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凉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二章 采荷花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无碍便好,吴老将军是我承天良将又是开国元老,就这么放下了职务可是令人惋惜的。”

    “嗨~其实吧,我父亲早些年就想上书请辞,还是皇上极力挽留这才又拖了几年。这不,您一凯旋归来,我父亲就急忙上书皇上,说是既然已经出现了栋梁之才,就快些放他安享晚年吧!皇上没办法了,这才把我父亲手头的那点峰台军交给了我。”

    “峰台军有你统率,定然会更加强胜!”

    ……

    就这样墨阳与吴怀瑾边吃边聊,愚凉时不时答上两句,这一顿饭下来,吃的很是开怀。至少比之前墨阳一直喊着无聊愉快了许多。

    聊了许久后,他们才相互告辞。别过吴怀瑾,他们二人就回了王府。

    回府的路上,马车里墨阳脸上的笑意就没断过,在外面骑着马的愚凉时不时就能听到马车里传来一声笑声,听的出来他很愉快,看来与吴怀瑾很是合得来。

    回到王府后,墨阳换上常服,一身月白的绣竹衣袍,衬的墨阳如画似仙,一副翩翩公子的儒雅范儿!看的直叫人让人惊叹人间有仙!赏心悦目。

    愚凉看着树下的墨阳,想着:“确实比沐云来的更加俊美。”

    只不过愚凉对他太过熟悉,他的这副儒雅之相在愚凉嘴里便成了一句:“真是浪费了一副好皮囊…”

    墨阳看到了在不远处自言自语的愚凉,喊了声:“喂!你在自言自语什么呢?快点过来,爷这袖子太长了!快过来帮我绑绑袖口!”

    说着还把一条腿搭在了石墩子上…

    愚凉摇了摇头…谪仙的感觉完全被破坏了…

    “哎…”

    愚凉叹了一声气,没有理会墨阳,而是转身做自己的事儿去了。

    ————

    三天后,距离京城三百里的墨城王府中接到一封来信。

    愚二拿着信,读过后便去找了都在药堂打下手的众兄弟。

    愚二,影卫队副统领。

    “噫?二哥今个怎么有空过来了?”

    开口询问的是在门口帮着整理药柜的愚六。应愚凉的吩咐,他们这些兄弟们这些年来一得空便在药堂学习,按愚凉的话说,就是出门总得会分辨药物才行。

    “小六,愚大来信了,你去召集人手,一会儿来后堂。”

    “哦!好。”

    愚二抬步进入后堂,今天病人很少,医伯都没出来坐诊,只让他孙女在后堂看着。

    “愚二哥?今个怎么来了?可是哪里不舒服?”

    愚二看着眼前询问他的女子,伸手把信简递了过去。

    “温医仙,老大来的信,说是调些人入京,还要医伯也过去。”

    “可是出什么事了?”

    “不知。不过看老大的语气,应该没事,只是正常的调派。”即使是出了事,愚二也是不会给她的说的。

    温知夏,医药圣手温华胜的孙女,因温华胜有恩与墨阳的父亲楚晟,楚晟就认了他孙女为义女,当时墨阳还不是王爷,后来被封为墨阳王,她便也水涨船高的成为了郡主,只不过是个没有封地的郡主。她自己也知道自己的这个郡主有名无实,便也从来没端过郡主架子,反而是一直在药堂教着众人学医辨药,坐诊瞧病,因此也深得百姓爱戴,被尊称一声“医仙郡主”。

    “那我去叫爷爷。”

    “好。”

    片刻后,众人都在药堂后堂入座。

    为首的是愚二,副坐上是医伯,下首依次坐着愚三愚四等人。

    “二哥,什么事儿急匆匆的把兄弟们都叫了过来?”

    “老大来信,让我和老三老四想办法带千影卫入京,老五老六老七守家,同时也请医伯过去。”

    “请医伯?可是爷出事了?”

