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凉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一章 茶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小姐,您慢些。”

    “你能别跟着我了吗?我只是想出来走走罢了!又丢不了!那几个死丫头气我,你们也要气我不成!”

    “不敢!小姐息怒,只是夫人吩咐了,要保证小姐的安全。”

    “行了!你们爱怎么跟怎么跟!不过离我远点就是了!”

    身后传来的熟悉声音,令墨阳回头看了一眼。不看不说,一看就来了兴趣。只见是一脸气呼呼的沐芊芊,她这会儿正在训斥下人。

    “沐姑娘?”

    墨阳好奇的走过来打了声招呼,顺便询问了一声:“这是在做什么?可是下人们气着你了?能看见沐府大小姐当街发脾气可是不容易啊~”

    沐芊芊闻声望过来,发现是墨阳,便连忙就要行礼。

    “王爷千…”

    不等沐芊芊俯身墨阳就需扶了她一把。

    “在外面无需多礼,这是怎么了发这么大的火?”

    “我…”

    沐芊芊一时间脸色微红,自知失态严重,可看到墨阳后却又止不住的呼吸加重了一下,叹了口气。显然她是看到墨阳后心中更加生气了。却又不能多说什么,只能憋着一张气呼呼的脸扭过了头。

    墨阳见此,心中也明白,肯定是因为愚凉之事!定是有人在她面前说了不好听的话,她想出来散心又被下人烦着了。想着就出口安慰了一句。

    “清者自清,何须为他人之言而烦忧,平白气着了自己。”

    沐芊芊听言,知道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眼前这个墨阳王!可同他相处这许久,知道他不是恶意,也不能真的去怪他!便说道:“芊芊自知此理,可芊芊只是女子,总是被人道的不清不楚,心中也是无奈,想出来寻个清净却又被这些下人阻拦脚步,只能生闷气了。”说着就缴了缴帕子。

    墨阳听出来她还是有些埋怨的,便开口说道:“倒是让姑娘受累了,墨阳在此说声抱歉,此事王府会替姑娘解决的。”

    沐芊芊看着朝自己道歉的墨阳王,一瞬间的不可思议过后,所有的气都消失了。毕竟是一朝王爷!能亲口对自己说声抱歉已经很知足了!接着想开口询问愚凉的事,却又觉得不妥,便只道了声谢。

    “多谢王爷体恤。”

    墨阳瞧着她吞吞吐吐的样子,笑了笑,决定陪着她走一走,她肯定有很多话想说的!于是,他便开口问道:“沐姑娘想寻安静之处,本王恰好知道一处,可要同去?”

    墨阳的邀请,沐芊芊本想拒绝,可又想到回去肯定又被几位妹妹说三道四,反正无论如何都会被指点,那还不如让自己舒服些呢!

    “芊芊愿同去。”

    说完也不管下人们的神色,抬步便跟了上去。

    愚凉回城后,本想直接回府的,可又想到墨阳一大早便躲着自己出去了,这会儿怕是不在府里,便在街上走着,想看看能不能碰上他。

    身边一辆辆的马车驶过去,在愚凉避让过后,一阵熟悉的香味传入了鼻尖。皱了皱眉头,望着最后边那辆绝尘而去的马车,没想出来是谁家的。

    正想离开时,身后却有一辆棕色的马车缓缓停了下来。

    “妹妹为何让停车?”

    “我有事!哥哥你要不先回去我晚点再回。”说着便跳下了车,朝愚凉招了招手。

    “愚公子!”

    愚凉回头看去,是田静儿。身后还跟着一位刚下车的公子。

    “哥哥你就别跟来了吧?”田静儿下车后见田浩也要下车,连忙劝他回去。不过,田浩没理会她。

    “我道是谁,原来是愚公子!你找人家是想要干什么?孤男寡女的,我可不放心。”

    “我!哎呀!那你一同来算了。”

    田静儿同自己哥哥说着话,便朝着愚凉走了过来,待他们二人到达身前,愚凉才开口行了礼。

    “田小姐,田公子。”

    不等田浩出言回应,田静儿就跳了过来站在愚凉的身边,开口问了一句:“愚公子,有空吗?”

    田静儿上来就问愚凉有没有空,倒让愚凉惊讶了片刻,田浩见自家妹子如此…豪放…深深觉着她太不知礼数,连忙说道:“愚公子勿怪,在下田浩,采荷宴上见公子博学,便想结交一番,这才停车下来打声招呼。”

    “哥哥…”

    田静儿还想说什么,却被田浩一个眼神给憋了回去。蔫蔫的又跟在了自家哥哥身后,不说话了。

    愚凉想着她这会儿除了找墨阳还真没别的事,更何况墨阳此时还不知道在哪里!便说道:“暂时无事,田公子可要一同走走?”

    “要的要的!”

    回答的是田静儿。说完话田静儿也不管自家哥哥的眼神,跨步便又来到了愚凉身侧,道:“愚公子可吃饭了?要不我们去前面的雾音茶楼吃吃茶吧?里面的饭食不比百善楼的差呢!”

    去茶楼吃饭,愚凉还是第一次听说,不由得诧异了一下。

    本来田浩是想说得空了再正式请他出来聚一聚的,谁知道自家妹妹这么嘴快。

    “咳…静儿!你不要再说话了!去茶楼吃饭!亏你想的出来!”

    “我…”

    “无妨,原也不饿,既然田小姐想去,那便去吧。”

    见愚凉开口为自己妹妹解围,田浩也没办法再拒绝,便道:“茶楼也是交谈畅言的好去处。”说完还瞪了一眼田静儿。

    田静儿脖子一缩,再次退回了他身后,安安分分的跟着自己哥哥。

    “愚公子,不知师承何处?”

