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凉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二章 算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礼物送完,墨阳便去寻自己的徒儿墨承去了。墨承已经在两日前便回了宫中,他年纪不足十五,不能在宫外立府,便一直住在他的承欢宫中。

    墨承见墨阳来找他,便拉着他到了一旁,悄悄的问道。

    “师傅,你真的与愚…愚大哥没有那种关系吗?”

    他在王府里住了这许久,却总感觉自己师傅与愚大哥的相处方式很是奇怪特别。

    别人的府里都是女主人管理家中琐事银钱,没有女主人,便是管家管理大小事宜。可在王府里,他却总能瞧见是愚大哥在跑前跑后,而陈管家却清闲的很,只管理着一府的下人及其物资的调动,发月银时还是陈管家去找了愚大哥后才去府库取的银子。像是王府里的财务都由愚大哥保管着的一样。这就让墨承很是想不明白了。

    “你小子也胡言!找打呢!”

    “别别!徒儿只是觉着,您与愚大哥的相处方式太过不同寻常,也许正是因此,才会有那种流言传出的!”

    他这话让墨阳一愣,便开口询问。

    “什么相处方式?”

    “您没感觉出来吗?愚大哥在府里的地位!”

    “地位怎么了吗?他又不是爷府里的奴才下人!”

    “哎呀,我知道愚大哥不同!只是…您没觉得~呃…愚大哥很像是王府里的管事吗?”

    墨承还很婉转的提醒了一下,谁知道墨阳压根就想不到他到底要表达什么。

    “她本来就管着府里的很多人很多事啊!这和流言有什么关系吗?”

    见墨阳压根理解不了自己意思,他便咬咬牙,直接说道:“我的意思是你不觉得愚大哥很像王府里的女…男主人吗?”墨承想说女主人,却又觉得这么说岂不是对愚凉的不尊重!便改了口。他这一改口,才让墨阳理解了他的意思。

    “你是说愚凉很像是王府里的女主子?就是王府另一个我的那种?”

    “这可是你说的!”

    “你不就是想说这个吗?”

    “是是是!我就是这个意思!”墨承对于自己这个神经线从不敏感的师傅很是无奈。

    “那又如何!爷还想将整个王府都交给她管呢!多省事!”

    墨阳理解了他的意思,可他的这个理解,却完全是另一层理解了…他却觉着愚凉本来就应该是和他一样,是王府的主人,受人尊敬的。没有愚凉的付出王府也不会变成现在这般尊贵的模样。在墨城时,他就把墨城的王府完全交给了愚凉打理的。只不过这京城太混,他也不能让愚凉一手掌控,会落下不好的话语的!

    “哎…我总算是知道愚大哥为何总是板着脸笑不出来了…有你这个没心没肺的朋友兼主子,愚大哥就是冤死也不奇怪…哎…真为愚大哥感到心痛…”

    说完墨承便摇着头回了座位,不想再与自己的这个蠢师傅说话了。亏的他以前还很崇拜他的墨阳哥哥…自从他去了王府,得知楚君知与墨阳王是同一人后,他便对战神的所有幻想都破灭了…同时破灭的还有他的世界观…

    “哎…还我的战神哥哥啊~啊啊啊~真是太痛苦了…”墨承心塞的无以复加,直接用脑门子抵在桌边,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一旁的墨阳看着墨承这幅模样,还一脸的不解。便扔掉手中的酒杯,直接坐了过去。

    “哎,你说清楚啊!你这幅模样让爷很是不解。”

    墨承猛的抬头,眯着眼睛看着墨阳,他也很不理解!他这幅蠢样,是怎么带兵打仗的呢!?

    “我说师傅!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你就直接说,您与愚统领之间有没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就是了!若是有,这样还能让我对您有所改观!若是没有!那我只能说,您真的是…蠢到了极致呢~”

    “臭小子,你再这么阴阳怪气的说话,小心爷真的揍你!”

    墨承深深的吸了口气,又重重的叹出来,府在墨阳的耳朵边上小声说到。

    “我说墨阳哥哥…您就没想过您让愚大哥越俎代庖的管理王府的财务以及府里奴才的生杀大权,会让人有什么感觉吗?这些权利是一个外人应该有的吗?您先别给我他不是外人什么的!我也知道愚大哥从来不是外人!可别人怎么看??别人肯定都会以为你和愚大哥是密不可分的那种关系了!这些权利可都是未来的墨阳王妃该有的东西,您这么做让我未来的嫂嫂怎么想?还是说你压根就不打算给我娶嫂嫂了吗??”

    墨承话说的直白,墨阳这才彻底醒悟!一时间便愣住了。既然墨承这么个孩子都是这么想的,那府里的其他人呢!?

    “啊呀…我怎么就没想到这层呢!”说着就拍了拍自己的脑门。不过,好在外人并不知道自己府里的具体情况!不然他还真就说不清楚了。

    他突然很想知道愚凉想没想过这层情况。若她是知道的话,自己该如何应对?若是她也同自己一样,压根没想到这层,那自己又该如何去做?

