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凉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八章 散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在她不远处坐着的沐贵妃瞧着她没有看场内的比试,有些疑惑。

    “良妃妹妹这是看什么呢?”

    说着的同时便顺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刚好是墨阳王的席位,她是看到良妃派人去下边索要睡火莲了。

    “贵妃娘娘,臣妾只是想四皇子了,借着这莲花去墨阳王爷哪儿打听了一下承儿的消息。”

    沐贵妃听到回答,想着也是那么回事,这都一月多没见过四皇子回宫了。

    笑了笑,说道:“妹妹思子心切,不若得空了求皇上宣四皇子回宫一趟,这样也能见见,当面问问功课。皇上近来心情很好,定会答应的。”

    “多谢姐姐提点。”

    “都是姐妹,互相照扶也是应该的。”

    说着话,下边就传来了安华公公的声音。

    “好!!二皇子解开柜门了!第二名!”

    场下传来的一声叫好,沐贵妃听是自己儿子,便也没再与良妃多说,转身看向下面了。

    二皇子已经带着佘郡王的嫡次女回来了,手中也多了一朵雪白的并蒂莲花。

    二皇子回来后,场中的几位也陆陆续续选对了钥匙,去开柜带另一半采摘莲花了。

    他们也都知道,这场游戏不过是借着墨阳王来衬托大皇子二皇子等人,也都没有急着去抢摘莲花,而是等大皇子他们采摘好后他们才陆续去采摘的,毕竟酒也不是他们想要的,他们想要的只是那托盘中的稀世珍宝!

    因为墨阳这队太快,反而没有大皇子二皇子两人得到的关注度高,他也乐的清闲,时不时逗愚凉两句也算自在。

    待其他人都带着莲花回来后,便排了个顺序,墨阳自然是第一,二皇子居第二,大皇子为第三,接下来依次是韩松,卓英,沐芊芊,小侯爷林承美垫底。

    他们四人的奖励分的清楚,但是前三的就不容易了,因为墨阳就是为这三箱子雪花酿来了,让他只带一箱回去,他有些不甘心。

    若是愚凉还清醒着,倒是可以帮他想想办法,如今成了这模样,倒是没办法让他帮忙了,只求她不帮倒忙就行。

    可惜事不与人愿。愚凉看到安华公公准备一人给一箱子,便直接不服了,站起来就来了一句。

    “凭什么平分?”

    这话一出,倒是让众人都愣了片刻。

    “这…”安华愣了一下,视线看向了墨阳。

    “王爷,愚公子这是何意?”

    安华公公开口询问了一声,墨阳便站起来对皇上道:“叔父,愚凉喝多了酒,勿怪。”

    “你为什么这么说?明明就是不公平嘛!”愚凉都不等皇上说话,直接便开口怼了一下墨阳。

    “咳!你莫要再开口。”

    墨阳赶紧对着愚凉说了一声,也不是指责之意,是担心她说错话得罪人,谁知道愚凉却直接以为墨阳是嫌弃她多嘴了,哼了一声就直接扭过身坐下,生气了…

    “哈哈哈,墨阳啊,你这好友似是有话说,你何必拦着!让他说就是了,朕又不会怪罪。”

    “叔父,他醉了。其实,侄儿也有些舍不得那雪花酿,我这可是最先完成的,比大皇子二皇子快了许多,若是一人一箱子来平分的话,也是有些不乐意。”

    刚说完就听到一个声音紧接着传了出来。

    “父皇,儿臣不擅饮酒,这雪花酿,儿臣便送给王爷吧。”

    大皇子很是‘识时务’的为皇上排忧解难,同时也算讨好了墨阳。二皇子一听就不喜了,这酒他也喜欢的,即使自己不喝,也可以留着送人嘛!大皇子来这么一出让他可怎么接!恰好二皇子瞧见了气呼呼的坐在墨阳身边的愚凉,眼珠一转,便说。

    “父皇,儿臣便不送给王爷了,有了大哥的一箱子,便也不少了。”

    二皇子这话一出,让沐丞相等人都皱了一下眉,不过,不等人有过多的反应,二皇子便越过墨阳走到了愚凉身前。

    “愚公子,你可愿与我分得这箱雪花酿?”

