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凉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章 丢了一队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墨阳想通后,后悔异常。直怪是自己作死,没事干嘛乱问!搞得他现在都没办法直视愚凉了。

    囫囵的吃了个早饭,谁也没通知便自个出府了。他得找个地方好好想想以后该怎么应对愚凉,顺便歇了她的心思。

    墨阳不知道的是他前脚出门,愚凉后脚就跟着出去了。倒不是去跟踪什么的,而是她接到了封密信,是愚二他们传来的,说是已经到京两日了。

    愚凉想着,既然已经来了两日,怎么现在才传信过来?必定是出了事情,不然以愚二的性子,定然会第一时间告诉自己的。信上也没说出了什么事,只说要自己先去城外五里的树林。

    愚凉一路加速出了城,到了树林后先观察了一会儿,却没见树林有任何动静。

    手下垂从衣袖溜出掌心刃藏在手中,便小心翼翼的迈步进了树林。

    “是老大!他怎么来了?”隐藏在树上的愚三无声的询问着愚二。

    愚二皱着眉摇了摇头,表示并不知情,他们是分批前来,老四带着三百人跟着郡主,但是到了约定的时间却只见是个名为林哲的影卫带着队伍,老四郡主医伯他们却不见踪影。

    之后那林哲说,郡主与医伯下了马车休息,却迟迟不见人回来,他便去找老四报告情况,老四得知后就领了十人进林子寻找,也失去了联系!他不敢轻易带队深入寻找,只得自己先把队伍带过来了。

    愚二知道后,便派了一百人进去他们失踪的林子寻找,没想到没打听到他们的消息就罢了,还又丢了一百人…

    等老三来了后,说是他碰到了一批黑衣人,在老四他们失踪的林子,也就是这里。

    那些黑衣人像是在蹲点,白天装作民夫,晚上黑衣蹲守。

    商量过后,便决定先让其他人隐秘入城,他们带着二十人在此处观察情况,顺便等着愚四能有消息传来。却没想到,等来了愚凉愚老大!

    他们有些疑惑,便没有出去与愚凉打招呼。因为愚凉再往前一些,应该就能发现那些蹲点人的踪迹了。

    与他们所想的一样,愚凉发现了那些人后,转身就藏在了树后面。

    那些人的隐匿手法太过劣质,愚凉一眼就知道那些人不是民夫。之后,她抬头却又察觉到她方才走过来的树上有异动,暗器‘影刃’无声的射出去,愚三一惊,连忙侧身!又怕飞刃扎在树上发出声音,便伸出二指夹住,手腕一转,又朝愚凉飞了回去。蝉鸣声遮盖住了气流声。

    愚凉伸手接过一点杀气都没有的影刃时,便知道那人是愚三了。能接住她的飞刃又借力反射回来的,也就他一人了。

    他们在对面守着,看来是正在监视她背后的那些人。

    愚凉不再管愚三他们,侧身观察了一下身后的那些人,不远处的草丛中有人,西边大树后也有,南边树腰上也有,眼前空地上还有两农夫打扮的人背着背篓正在佯装捡拾树枝。不远处还有一妇人打扮之人在挖树下的野菜,可手中的铲子却连土星都没沾到,拙劣的演技让愚凉看着直皱眉头,这要是是她手下的影卫,必定让他们就此滚蛋!

    这里如此情况,看来那信件并不是愚二发的。愚凉虽然想不通,但是也隐约觉得这些人怕是就在等她。

    抬头往脸上一摸,如变脸戏法般直接换了副相貌,直接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树顶上的愚二愚三见此,挑了挑眉,虽然见过许多次老大伪装,却每见一次便感叹一次。

    那些人听到动静,连忙低头实实在在的开始捡树枝挖野菜。

    愚凉过去后,也不搭话,而是装模作样的转了一圈,便坐在一个石头上闭目养神了起来。

    那两农夫相视一眼,其中一人就起了身,嘴里还说着:“哎呦!累了,歇会儿。”

    另一人回答着:“好。那就歇会儿。”

    一同来到愚凉身边的石头上坐了下来,对着愚凉喊了一声:“哎!这位兄弟,你可有带水呀?”

    愚凉侧眼看了一下,摇了摇头。

    “没有。”

    “哎呦!我就瞧着你没有,要不要喝点?”说着就递过来一个水壶。

    愚凉愣了一会儿,便伸手接过,刚到嘴边就闻到一股淡淡的气味,似花香。

    ‘竟然加了这么劣质的迷魂散,这些人难不成真的只是强盗?’

    愚凉想着,便面抬头喝了一口,道了声:“多谢。”

    递回去后,没一会儿愚凉便摇了摇头,猛的起身,步子不稳的看着他们,伸手一指:“你们…”

    接着便双腿一软,后退好几步,靠着颗树晕了过去。

    只见那些伪装者全部起了身走了过来。

    “哎!有没有搞错?怎么只有一人?那傻彪子不是说会有好几人吗?”

    “谁知道!反正那个什么医仙的说是信件送回去了,约人到这里来,咱们在这里守了几天,也就这人来了,应该没错吧?”

    “不是说拿赎金过来的吗?是不是带的是银票?”

    说着便低头要去搜愚凉的身,手刚要伸过去,愚凉便睁开了眼睛,翻身一脚踹了过去,那人不仿固,一下被踹的晕了过去,另一人连忙就要拔出藏在身后背篓里的刀,却被愚凉一个转身侧踢,一脚给踹翻在了地,也晕了过去。

    旁边的假妇人闻声,连忙抽刀朝着愚凉就砍,愚凉看都没看,影刃甩出,穿透那人的刀便扎在了一旁的树上。

    扑通…

    “大…大哥饶命!”

