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凉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六章 拔得头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开始。”

    话落,众人便都开始落笔。愚凉怕自己坐下便不想起来,再加上头有些晕,便站着书写了。

    她写的很快,用的小楷书写,字小时间也用的少。

    一刻钟很快便到,本来用来遮挡的小太监动身收起了诗句,送去给各大臣们评选了。

    “韩公子这张好啊,字也好,写的也多,有九句。”

    “这个卓英字不错,可惜~有个雪字,还有个错字。”

    “这是大皇子的,看!有十句呢!”

    “是吗?我瞧瞧!大皇子厉害呀!”

    “二皇子这张也有十句。”

    “两位皇子竟然都写了十句。”

    “小侯爷的呢?写的如何?”

    “在这呢!嗯…写的有些少,只六句。”

    “卓英的呢?”

    “小公爷只写了八句。”

    “那沐姑娘呢?”

    “沐姑娘也不错了,比小侯爷还多写了一句。”

    众人兴高采烈的相互阅览,时不时喝彩喝彩一声。

    “快看快看!!这张写了十三句呢!无错无雪字!”

    “十三句!一刻钟写十句已是极限,怎么可能会有人写下十三句呢!老夫看看!”沐丞相离得近,便移步看了过来。

    独有凝雨姿,贞畹而无殉。

    琼英与玉蕊,片片落阶墀。

    欲验丰年象,飘摇仙藻来。

    琼树留宸瞩,璇花入睿词。

    微于疏竹上,时作碎琼声。

    六花斜扑悚帘,地衣红锦轻沾。

    朝来试看青枝上,几朵寒酥未肯消。

    昨宵天意骤回复,繁阴一布飘寒英。

    宫城团回凛严光,白天碎碎堕琼芳。

    瑞叶飞来麦已青,更烦膏雨发欣荣。

    天风淅淅飞玉沙,詔恩归沐休早衙。

    独往独来银粟地,一行一步玉沙声。

    同云惨惨如天怒,寒龙振鬣飞乾雨。

    沐丞相一字不落的看完,又数了一遍,整整齐齐的十三句。

    “这是谁写的?”

    这句话是皇上问的,皇上看到沐丞相一脸的惊讶,忍不住就走了下来。

    沐丞相反应过来后,便立刻双手把纸递了过去,回答道:“是愚侍卫!”

    皇上也惊讶了。他以为愚凉不过是个侍卫,必定才学不佳,却没想到他不但学识不错,还写的一手好字!

    而沐丞相却抬头看向了站在场中的愚凉,神色有些纠结。他从来不是那种恃才傲物以貌取人之人,虽有门第之见,却也是重视真才实学的人的。想起自己女儿与愚凉之前的事儿,他心里就纠结的很!

    “看来得找个时间与这个愚公子好好谈一番了。”

    他如此想着,便也不再看着愚凉了。

    最后几位重臣也看过后,经皇上宣布,愚凉得了首位,顺利拿下最后一题。

    “愚公子真是人不可貌相,朕瞧你一脸木色,还以为你才学不佳呢!”

    若是墨阳在,听到皇上的这句木色,定会很赞同!虽然他知道愚凉这些年来表情一直是这么冰冰冷冷的,却也觉得甚是木然,没有人气。若不是他时常逗的她生气,她就能一直保持这种神色不变。

    “皇上谬赞了,小民只是恰好喜冬,便多记了些冬词雪诗。”

    “哈哈哈,朕可是听说你曾在文苑答了试卷,得了优,如今那试卷还贴在文苑墙上呢!那之前的‘女诸葛’之名可是文苑先生亲口说的,你这是谦虚了。”

    愚凉没有回答,只是还弯着腰没有直起身子。

    “你且直起腰来,朕问你,你可愿意入仕?”

    愚凉本来正要起身呢,听到这句话立马又把身子压了下去。

    “皇上,小民才疏学浅,担不起大任,只想做好侍卫本职,王爷对我有救命之恩,不得不报。”

    皇上这才想起来那日覆水楼他的命还是墨阳给救回来的!

    “知恩图报是好事,可也不能耽搁自己的人生啊!你就没有什么愿望?比如大展宏图回报朝廷什么的?”

    “回皇上,没有。”

    “你倒是真实!有才学却为了报恩甘愿屈居为一护卫,不错。”

    “谢皇上夸赞。”

    说完,皇上就回到了龙座,愚凉也直起了身子。

    “愚公子三题满!可择钥匙出去寻人。”

    安华公公宣完,愚凉便抬脚走了出去,随便拿了把钥匙就快步往花园里去了。

    此时的愚凉已经有些头重脚轻了,只不过她良好的自制力和控制力强行迫使自己的身形不许摇晃。

    刚进入花园,就看到不远处花丛中有一柜子,走上前去,问:“可是墨阳王爷?”

    “否。”

    一声轻轻的女音传出,愚凉就直接转身去另一边寻找了。

    问到第五个的时候,柜子中没有声响…愚凉走近敲了敲柜边,还是没人做声。

    这柜子是两向双开门,前后都有门,只不过前面实木门被上了锁,你而后面的镂空柜背是用细纱遮住的。

    愚凉转入后面,掀起细纱朝里面看了一眼,只一眼便愣住了。只见那一身白的墨阳,头靠向这边镂空的柜门已经睡着了…

    愚凉透过那镂空处盯着墨阳的侧脸看了一会儿,自语了一句:“还真睡了…”

    她以为之前墨阳是说笑的。

    看了看手中的钥匙,愚凉转入前面,试了一下。

    咔——

    开了!

