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凉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四章 鬼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这边愚凉进了家花廊,而茶楼这边沐芊芊三人还未离开。

    “我们且不说他们了,对了哥哥,我那天听你在书房与爹爹谈话时,说起了一件江湖事,你能同我讲讲吗?”

    “你又趴墙角偷听!”说着田浩就要抬手去拍她。

    “哎呀~好哥哥~你就说说嘛~江湖密事你知道我最喜欢听了~哥哥~哥哥!”

    “哎~好好好!你别晃了!头晕~”

    田浩从来拿她没有办法,只好答应了。

    “嗯嗯!那哥哥你快给我讲!”

    “哎~其实也没什么,不过是江湖上一个不大不小的门派被人一夜之间灭了门罢了~这种仇家寻衅之事你想听啊?”

    “想啊想啊!”田静儿可劲的点着头。

    “你真是,这种事也就你爱听!”没好气的说了一声后,就讲了起来:“其实这事儿还是那日我与父亲闲谈时,父亲给我讲的。咱们家有房远亲就离那门派不远,与父亲书信来往时提了几句,具体如何我可是也不太清楚的。”

    “无碍无碍!哥哥你就给我讲那提了的几句就好~”

    “好~信上说,那门派被灭门时,天气阴冷,各家各户很早就关了门,街上的更夫打更时,似是眼花,看到了许多鬼影!吓得他扭头就跑,直到第二日听说那个门派被灭了门,那更夫就吓傻了!”

    “为何会第二日才吓傻?”

    “因为那个门派被灭,一丁点的叫喊声厮杀声甚至是求救声都没有!就仿佛是厉鬼索命!”

    田浩说着还吓了吓田静儿。

    “噫!大白天的,你说鬼怪!不听了不听了!”

    田浩其实是故意这么说的。他想起自己父亲对自己说的话。

    “浩儿,你且记住,江湖门派最是不可得罪,你时常出去历练游玩,若是碰到什么江湖纷争,万不可插手。”

    “这是为何?”

    田父叹了口气,说道:“你还小,不清楚。这江湖门派有正有邪!其中有一邪中之邪的门派,叫做鬼影门。倒不是说他们为恶欺人,反而他们基本不会随意出世!他们深不见尾,浅不露头,一旦有门派为恶,或者有人做了大恶,便会被鬼影盯上,然后…灭门!这鬼影,其实三年前也出现在朝堂过,不过不是我们承天朝堂罢了,而是那已经被灭国的樊国。樊国有一大臣名胡猛,好战且贪才好色,曾一度权压国王,对周边小国开战,搞得民不聊生。最后却死在了自己府中,被浇金而死。听说便是那鬼影所为。若是这胡猛不死,樊国也不会这么情意就被墨阳王灭国的。”

    说着还感叹的摇了摇头。

    田浩有些疑惑。

    “这!自古江湖朝堂两不干涉,这鬼影如此,是要与各国朝堂作对吗?”

    问出了自己的疑惑后,田父连忙说道:

    “且别激动,这鬼影当时是留下话的,说是若再有挑战他们底线之人,上天入地,必定杀他满门。最后也调查清楚了原由,只因那胡猛强行摧毁了鬼影门的一个分派据点。鬼影门杀他,也只算是报仇。之后几年,那鬼影门便淡出了视野。大家也都以为他们又沉寂了起来,没想到~如今又出现了。”

    “他们出现又是因为报仇?可我听说那个被灭的门派并未作恶啊?”

    “这你就不懂了!不作恶并不代表从前没有,也不代表私下里没有!就像有些人表面看上去斯文,实则却是个败类!看东西不要只看表面,要多深思。”

    想着父亲与他讲的这些事情,田浩想了想,还是决定少给自己妹妹讲这种事情。看着出来也有一段时间了,他便道:“静儿我们回吧。”

    “嗯!也好,芊芊我们送你回去吧。”

    “嗯。”

    ————

    花廊。

    愚凉进去后就说了一句话。

    “卖花的,来生意了,出来迎接。”

    闻言,原本不打算理她的店小二就连忙热情的欢迎了她。

    “客官里面请,想看点什么花儿?”

    “山中的野兰。”

    那小二愣了一会儿,道:“只有在荒山上胡乱挖的无名兰,您要吗?”

    “几钱?”

    “不要钱,不过没有摆放在这儿,需得去后园。”

    “好。”

    不一会儿愚凉便被带到了后院,出面迎接的是位中年人。

    “公子,且请进。”

    愚凉抬脚入了室内,便直入主座。

    那中年人见此也不惊讶,反而一脸的笑意。

    “您可是有许久不来了,今个可是有事儿要帮忙?”

    愚凉听此,随意的放下了手中的东西,回应了一声:“没有,只是路过,来问问人送过去了吗?”

    说着愚凉就见桌面上放着一个账本,也不看主家的神色就翻看了起来。

    那中年人见状,收起了笑嘻嘻的神色,站起来对着愚凉拱了拱手。神色严肃。

    “回主子,已经安排过去了,您放心,八分相似的容貌,经过调整已经十分相似。”

    “如此便好,好生招待,务必确保她的安全。”

    “是,您放心。”

    “还有…那件事情调查的如何?”

    “不好查,时间太长,且下手之人没留下任何物件。那门主嘴巴也硬的很!宁死不屈!不过属下还是查到了一点线索。”

    “说。”

    “那门主有个亲信承受不住刑法,说了一些他曾不小心听到的东西。我们按照他说的找着了位老妈子,不过那人年纪太大,还没运送过来。”

    “嗯!等人送到立刻通知我!这件事情,我等了很久了!希望不要出差错!”