    “信上没提,应是无事。”

    “我瞧二哥有些忧愁?”开口的是愚三,他一向心思缜密。

    “哎!老大让我们自己想办法过去!一千人在这个时候入京,怕是无论如何都会有所惊动的。”

    “那就我们三人各带三百,医伯再带一百不就成了!”说话的是愚四。

    “老四你这话可就有些犯蠢了!医伯要如何带?我们各带三百已经是上限,这个月各国的使臣都会入京,京城肯定盘查甚严,莫说要医伯带一百人,就是二十人都进不了城门!”

    “那我们可以混入各国护卫中,跟着那些使臣进去啊!”愚四还沾沾自喜当自己提了好法子,可却让在场的人都叹了口气,表示没眼看啊…

    “咳!老四啊,你还是去召集人手,在后山候着吧。”愚三赶紧阻止他那不切实际的想法,让他去做些他可以做好的事情。

    “为什么要我去!”

    “让你去你就去!”

    愚二直接开口,老四就没有再争执。

    “我…那我去了。”

    “哎~四哥也真是,这种办法也能说得出口,要是老大或者王爷听到了,必定又是一顿好罚!”

    众人听了愚七的话,都笑着摇了摇头。

    屏风后,温知夏手里端着茶水,眼睛转了转,便走了出来。给医伯众人添了茶水后,便道:“我方才在屏风后听到你们为难,便想到一个法子,就是不知道可行不可行。”

    “医仙请讲!”

    “我好歹也是皇上亲自点名封的郡主,若我也同去,是否可带人?”

    “哎!对啊!郡主同去,便可带足一百甚至两百人呢!”愚三觉着这样甚好,可愚二却皱了皱眉,因为信上没提要让郡主同去。

    “愚二哥不必担忧,到时就说是我任性,非要你们带着我去便好了,想来墨阳哥哥是不会怪罪的。再说了,愚统领也没有一定要求你们秘密入京呀~这个办法也是办法,还不会让人怀疑呢~”

    “这…”愚二犹豫了片刻,还是答应了。

    “那便麻烦郡主了。”

    “不麻烦不麻烦~我其实也是想去看看的~听说九国盛宴来的都是各国大才者,我也想去见识一番的~能同去倒是我沾了光~”

    “既然如此,大家且都准备准备,我们各自带三百,郡主带一百,老四带三百跟在郡主附近,暗中保护。明日出发。”

    “是。”

    ————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就已经到了皇上安排相看的宴会了,名为采荷宴。

    顾名思义,采摘荷花。那观景台立在御花园后方的水塘上,周围池塘中种满了莲花。

    其中有几株并蒂莲,说是只要能在那一池塘的莲花中顺利找到并蒂莲并且采摘到,皇上就会有赏赐。具体是何赏赐,还得到场才能得知。

    宴会设在未时,今天天气也很好,带一点微风,很是令人舒畅。

    不过…墨阳却一点也不想动…因为热…

    “这个鬼天气,好热呀…”

    墨阳躺在树荫下,嘴里吃着冰镇葡萄,嘴里直喊着热。愚凉在一旁坐着,手里拿着个扇子在摇。

    “给爷也扇两下嘛!光顾着自己凉快!”

    愚凉反手就真的只给墨阳扇了两下,又回手给自己扇了起来。

    “哎!你这人!让你扇两下你就真的只扇两下啊!”

    愚凉没有回应他的话,而是说道:“我说王爷你是真的不打算去赴宴了?”

    “不去…那宴会打着为爷相看的名头,实际就是在选择皇子妃!爷真去了岂不是让他们二人没的媳妇儿选择了?”

    愚凉已经免疫了墨阳的自恋。

    “听说观景台有块玄冰,很是凉爽,还有各色的水果冰鉴葡萄美酒,你真不去?”