    心中有些烦忧的墨阳连墨承离开了都没注意到,只是自己不停地在倒酒,喝酒。

    酒壶里没酒了,一旁的宫女便给他又端来了一壶。墨阳想也没想的便又拿起喝了起来。

    片刻后,就感觉自己脑子有点沉重,还甩了两下,却更加晕沉了。他也没多想,只当自己是太过忧愁,没控制住酒量。不过片刻,他便趴在了桌案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来晚了的林小侯爷进场后看到宴席已经进行到一半,便没有声张,本想悄悄的退出去,却恰好看到了墨阳喝完酒后,身后宫女给他递酒的场面。他看到那宫女是从三殿下身边过去的,墨庆还给了那宫女一包东西,而那宫女全部倒进了那壶酒中。

    他虽然不想管这种事情,但是他一想到墨阳王是在战场厮杀过的人,便心软了。他怀视一周,发现就他一人看到了,便只能吩咐了自己的侍女看着墨阳王的动向,自己悄悄的退了出去。他进来时在花房外看到了愚凉。出来后他便直接朝愚凉走了过去。

    “愚公子,又见面了。”

    “小侯爷。”

    “嗯!你且跟我过来,我有话对你说。”

    愚凉虽然疑惑,却看到小侯爷有些微皱的眉头,便以为他是碰到了难事想找自己帮忙,便没有推辞,直接跟着他走到了一旁。

    “愚公子倒是信任在下,看来这忙我是非得帮了。”他本来想着,如是这愚护卫没有跟来,便当自己没有看见过那一幕。

    小侯爷莫名其妙的一句话,让愚凉皱了眉。

    “你家王爷方才被三皇子的人灌了一壶加了药的酒,这会儿王爷已经昏睡不醒了。”

    “什么!”愚凉大惊,立马就朝宴席方向跑了过去。一进场边就四处打量,却没有看到墨阳的踪迹,她正想往里走,去问问沐芊芊可有看到王爷,手臂却被跟来的小侯爷抓住了。

    “别急着惊动人,我已经让我的侍女看着他了,若是王爷被人带走,她就会跟上,那边有她留下的记号,你跟我来。”

    愚凉暂时也觉得不要惊动众人为好,便跟着小侯爷先过去了。

    一条路七拐八拐的,直通一所杂草丛生的荒院。

    来到院子门口后,便发现了小侯爷的侍女。

    “主子,墨阳王被人带进去了,同时被带进去的还有廉郡主与佘郡主。带他们进去的人是几个宫女。”

    愚凉一听,这还得了!连忙就要进去。却被那侍女拦截了下来。

    “她们还没出来,不方便进去。她们几个都是练家子。”

    “等她们出来生米都煮成熟饭了!”愚凉一掌打开拦着自己侍女,便直接进去了。

    那侍女躲过后,身旁的林小侯爷便调侃了她一句。

    “看来你的功夫不如他。”

    “哼!明明是他猥琐!”

    愚凉是朝着那侍女的身前拍过去的,她不得不躲开。

    “走吧,进去帮忙了。”

    “由他进去便是了,我倒要看看他怎么应付得了那几个影子!”

    “既然都来帮忙了,不帮到底怎么行。”林小侯爷轻笑一声,摸了摸那侍女的头,以示安慰。

    “好嘛~帮就帮~”那侍女吊着脸便率先进去了。

    可令他们二人没有想到的是,那几个被她称为‘影子’的宫女,已经全部倒在了地上,最后一个活着的还被愚凉捏着下巴,手腕一动直接给卸掉了。

    松开手后,愚凉还神色厌恶的道了一声:“恶心。”

    林小侯爷与那侍女对视一眼,皆是看到了对方眼中的不可思议。那几个宫女可都是鼎好的影子,就这么全部被制服了?!

    愚凉见他们二人进来了,便回头对他们说了声:“既然来帮忙了,便有劳二位带着两位郡主先离开。”

    “来不及了,外头有人过来了。”那侍女说话的同时,愚凉也同时渍了一声,说道:“来的可真快!”

    说着便点了两位郡主的穴道,看了那侍女一眼,问了一声:“会飞吗?”

    “能别说的那么不雅致嘛~什么叫做会飞吗?我的轻功可是数一数二的!”

    “如此便好,赶紧帮忙把这些人给扔了!外头有口井。”说着的同时,愚凉便一甩掌心影刃,只见寒光划过,那几人脖子处都出现了一道血线。一瞬间皆被杀了。愚凉本来还想留个活口做证人的,可现在却是不必了。

    林小侯爷挑了挑眉,眼神中充满了惊讶之色。

    那侍女也没耽搁,一手一个便迅速同愚凉把那几个死人给扔了。

    返回来的愚凉提着廉郡主便上了房梁,把她平稳的摆在了宽大的横梁之上,那侍女见到后也同样提起了剩下的佘郡主,一同摆放在了房梁之上。

    摆放好后,外头的人已经推开大门要进来了。

    愚凉赶紧抓着墨阳就上了房梁靠门的一角,以木梁上挂着的破布遮掩,把自己与墨阳都藏了起来。林小侯爷与那侍女也都飞身上了房梁,躲在了暗处。

    “公公,小的方才看见有三个人影朝这边来了,一前两后。”

    “那还不快找!丢了的可是墨阳王与两位小郡主!你身为宴会主事,发生这样的事!仔细着点你的皮~”

    “是是~”

    说着便有人推开了房间的大门,可里面本就东西不多,一眼便可看尽!他还仔细的找了找那张破床下面,都没有发现有人。

    额头有些发汗的小太监还带人在房间外面搜了一圈,也没发现有人来过的踪迹!

    那带头的公公在房间里猛的抬头看了一眼房顶,却没看到有人,便对着那小太监骂了一句。

    “没用的东西!看个人都能看眼花!等着被剥皮吧!”

    说着就一甩拂尘,直接带着人走了。

    那小太监吓的腿软,立马跪在地上便磕了好几个头。

    “公公饶命!公公饶命!”接连几声的求饶声都没有用。他迎来的,是一计从背后捅进前胸的刀子。

    噗…

    这小太监死不瞑目啊,明明是这里没错的…
『书签自动保留,查看足迹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