    二皇子此举其实就是在说墨阳王之所以得了第一,功劳可不在墨阳王本身,而是在于这位愚公子!然而…

    “不愿!我不喜欢与人分东西,是我的便只是我一人的,不是我的便就不是我的。”

    愚凉这句话虽然是拒绝了二皇子的‘好意’,却也说的义正言辞,叫人不高兴却也找不到理由发火。

    墨阳一脸严肃的表情,心中却乐得很。

    ‘说的好!怼人这事儿即使醉了也是一点也没减的嘛~’心里乐滋滋的想着,神色如常,对二皇子说道:“二皇子莫要怪罪他,他就是这性子。”

    二皇子虽然气愤,却也不好说什么,只得回应:“愚公子君子真性情,既然不愿分得,便罢了。”

    虽然二皇子心中不悦,但沐丞相等大臣却觉得愚凉说的没错。

    “不贪不欲,甚好。”

    皇上夸赞了这么一句后,便又说道:“朕前些天得了些雪顶云峰,安华,回头送些到大皇子府上,你既然不喜饮酒,便喝茶。”

    “多谢父皇。”

    “还有这位愚侍卫愚公子,才思敏捷,为人赤诚,运气也不错,赐银百两。”

    皇上说完话,却不见愚凉谢恩,有些疑惑的看了过去,墨阳自己也有些疑惑,便回头看了一眼,却发现愚凉身子软踏踏的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罢了,墨阳你代他带回赏赐,回头再让他来谢恩。”

    “是。”

    墨阳回完话,安华公公就拉着嗓子喊了一声。

    “采荷宴散~”

    “臣等恭送皇上。”

    “嗯,天色不早了,散吧。”

    说完话,皇上就起身扶了一把从二楼刚下来的皇后,一同离开了。

    这一场采荷宴,互相相看上的几户世家在散了席后互相递了拜贴,大皇子二皇子的正妃侧妃也都有了人选,众嫔妃夫人在二楼也不是只在闲聊,只看几日后会是哪家有喜事了。。

    只可惜,这明明说是为墨阳王相看,却最后还是独身一人。

    全场发挥不错的沐芊芊,却也同墨阳一样,无人递拜贴。

    原因还是之前和愚凉的关系,所以受到了冷落。

    墨阳没有同别的大臣一样立马就走,还坐在桌子前喝酒,左手持杯,右手下垂,身子整个偏向愚凉。他还在想着等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再叫人扶愚凉出宫,不然人来人往的,再露馅了可就不好了。

    不知为何,今日总是有不如他意的事儿发生。这不,他的想法又被破坏了。

    “王爷,我们娘娘请您永安宫一叙。”

    良妃娘娘派人来请他过去一叙,后妃不可私见外男,所以良妃娘娘是方才专门请示了皇上,得到同意后才过来请他的。

    墨阳看了看眼前之前那位过来要睡火莲的小太监,又低头看了看在身边趴着睡觉的愚凉,突然有种难以抉择之感!叹了口气,放下了酒杯,正要回绝了良妃娘娘,谁想,那小太监却是机灵的率先开了口。

    “永安宫有四皇子儿时的卧房,还空着,可供愚公子休息,外面带来了软轿。”

    墨阳一听,道了一声:“够妥帖!”

    说完便起身,一把抱起愚凉就往外走。看的小太监目瞪口呆!他想说他其实是带了人过来的…没必要让王爷亲自抱着出去啊!