    “葡萄酒爷这府里酒窖里面就有。”

    “是粉白色的葡萄酒,新酿。还有您钟爱的雪花酿,如今恰好可以喝了。”

    “哦?皇上舍得拿雪花酿出来宴请?”

    “不。是这次宴会的彩头。”

    “渍渍~叔父真是下了血本了!罢了罢了,雪花酿都拿出来了,不去岂不是对不住美酒!”

    这雪花酿可是用凌云峰顶之上的雪水混合好几种不同季节的鲜花与果实酿成的,十分珍贵稀少。

    等墨阳到达御花园时,来人已经不少了,三五成群的聚集在一堆说话。

    负责接待的小春子看到墨阳后,连忙小跑了过来。

    “王爷来了~王爷千岁~”

    “不必多礼了。”

    “嗻。王爷是去观景台坐着还是在这园子里坐坐?”

    “去里面吧。”

    “王爷请。”

    随侍不能入宫,愚凉本想等墨阳进去就回府去歇着,没成想却被墨阳直接拉了进来。名曰:“你不是随侍,是友人。”

    还义正言辞的说道:“你回去了爷搁这儿与谁说话去!”

    于是,愚凉便也跟来了。

    今日墨阳一身水白色衣裳,袖口衣领处简单的绣着几朵淡蓝色云纹,衣摆处则绣着几朵浪纹做修饰。羊脂玉簪束起半头墨发,另一半披散着。外衣是一件纱制纯白外衫。

    墨阳这一路走过,不笑时给人以冷俊,微笑时给人以柔和,大笑时给人以风采,很是夺人眼球。

    天气炎热,愚凉也没有再穿着黑色衣衫,而是换成了冰蓝色的。

    袖口紧收,还是劲装模样。唯一不同的是,愚凉今日没有戴琅锦簪,而是戴了个玉冠。

    两人并排走着,很是养眼。

    愚凉比墨阳矮了半个头,身形也不如墨阳修长好看,从背后看去,就像是哥哥带着瘦弱些的弟弟在行走。

    墨阳没有带扇子,只手中把玩着一个玉佩。愚凉却是带了把扇子,不是为了显得帅气,而是简单的觉着热了能扇扇风,刻意带的…

    进入观景台的两人,立马吸引了全部的目光。

    “王爷千岁千千岁。”

    “起吧,都坐。”

    墨阳带着愚凉直接坐在了最前面属于他的空位上。

    观景台内设了四排席位,男子两排在左,女子两排在右。

    本来愚凉是想站着的,可又觉得这一屋子人除了宫女太监站着外,就连众贵女的丫鬟都是跪坐在一旁的,她便也坐下了,就和墨阳同桌而坐。

    若是以前,他们看到有侍卫模样的人与王爷同桌,肯定会指责一翻,不过经过那日之后,知道了这两人还是好友,便也没多话。

    等几位皇子公主依次到达后,皇上才携皇后以及嫔妃们进了场。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众卿平身,入座。”

    待众人坐好后,皇上才开口。

    “朕相信今天的这采荷宴,大家都有耳闻,也知道朕的意思,朕就不多做口舌了。”

    说完就示意安华去安排。

    不一会儿,安华公公就带着人拿来了三个箱子及一些托盘。

    “这箱子里的,是今个的彩头,十年一得的雪花酿。前三名摘到并蒂莲的人可分得三箱,至于怎么分嘛~赛后再论,其他人便是这托盘里的贵重物件,依名次得。”

    安华公公说完,便命人把东西放在了一旁,光托盘里的东西,就贵重的让人心痒痒。

    “嚯!这些东西可都是价值连城不可多得的宝贝啊!”

    “可不是,光那个拳头大的夜明珠就是世间稀罕物呢!”

    场内惊叹声不断,都知道这次其实就是个为皇子们选妃的相看宴,可是若是真的能有其他人配对成功,还得了宝物!那可是风光得很呢!
『书签自动保留,查看足迹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