    那口出男声的‘妇人’看见手里的刀成了两段,立马汗流直下,直接跪下求饶。

    好汉不吃眼前亏,明知道打不过还打,不是憨货就是傻子!

    远处的几人都不用愚二愚三动手,只他们二人带过来的那十人便把所有人都擒拿了。

    “老大!”

    愚三兴奋的跳下来便朝愚凉过来了。

    愚凉看他一眼,神色有些冷。

    愚三连忙后退两步,嘴里解释着:“呃…老大你不要这样看我,不是我的错!您问二哥!”

    瞬间拉过愚二挡在身前,愚二看着愚凉,吞了吞口水,连忙说道:“大哥有所不知,我们接到你的信便带着人过来了,只是我们是分批前来,老四带着人跟着郡主保护她与医伯,后来…”

    解释完后,愚凉便皱眉问了一句。

    “郡主来了?”

    “是。”

    “为何?”

    愚凉有些不喜欢那个人人称赞的温医仙温郡主!倒不是说讨厌她,而是她一来手无缚鸡,二来有医伯在,她的医术也用不上,三来她生的好看,又是墨阳义妹,定会被人打主意,麻烦。

    再加上当初自己与墨阳落魄时,这郡主可是骗过自个两回呢!自己当初为了给墨阳求一副治疗风寒的药,不知道跑去了医庐多少趟,当时医伯不在,只有温知夏和看店的一小厮在,为了药,愚凉求了温知夏,可这女人却推三阻四说她自己不会抓药。之后她爷爷回来后她又说自己可以求她爷爷帮忙。结果…呵…风寒药温知夏会!可她就是不给愚凉!说是等医伯回来让医伯抓药,结果她也没同她爷爷讲。只这两件欺骗愚凉的事情就让愚凉对温知夏生不出好感来!不过,这医伯是墨阳他父亲的恩人,墨阳尊敬他,愚凉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带个人进京都能把自己也丢了!还连累了郡主!真是长本事了!”

    “属下知错,请统领责罚。只是老四还没消息,属下担心…”

    “既然不能让人放心,还要他们何用!趁早收拾收拾滚蛋!”

    愚二愚三被骂,立马低头不语。既然是影队,以后自然是会各种地方的跑,如今不过才进了京城便出事,这要王爷怎么信任他们!同时也是有负愚凉的悉心栽培。

    “属下知错。”

    “起来吧,下不为例。这些人,怎么回事?”

    “应该与老四的失联有关。”

    愚凉从怀里拿出那封信,递给了愚二,道:“这信应该不是你写的吧?字迹倒是模仿的很像。”

    愚二接过信看了一眼,便皱起了眉头。

    “老大,这信…应该是老四那边传来的。老四手下有个人善模仿字迹。不过,他怎么把信送去您那边了?”

    “问我呢?”

    “呃…老三,你再去仔细查查。”

    “不用查了,问出来了。”

    愚三回答着,便指了指已经询问完毕正要过来汇报的影卫。

    是那位带着大部队过来的人。

    “属下四统领手下卫队长林哲,见过大统领。”

    “嗯。问出什么了?”

    “那些人是附近山上的山匪,说是前段时间用捕猎网抓住了一老一少。那老人告诉他们,他是带着孙女来探亲的。

    属下想,应是医伯与郡主。

    还说他们的头领抓了人本是为了劫财,却没想到四统领等人寻了过去,他们敌不过,便在山寨外围布置了迷雾阵,把人全部困在了林子里。之后便命医伯写信索要赎金,医伯与郡主都不肯。他们便在林子里以郡主性命要挟,抓出了四统领他们几人,还逼统领写了信。”

    “这么说,派出去的那一百人也困住了?”

    愚三一脸的不可置信。

    “他们没说。不过属下想,应该是也被困住了。不然不会一点消息都没有。”

    “这…”

    愚三一脸的纠结无奈,很是无语。怎么就被个迷雾阵给困住了呢!

    “那郡主?”

    “他们说郡主与医伯他们没敢动,好生招待着呢。只是四统领有些闹腾,他们便…”

    “便什么?说话别吞吞吐吐的。”

    “便把四统领他们关在了山寨里的犬舍…”

    愚凉已经没眼再听下去,这才第一次让他们进京就闹出这么个事情!这要她如何向墨阳交代??

    这就是千影卫的实力?!

    闭了闭眼睛,道:“把人找回来再来寻我!记得弄清楚这伙人的来历!还有,保护好郡主。”

    愚凉说着还愤怒的道了一声:“哼!老四这是皮痒了,找到后让他自己决定该怎么办!”

    留下一句话转身就走。

    “是。”

    愚二三连忙应承,刚来就犯错,他这脸上可有些挂不住,在心里把愚四骂了个狗血喷头。

    愚凉走后,愚三才对愚二说道:“二哥,我觉得此事不对。老四再如何,之后的一百人竟然没有一人逃出来?”

    “老大让我们查清楚,怕是也猜到了。既然郡主没有性命之忧,那就去再叫些人,我们探探去。”

    说罢,几人就行动了起来。

    先不说那丢失的一百人如何,现在的重中之重是先把郡主和医伯救出来。

    出了林子的愚凉心中疑惑重重,若是这京城周围有这么大个土匪窝不应该到现在还存在着!还有那丢失的一百人,这么大个队伍怎么可能说丢就丢了!肯定有蹊跷!

    “得快些告诉墨阳才行!”

    说着愚凉也不耽搁,加速进了城。

    而城中的墨阳,他已经在城中晃悠了一大圈,却不知道应该去哪儿!

    正在路上走着,就听到后方有些动静。
『书签自动保留,查看足迹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