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凉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九章 立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没想到王爷会亲自前来,倒让臣惶恐了。”

    “本就是本王的不是,应该早些前来的,倒让沐姑娘蒙冤多时。”

    进去的一路,沐丞相都在与墨阳说着互相谦让的话,也让这丞相府里的其他人都听见了。墨阳此举不过是为了帮沐芊芊一个小忙,不让她的那些姐妹再胡言乱语扰她清净罢了。

    待入了客厅,沐丞相便挥手让下人们都离开了,只留了两位亲信伺候。入座后沐丞相便一改颜色,开口对着主位落座的墨阳道:“王爷,此处无外人,恕老臣多虑,您此举当真只是为了小女的清白?”

    墨阳听到他这么问,便轻笑一声。

    “丞相确实多虑了,本王与沐云公子相谈甚欢,与沐姑娘也称得上一声朋友,能解朋友之困,是阳之所幸,何乐不为?”

    听到墨阳的回答,沐丞相便变回了神色,想着墨阳的话可信度应是极高的。双手捋了捋胡子,笑着回应了一句:“倒真是老臣多虑了,来人,上好茶!”

    这才吩咐人上了茶,沐丞相虽然为人正派正经,却又不迂腐。他自己是不愿意介入大皇子与二皇子的争斗之中的,但奈何他与二皇子的直亲关系却让他没有办法躲闪。既然没办法躲避,就也只能时时提点。何况他与郑阁老也自年轻时便不对付,因此即使不是为了二皇子,他也是要和郑阁老斗一斗,比一比高下的。

    “怠慢之处,还请王爷莫怪。”

    墨阳知道沐丞相不直接上茶是什么意思,不就是怕他是大皇子那头的嘛!

    “无妨。丞相,本王有一问,不知可否解惑?”

    “王爷请说。”

    “我承天国土广阔无垠,不知可否疆土长存。”

    墨阳这话问的很是随意,但是沐丞相却不能随意的回答。

    “我国繁荣昌盛,国富且民强,位列强国,自是可长盛不衰。”

    “沐丞相莫不是安宁日子过久了?”

    “王爷何出此言!”

    墨阳的一句讥讽,让沐丞相有些生气。

    “丞相别恼。自古强国便都是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如今九国临境,可不是一丁点的忧患,面上和乐私底下却是兵戎不断,虽然这兵戎不是指向承天,却也不得不小心应对。法家有言,攘夷必先安外,您觉着本王这个经年不理朝政之人,可能放下安外之心惬入朝堂纷争?”

    墨阳此言,可是在向丞相表示他不会参与大皇子与二皇子之间的任何纷争。

    沐丞相愣了片刻,他是知道其他八国中除了萧国与雁国暂不会起兵,其余六国却都是相互对立,战乱不断,虽不波及承天,却忘了萧国雁国若起了吞并承天的心思,那便只要联合两国便能顷刻间开战!想及次,沐丞相头上便有些发汗。

    “本王知丞相您不是狭隘之人,阳虽是承天战神手握重兵,却也不是承天的守护者!承天若想百年富强,长久位列强国,必定是得万众一心,团结一致才可。相信丞相应该知道,陛下能纵容本王手握大半兵权,却不许众皇子沾染丁点护城卫的深意。”

    墨阳说的没错,皇上虽然嫌弃他的儿子们比不上别人的儿子,却也没有放任他们中任何一人独大,也没有真正的让几位皇子去大展手脚,干一番事业!

    沐丞相也清楚,皇上早就明白三皇子不能继承大统,便把希望放在了大皇子和二皇子两人身上,等皇上有心退位时,定是在这二人之中做出选择。

    见沐丞相没有说话,墨阳便继续说道。

    “您与郑阁老一人扶持一方,皇上早就看在眼里却从来不说,您可知为何?”

    沐丞相喝了口茶,道:“老臣…知晓了。”

    皇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不过是因为自己与老郑头二人皆是文臣。

    “所以说,若本王此时做出选择,或许本王性命无忧,但您与郑阁老却是会提前卸甲归田的。本王不求丞相能说通二皇子,但是却也希望丞相多为自己考虑。”

    说完墨阳便起身,对着沉思的沐丞相鞠礼,道了一声:“告辞。”

    沐丞相起身相送,却被墨阳拦下了。

    “丞相休沐,便多加歇息,不必送了。”

    说完墨阳便直接出了客厅,朝府外走去了。

    他还得去找愚凉问问温知夏的情况呢!这都两天了,也不见有情况传回来。若是有温知夏在王府待着,肯定会有贵女来访,到时候他再多出现出现,说不定还能找个侧妃啥的一解流言之忧。虽然他一想到要有女子入府便浑身不得劲,但是他没有办法,只有如此才能彻底解了那流言。不论如何,先走一步看一步吧。

    一路快马,墨阳率先回了王府,直接朝愚凉的院子走了过去。

    愚凉还在整理这两日传来的消息,都是其他国出使的人名单以及路上发生的事情,她得整理一下好给墨阳说说,让他日后有个准备。

    踏踏踏…

    光听脚步声,愚凉便知道是墨阳回来了,放下手中的活便去开了门。恰好墨阳已经到了门前。

    “你这耳力真是好,在做什么呢?大白天的门都关着。”

    墨阳一进来便开口询问,径直朝着愚凉的书桌走了过来。

    “都是些使臣的消息,正在整理。”

    愚凉回答了一声,就见墨阳伸手拿起一张纸便看了两眼。

    “呦呵!这雁国带队的竟然是太子雁北辰!还把雁南飞也带过来了,这是准备和亲了?”

    “嗯,据说是打算把这金枝玉叶留在承天的。”

    墨阳听到回答,便顺手把纸扔回了桌上,嘴上道了一声:“渍!这雁国主倒也舍得。叔父年纪都多大了!”