    “运气不错。”

    愚凉打开锁后,便把锁拆了下来,谁知刚拉开柜门就把愚凉吓了一下。

    “您没睡着啊~”

    “睡着了,被你开锁的声音吵醒了。”说着就打了个哈欠,从里面走了出来,边走边说:“还好这里头放了冰块,不然你再慢些爷就要被热死了。噫?你这是喝了多少酒,酒气如此浓烈!”

    “喝了一大碗烧酒,已有些眼发晕。”

    “可撑得住?”

    “可以。”

    “那便好,如何?得了第几?”

    “首位。”

    “你总是这么厉害,都没点悬念。”

    二人说着话便来到了观景台,一入场就被一阵惊叹声给吓到了。

    “不是吧!这么快!钥匙也对了??”

    “哇!这运气逆天了呀!方才还在说愚公子会不会再回来继续答题呢!”

    “可不是,二皇子这才答完题要去取钥匙呢,他这边都已经把王爷带回来了!”

    “不会作弊了吧?”

    “瞎说什么呢!这么多人看着呢,也不怕激怒了王爷!”

    那人立马低头捂嘴不再乱说话。

    墨阳来到场内,便对皇上问道:“皇上,如今我们是否可以挑选左右的莲池,去摘并蒂莲了?”

    皇上看了一眼他身后脸色发红的愚凉,没有开口回答,反而问了愚凉一句:“愚公子,你这是…醉了?”

    “回皇上…”

    愚凉猛的俯身,差点没站稳,还是墨阳眼疾手快的托了一下她的胳膊,她才站稳的。

    “回皇上,是有些醉了,烧酒太烈。”

    “既然如此,你们便快些去选莲池吧,早摘完还能休息会儿。”

    “是。”

    愚凉起身后,墨阳才收回了拖着她的手,向外面的莲池走了过去。

    墨阳在前,愚凉在后,走在莲池边的走道上,便望向了花池,这是一池被各色的莲花遮住的水面,因此愚凉也没有觉着太过害怕,便也抬头看向莲池,仔细寻找并蒂莲的身影。

    “嗯?”愚凉轻嗯了一声,似是发现了。墨阳转头看了一眼愚凉,问了一句:“在哪儿?”

    顺着愚凉的视线看过去,只见一片粉白的莲花丛中,突兀出一抹紫色。

    “睡火莲?竟然开了。这睡火莲又叫紫睡莲,是最娇贵的花,每年只开七天,还只有在凋谢的前一刻才会张开。这里怎么会有一株?”

    愚凉没有回话,而是伸手指着紫睡莲道了一句:“好多紫色的莲花哎~好漂亮…”

    愚凉一开口,就把墨阳吓了一跳,赶紧伸手就捂住了她的嘴。

    因为她是用女音说出来的!还好人都还在观景台内,这附近没什么人,不然这声音他可不好解释,总不能把愚凉保命的本事给说出去吧!

    愚凉的嘴被握住了,她还动手使劲扒拉了一下,没扒拉开。哼哼唧唧的隔着墨阳的手还说了句。

    “唔…商要…”想要…

    “小祖宗!你这是喝了多少?彻底醉了啊这是!”

    愚凉压根就没听到他说的话,还挣扎了一下,就要往前走,还朝着紫莲伸了伸手。可惜很远,她根本就够不着。

    “前面可是水呀!你别往前走了!”

    “唔…晃开窝…”

    挣扎不过,愚凉还抬脚就要踢。墨阳抬膝挡住,四下看了看,直接把愚凉一楼,点脚就搂着她从莲池上越到了对面,这边远些,还有竹林挡着,即使在二楼观台也瞧不清楚这边的动静的。

    墨阳见愚凉不挣扎了,便松开了手,谁知道,愚凉竟然一脸失落,眼里还流光闪闪的说了一句:“不见了…”

    说完还噘起了嘴,一脸委屈,就差掉几点眼泪了。

    墨阳看着她的样子,无奈的扶了扶额。早知道就不让她去答题了。愚凉酒品不太好,彻底醉了后便会胡闹,还爱哭。

    墨阳不由得感叹了一下:“那烧酒是有多烈啊?一碗就成这样了!”他是忘记了愚凉之前就喝了不少雪花酿了…

    眼看着愚凉眼眶里就要有东西落下来,墨阳连忙说道:“花还在呢,你等会儿啊。”

    说完便转身朝莲池里看了看,看见那睡火莲后,便飞身一跃,点了点莲花尖,伸手便把那抹紫色摘了下来。在他正在回去的时候,余光瞥见了一株弯着腰的莲花,上下两侧对称开了两朵,顺手摘下,返回愚凉身边。

    愚凉看到墨阳在花尖上飞舞,还摘到了两朵花,高兴的直拍手。

    “有神仙!”

    刚站稳的墨阳听到这句,腿下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呵…不是瞧不上爷吗?这一醉却说爷是神仙了!你怎么这么口不对心!”

    “漂亮神仙是来给我送花的吗?”

    说着还指了指那朵睡火莲。

    “呵呵呵~是呀~本神仙是来给你送花的呢~可喜欢呀?”

    “喜欢!”说着就要拿墨阳递过来的紫莲,可墨阳却把手一收,往竹林里走了两步。

    “来来,到这边来~来这里就给你~”墨阳像是拐卖孩童般,朝愚凉招了招手。

    愚凉眨了眨眼睛,便走了过去。

    墨阳一边退步,一边引着愚凉往竹林里的凉亭走去。

    路上刚好有个小太监路过,墨阳便朝他喊了一声:你!在那边守着!不许别的人过来这里!敢放人进来,本王拨了你的皮!”

    那小太监看是墨阳王,再听到他那凶恶的话语,吓得双腿直抖,连忙跪下回答。

    “是。”
『书签自动保留,查看足迹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