    “您放心。”那中年人说着就对愚凉又拱了拱手,抬头后继续说道:“还有一件事属下觉着挺有意思,是一对兄妹!三年前被迫离开了京城,似是与我们所查之事有关,不过关系应该不大。属下已经派人去寻了。”

    “那便寻吧,不急。那个老妇人才是重中之重!”

    “是。”

    愚凉问完话,直接起身。

    “主子这就走了?”

    “还有何事?”

    愚凉回头问了一句。那属下似是有些犹豫,但还是开了口。

    “倒没有什么大事,只是属下听见了些风声,说是万鬼一支私下归顺了墨阳王,您如何看待此事?”

    愚凉听到询问,嘴角一勾,神色有些冷,语气更加不善!

    “铜香墨臭万鬼愁,方浅没有接到任何指示便私下卖了万鬼一支,幸是给了墨阳王,他做事太过自大狂妄,给他点苦头吃。”

    此话一出,若是有熟人在此,定是吃惊!同时也会心惊胆战!

    “主子,属下有一点想不明白。”

    “说。”

    “我们万花一支消息来源不差,为何您只用了万鬼一支?属下想,万鬼的方浅会不会是觉着您太过信任他才如此做的?”

    听此,愚凉便又坐了回去。

    “你且说说我鬼影门各门运行。”

    “万花门,万影门,万鬼门,三门各司其职互不干扰,又息息相关,我万花门负责收集辛密,万影门负责执刑密杀,万鬼门负责布网。”

    那中年人开口回答了问题,愚凉又问了他一句:“那万鬼门为何名声最响?而万影门需求最大?同时为何万花却要最隐密?”

    “万鬼负责九国布网,收集,网罗人才,名声不大不会有人信服。万影负责往各处布撒刺客剑士,做的便是人命买卖,自然不可名声太响。我万花最不起眼,做的不过是进出各处送花送草探听消息,只为主子一人收集辛密,自然最隐,不能被发现。”

    “你觉得哪个重要?”

    “这个…都重要!”

    那中年男人有些尴尬的回答了一声,为自己方才的问题感到脸红。

    愚凉没有在意,只是好心情的为他解释了一番。

    “方浅为方家嫡子,有小财神之称,又位列三杰,自是心高气傲,当初若不是鬼老突然病逝,也不会提拔他上来。他一心想把万鬼门的名声打出去,让世人怕他!而他做的也不错!如今的铜香墨臭万鬼愁与驱鬼阎王万鬼愁之说就是他的成果!可惜,他自诩鬼见愁,却不知他的动向却一直被你们监视着,他担忧皇权纷争会连累他的家人,选了个王爷做倚靠,却不愿意相信本尊会护他!可笑!”

    愚凉的神色与气势变化判若两人,即便是墨阳,也从没见过她有如此气势!更加不知道她就是这鬼影门的主子!

    那中年男人见愚凉生气,连忙迎合道:“这个…寻求庇护却寻到您眼皮子底下了,自然是…呵呵。”

    愚凉也不吃他的马屁,只自顾自的说了一声:“哼!好在他没有乱选,不然他早就是一具尸体了!”

    那中年人连忙低头,轻声的问道:“这个…那…那您打算让方浅见您吗?花老与老影皆识得您,若是他也知道,应该是不会做出如此举动的。”

    这中年男人想的通透!方浅身为鬼门门主,竟然是连主子长什么样都还没见过呢~

    “并不打算,我还想看看他要如何为墨阳服务呢~”

    愚凉的神色与话语让这中年男人有些胆怯。

    “呵呵~属下也很好奇他得知自己的举动皆在您眼皮子底下时的表情。”

    “本尊也挺好奇。”

    “那,属下便暗中挫挫他的锐气,年轻气盛是好,但过与气盛便不太好了。”

    “嗯。还有,你年纪也不小了,多向花老学学!哦,对了!城中有家客栈,名叫福至客栈。回头查查里头的情况。”

    “是…是!”

    愚凉的话先是让这中年男人心中一凉,当他反应过来后又成了喜!这句让他多学花老可不就是在说自己的能力得到了认可吗?

    ————

    付琅,字愚凉。真实身份还有一层。鬼影门尊主。

    鬼影这一组织,九国皆知,却谁都找不到寻不得。只知鬼影一过,乌鸦泣血。

    方浅隶属鬼影,是分支鬼门的门主,若不是他才智过人,愚凉也不会让他当权万鬼门,就凭他做出背主投靠一事,愚凉杀他全家都不为过,幸好他寻的靠山是墨阳!才留了他一命。

    当初墨阳与她说起时,她便说过:‘这可是份大礼,得赏’,殊不知,她说的不过是反话,方浅不吭不响的投靠了墨阳,即使墨阳是她誓死要守护之人,也把她气的不轻。

    当然,墨阳从不知道她的这个身份。这身份,她也不愿意让墨阳知晓,她只想让墨阳无忧无虑的做他想做的事情,至于别的,她会替他清好路。

    比如那个胡猛!她早就知道墨阳有意征战沙场!这樊国就是首当其冲的第一个!

    以寻私仇为由灭了这个对于墨阳来说的威胁,她也能放心些!

    再比如那个被灭了门的门派!这个门派与屠杀了墨阳族人的人有关系,虽然没有证据,她还是杀了!不留隐患!

    还有许多的暗线影子,就连皇宫中她都安插了不少!

    墨阳为人虽然不着调,但却是位实打实的一个正直无私的君子!

    要是让他知道自己私下做了这么多手脚,即便是为了他!他也不会原谅自己的。

    这也是愚凉为什么隐藏身份不给人说的理由。
『书签自动保留,查看足迹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