    墨阳此话一出,愚凉的眉头便动了动,整理好桌案便调侃了一声:“她可不是给皇上为妃的,八成是给你或者几位皇子的。保不齐皇上会为了那个断袖流言,把这公主塞给你的。”

    墨阳一听,连忙后腿一步摆手说道:“你可别吓我!爷不过是个半路王爷,再怎么和亲也轮不到我的!”

    “这可说不定!”

    愚凉的这调侃之言,却一语成地。那雁南飞还真的是抱着嫁给墨阳的心思来的!这雁南飞的到来让她之后苦难无数!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好了不说这个了,愚二来消息了吗?可找着知夏了?”

    “找到了,不过那山寨外的林子迷雾甚重,想要进去还得费些功夫。郡主也很安全。”

    “那便好。等她进京,为她办场接风宴,多邀请些人来。”

    “好。”

    愚凉不知墨阳的想法,还只以为他是为了给郡主压惊。

    墨阳此时也无事,便和愚凉一同整理那桌案上的消息,边整理边讨论那些使臣的情况。转眼便是一个中午过去了。到了饭时,愚凉与墨阳便在院子外面用饭,正要动筷,却瞧见陈管家匆匆忙忙的过来了。

    “何事如此匆忙?”

    “回王爷,皇后娘娘来了请帖。”

    “嗯?”墨阳惊讶一声便接过了请帖。对面的愚凉见他看了帖子后有些皱眉,便开口问道:“写的什么让你这么为难?”

    墨阳合上帖子便递给了愚凉,同时叹了口气。

    “哎,青灯公主的生辰到了,皇后这是想邀请些同龄人去翎羽宫为公主庆生。”

    “这公主庆生,怎么会邀请你一个外男?”

    “这也是爷疑惑的地方!不会是下错帖子了吧?”

    愚凉闻言便看了看扉页。

    “没有啊,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墨阳王府启。”

    “奇怪了。难道…”墨阳看了一眼愚凉,愚凉也皱着眉看了他一眼,两人目光相对,都看出了对方所想。愚凉点了点,道:“怕是翎公主也是准备和亲了,皇后娘娘这才邀请众同龄皇亲趁此相聚,便算是送行了。

    “看来是非去不可了。”

    话刚说完,外面就有小厮又捧着个帖子进来了。

    “王爷,大皇子派人递来了信简。”

    墨阳伸手示意拿过来,陈管家便转身从那小厮手中拿过信封递了过去。

    “可是大皇子邀请你与他一同前去?”

    “嗯,没错。这墨澜言辞恳切,希望我能看在那一箱雪花酿的份上,前去送送他妹妹,让他妹妹以后在外心中不孤单。他同时还邀请了二三皇子及在京的两位公侯爷。”

    “这大皇子也是心疼胞妹,翎公主素来不爱与人交往,性子孤僻,他这是怕公主独自过这在承天的最后一个生辰,心中难过吧。”

    “嗯。”墨阳嗯了一声,便对陈管家说:“陈叔你派人去回复大皇子,明日我定会前去的。”

    “是。”

    陈管家走后,他们二人才动了筷子,快速吃完饭便一同去了府库。是愚凉要求他一同去的。

    “这些事情从来都是你做,今个为何非要爷亲自挑选?”

    “既然是送公主的生辰礼,同时也算是送行礼,公主走的时候必定会带上,若真的要公主心中留有念想不孤单,定是亲手来挑选礼物更为真诚,虽然别人看不到,但是自己的心意到了就是了。”

    “其他人也都是自己挑选吗?我看不是。”

    “其他人是其他人,你是你,这怎么能一样!”

    其他人有父母代选,墨阳可是没有的,不他自己选还能有谁?不过愚凉是不会说的,免得惹他难过。

    “知道了。”

    一入府库,看着满屋子的金银财宝,名贵珍稀,墨阳就吓了一跳。

    “嚯!爷这府里原来是这么富裕的!”

    愚凉白了他一眼,直接带他走入珍稀物品的摆放处。

    “这里的东西都是稀有物件,便在这里头选择一样吧。”

    墨阳闻言便认真的挑选了起来。

    “玉血珊瑚,太大,不行。”

    “玉粉晶石,还没打磨雕刻,不行。”

    “东珠手串,还行,但是不合适。”

    “噫?府里还有绣品呢??什么时候的?”

    ……

    转转悠悠的挑选了许久,没挑选出来不说,还对自家东西问东问西一副惊讶的神态。一旁跟着的愚凉一边回答一边气的她眉头直跳。

    “您就不能看些实用又轻巧的?那些个值钱玩意皇上肯定会给的!”

    “实用的~嗯…这把短刃不错!”说着便把那把华丽的不像话的匕首拿在了手里。

    他话刚落,便迎来了愚凉一巴掌拍在了他手背上,墨阳松手,愚凉便接过匕首,又给放了回去。

    “你怎么想的!送把匕首!怎么着?你这是想让公主在出嫁路上自裁呐!”

    “哪有…”嘴上这么说着,眼神却一飘,他还真想了!摸了摸被打疼的手背,后腿了一步。

    他的动作气的愚凉没话说,直接带着他来到了一个箱子面前。

    “这里面是一副山河绣品,绣的是拂晓山的景色,展开来可做成屏风。翎公主常年跟随太后,与太后在那拂晓山的拂华寺待的时间最久,此物可寄情思乡,您觉着…如何呢?”愚凉最后的问话尾音很长。

    “咳…那就此物了。”说完就背手往外走了。

    愚凉摇了摇头吩咐人把东西挪出去。
『书签自动保留,查看足迹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