    “并无师傅教导,只是幼时有幸做过王爷陪读。”

    愚凉没说谎,她还真就是陪读!不过与别人不同的是,她是墨阳亲自挑选带过去的,没替墨阳挨过打,也没有做过替墨阳整理书籍啥的繁琐事情。甚至可以说是与墨阳同桌听教的。

    这下轮到田浩惊讶了,他觉得愚凉一个王府的护卫,虽说还与墨阳王是好友,但是谈吐不凡,应是有师傅教导的,却没想竟然没有。

    “不知愚公子与那墨阳王是如何相识的?在下只是好奇,并无他意。”

    这也不怪田浩,这京城中关注墨阳王府的人都好奇。虽然之前在朝堂上为自己立了身份,却也有很多问题没有解决,比如之前出现在京城中的‘楚君知’,就一直得不到解答,反正他与墨阳是不会去说的。所以直到现在,他们都还以为自己不过是墨阳班师回朝时带过来的。看这田浩的意思,怕是以为自己是从战场中回来的了。

    “田公子应该听说过,在下来自墨城,无父无母,幸得楚夫人垂怜,入了王府为王爷玩伴,王爷回京时便写信要我同来,我这才入了京。”

    “哦~原来如此~”

    “看吧!我就说愚公子不是那种人哥你还不信!”

    “你闭嘴!”

    田浩已经无奈了,自己这个妹子真是会拆自己的抬!还一点也没有其他闺秀的样子,倒是像个无拘无束的浪人。

    “哼!哥哥你干嘛总是不让我说话呀!我与愚公子说,不与你说了!”

    说完就又挪步来到了愚凉身边,开口就道:“愚公子有所不知,那日你们下了朝堂后,就有许多流言蜚语!说你和…”

    “田静儿!你若再不闭嘴休怪我让父亲关你禁闭!”

    “我…好嘛好嘛,我不说了就是!”

    田静儿也意识到自己不应该在此处说,便没有再说下去。田浩心力交瘁…实在是管不住自己妹子的这张嘴。

    “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不若去了茶楼再说?”

    田浩真怕田静儿再在大街上乱言,还是去了茶楼再说比较好。

    愚凉看着他们兄妹二人,觉着实在有趣,这田浩怕自己妹子口不择言得罪人,不说就此带回去,却还是要同自己去茶楼说话,可见是个心疼妹子的。

    对于这种嘴上嫌弃却实际上很爱护对方的人,愚凉一般都不会拒绝。

    “也好,恰好在下也想听听这流言蜚语都是些什么。”

    听此,田浩立马说道:“多谢愚公子体谅。”

    田浩发自内心的感谢,这要是搁别人,当街被人拉住直言要讲些说自己的坏话给自己听,早就扭头走了。说不定还会挨顿打!心中感慨一声:“还好这愚公子是位好说话的!”

    此时雾音茶楼里,墨阳正带着沐芊芊往二楼走去。他说的安静之处便是这里了。

    “这雾音茶楼是个安静的,除楼下敞室,二楼还设了雅座,雅间,静室,若以后沐姑娘烦闷了,便可来此喝喝茶解解闷。”

    沐芊芊是知道这个茶楼的,之前田静儿邀请她了几回,可都没有机会前来,没成想今个自己却是同墨阳王一块过来了,这要是让静儿知道肯定念叨死她。

    “多谢王爷。”芊芊谢过他的推荐,没想到墨阳却说了声:“在外便不要称呼王爷了,叫我楚公子便是,咱们又不是不认识,是吧~”

    沐芊芊脸一红,便点头应了一声:“楚公子。”

    她还是比较适应楚君知的行事作风,畅所欲言,不拘小节。若是当他是正经的王爷,她倒是有些拘束放不开了。

    待二人来到一雅座坐下,沐芊芊便对身后跟着的侍女说道。

    “小眉,你拿些银子给石头他们,让他们在一楼也吃吃茶。”

    “是,小姐。”

    “呵呵~你这是气他们跟着你,却还担心他们在外面被日头晒,可见是个心疼人的。”

    “让楚公子见笑了。”

    “如沐姑娘如此体恤下人之人,可是不多见的。”

    “楚公子不也是从不把愚公子当做下人~”

    “她呀!她不一样,她从来也就不是我的下人,只是让她做个潇洒的公子哥她不愿意,这才给弄了个侍卫的虚职,当了个府里的侍卫统领。实际上她这个统领却什么都不干,还有人伺候呢~”

    墨阳一边取笑愚凉的这个虚职,一边想着当时她的表情,真是越想越觉得想笑。

    本来愚凉也不想要任何职位的,只想好好的训练影卫,可在王府进进出出的总得有个身份吧!谁想刚确定了身份,墨阳就去了边界应敌作战,倒是让她假扮成楚君知晃悠了许久,直到墨阳回来她才正式使用了这个侍卫统领的身份。

    “我给你说,她可不愿意当这个统领了,我王府护卫又不需要她来管理,却一直挂着这么个名,她都愁死了。我府里的卫风卫雨两位侍卫你听说过吗?”

    “嗯,听说过的,是卫家的两位公子,卫老爷拜托皇上找人历练二位公子,结果皇上却一言指派给了您,为此卫老爷还生了一段时间的气。后来这两位公子的表现越来越好,卫老爷便也没有再说过什么,甚至还求皇上让他们二人多留几年,这当时可是京里很热闹的话题呢~”

    “是吧,其实按照他们二人的资质,早已经不需要留在王府了,可他们不想走,本来那侍卫统领的职位是他们二人的,一正一副刚好,却被爷给了愚凉,他们还不乐意了好一阵呢。结果被愚凉给狠狠揍了一顿,也服了。哈哈~”
『书签自动保留,查看足迹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