    宫里的环境练就了他‘双眼不闻窗外事’的本领,立马低头权当没看见。

    其实墨阳也不想抱呀!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衣袖,不知何时已经被愚凉死死的拽在了手里,小太监来之前他还试着拽了拽,没拽出来…若是强行掰开她的手,她必然会醒!墨阳觉得还是让她睡着比较好。

    才走了几步,墨阳就看到怀里的人有些皱眉,心中冒出了不好的预感。

    “嗯~”

    愚凉刚哼了一声,墨阳就侧头看向了身后跟着的小太监,大喊了声:“出去!离远一些!别让人进来!”

    “呕…”

    话音刚落,愚凉便呕了一声,那小太监立马明白这是不愿意让人看到他们狼狈的样子,立马招手把观景台内的其他宫女太监一同全部叫了出去。

    不等他们出去,墨阳便带着愚凉直接飞身入了二楼观台。一上去愚凉便挣扎着脱离了墨阳的怀抱,迷迷糊糊的一把抽出旁边花瓶中的花枝,抱着花瓶就吐了起来。

    呕~

    墨阳在愚凉背后拍了拍,又转身下楼提着两壶水上来了。

    愚凉吐完,墨阳便把水递了过去。

    “漱漱口。”

    愚凉双颊红润,眼神迷离,听话的接过水壶便漱了漱口,吐在了花瓶内,一连三次。

    墨阳从她手上拿过水壶,把另一壶又放在了她手里。

    “喝水,慢些喝。”

    愚凉同样听话的喝了一口,干燥的喉咙舒服了许多。放下水壶,愚凉便抬头朝着墨阳展露了一个大大的笑颜,还道了一声:“谢谢~”

    “看来这良妃娘娘的约是要下次再赴了。”

    墨阳无奈的说了一声,便扶了一把愚凉,让她站起了身。

    “愚凉?能听到吗?”

    “嗯?”

    见愚凉回答了,墨阳总算是松了口气。

    “我们回了,能走吗?”

    “嗯。”

    愚凉嗯了一声,似是要证明一下自己可以走,还推开了墨阳的搀扶,走了两步。

    竟然不摇晃。

    墨阳感叹了一声:“你这控制力真是可怕!”上前跟上愚凉的脚步。

    “出宫的路还记得吗?”

    “嗯。”

    “记得就好,你在前面走,我跟着。”

    “嗯。”

    如此下楼出去后,墨阳便对在外面不远处的小太监招了招手,叫他过来。

    “王爷。”

    “回去告诉良妃,墨承一切都好,若她有什么事,便去找贞嫔。”

    “奴才记下了,恭送王爷。”

    他吩咐完,愚凉已经走出一大截,他连忙快步追了上去。

    那小太监看着墨阳,眉头皱了皱。他总觉得他们二人的关系并不像是寻常的知己好友般,倒像是老夫老妻…小太监被自己的想法震惊了,连忙摇了摇头挥去这不切实际的想法。

    愚凉一路都走的很稳,若不是脸上醒目的酒晕,墨阳肯定会以为她是清醒着的!

    宫外有马车侯着,眼看天色将暗,墨阳便加快了脚步与愚凉并排行走,带动她的步伐也加快了些。

    一路上宫女太监见到他便会行礼,搞得他心打颤了一路!就怕愚凉突然女音开口说话!

    好在一路顺风,达到宫门后,终于是彻底松了口气。

    “呼…紧张死爷了!深入敌营时都没这么紧张!”墨阳感慨了一声,就拉住了还在继续往前走的愚凉。

    外面等着的马夫看到墨阳出来,便赶着马车驶了过去。

    “王爷。”

    “嗯。”

    愚凉站在马车前看了一眼马车旁边空着的马匹,便要去骑马,却被墨阳拉住了。

    “上车!醉成这样还骑马,你不怕出事爷还怕呢!”说完便把愚凉带到了马车前,自己踩着马凳先上去,上去后转身伸手拉了一把愚凉。

    待坐好后,便朝马夫说了一声:“慢些赶车。”

    马车悠悠的行驶,车内也很安静,只能听到车轱辘只丫丫的转动声。
『书签自动保留,查看足迹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