

    等人来齐后,寿宴便正式开始了,沐夫人携女落入主座,一身大红色绣花衣袍,一头的珍珠发饰,显得很是端庄秀丽,一入场就压过了众人一头。这毕竟是人家的寿宴,客人们也不会去刻意夺取风头。

    说了几句场面话后,便是献礼。

    琳琅满目的珍宝看的愚凉眼都有些眼花,轮到她后,她便吩咐侍女把东西送过去,礼物是装在一楠木盒子中的。

    “愚姐姐~你送的什么呀?”沐芊芊有些好奇。

    “一副镯子。”

    “母亲,能打开看看吗?愚姐姐送的东西,必定是好东西~女儿想看看~”沐芊芊撒娇的拉着她母亲的袖子摆了摆。

    “好~你想看那便打开看看吧~”

    盒子一打开,沐芊芊就叫了出来。

    “哇!紫色的玉镯!”

    众人一听,都仰头想去看一眼。这紫玉可是极其难得的,连宫里的妃嫔们想要一件耳朵那都是很难的!

    那沐夫人一听,连忙低头就去看女儿拿起的镯子,紫玉难得,紫玉手镯更难得!

    “这…这是不是有些太过贵重了?”沐夫人看着愚凉,说话有些没有底气。

    “夫人多虑了,从王府出来的东西,没有拿回来的道理。”

    愚凉意思很明显,这东西代表着墨阳王府的脸面,不论东西贵贱,退回来可就是打脸了。何况,这副镯子可是在府库里挑选了很久的。送未来丈母娘怎么能小气!反正愚凉是这么想的。

    至于她说出来的这句话,却是惊了众人一跳,愚凉没觉得有什么,可并不代表别人就不会乱想。

    一句从王府出来的东西,便已经让众人猜测纷飞了。

    她们都以为,她不过是个连家世都不清楚的女子,即使如今是住在墨阳王府里头,却好似也没名没分,谁曾想人家却直接代表了墨阳王府呢!尤其是方才对她有些不屑的人,神色都变了。

    “娘,您就收着吧~看我说什么了,愚姐姐拿出来的东西,定是极好的!”

    “这,那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愚凉点了点头,静静地坐着没再说话。

    他从坐下便是这幅样子,没送礼没说话前都是这么一言不发的坐着,人也以为她是拘谨,如今却让众人觉得是端庄大气,一股上位者的意味立马就流露了出来。

    若愚凉知道了她们的想法,绝对会嗤之以鼻,连翻白眼。他不说话只是自个的习惯罢了!更何况,他也不知道要和她们聊些什么呀!
『书签自动保留,查看足迹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