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凉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六章 达成协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愚凉跟随幽城王上了马车,内饰之奢让愚凉惊心。倒不是她没见过这些个东西,而是惊心这幽城王如此高调的车马,是如何不被自己的人发现就来到了承天的?

    “本王这马车,除了本王,尊主还是头一个坐进来的。”

    低沉浑厚,富有磁性的声音入耳,愚凉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幽城王,淡淡的开口。

    “王爷也是头一个与本尊平坐之人。”

    “这,倒是本王的荣幸?”

    幽城王的一问,倒让愚凉不知怎么接话,索性就不说了。

    马车平稳的行驶着,很快就停了下来。

    愚凉挑起车窗,见不是城中,疑惑的看了一眼幽城王。

    “既是游玩,还是不惊扰到人为好。”

    愚凉得到回答,才起身下了车。

    这里愚凉知道,可这个别院不是一商户的吗?幽城王怎么会停到了这里?难不成他给买下了?

    虽然心中疑惑,可愚凉却不会去询问的。

    跟着前方带路的侍从,愚凉与幽城王并列往里走去。直到来到一处风景别致的假山流水处,才停了下来。

    “此处有山有水,凉爽怡人,可入亭一坐。”

    幽城王也不管愚凉同不同意,自己说了一句便直接先走了过去。愚凉也只得跟了过去,好在此处的流水都只是潜水小渠,分布稀疏,不然愚凉绝对不会踏进去。倒不是因为她恐水这个原因,而是因为若是在深水中央,她不保证自己能顺利的离开。

    凉亭一周都挂了竹席轻纱,席子有两处未卷,用来遮挡背后假山上溅射下的水花。中间放置了玉面圆桌,椅子却不是石头的,而是木质靠椅,皆是乌木。

    愚凉走过去,看着那乌木制作的椅子,竟然有些舍不得坐上去。宁要乌木一方,不要珠宝一箱。这幽城王可不是一丁点的奢侈!只是不知道与那大小财神相比,谁能更胜一筹。想来就算是大小财神,也舍不得用这乌木为椅。

    愚凉收拾思绪,安然入座。

    不一会就有人上了酒水小菜,茶水糕点。

    “来,尊主尝尝本王这倾城醉比那承天雪花酿如何。”

    愚凉端起酒杯,只送到嘴边,轻抿一下,接着一饮而尽。放下酒杯后,舔了舔嘴角。

    “味浓且香,口齿舒爽,入喉辣而不呛,好酒。”

    愚凉说完,就见那幽城王抬头覆上了他脸上的黑甲,愚凉还想着他吃酒定是要取下面具的,这样便能见一见这幽城王的相貌。却见那幽城王只是掐住了面具下边,咔的一声,只取下了覆住了嘴巴的那块!愚凉这才挑了挑眉,知道了这黑甲竟然组合品,而不是完整的一块。

    那幽城王嘴角上扬,也没看愚凉,只是放下了那片黑甲,端起了自己的酒水,道了一声。

    “倒是让尊主失望了。”

    愚凉撇过头,为自己添了酒,回道:“本尊尚且金面未摘,又何况您呢。”

    “那不知尊主可愿让本王一睹真容?”

    “合作便是合作,知道是谁便可。”

    愚凉很明确的拒绝了幽城王,同时把话题转入了正题。

    “说的也是。”

    “王爷可需要我鬼影帮您什么忙?您且说,不过,前提是不可得罪承天皇族。”

    幽城王诧异了,以前这尊主在萧国时可是没有怕过萧国皇族的,如今却不愿意得罪承天皇族,看来~

    “原来鬼影尊主竟是承天人。”

    也只有如此才能说得通了。

    “是与不是又如何?您都不愿意亲自出面得罪承天,何况本尊这个吃黑货的。”

    “这可不一样,您可以逃,本王却不行。这是身在暗中,您的好处。”

    “本尊暂时还不想离开承天,若您所求之事真的会得罪承天,便还是不要的好,以免日后不好相见。”

    “倒也不难,也不得罪承天。”

    愚凉抬眼示意他说下去。

    “这九国,我萧国位列第一,承天第二,雁国第三,想来尊主也得到消息雁国要与承天联姻。”

    “雁国公主此来意在联姻,您这是想阻止联姻?”

    “自然。本王可不希望这两国之间关系太好。您放心,此事不会让您为难的。”

    萧国的附属国是古昆国,姜国,卫国。

    承天的附属国是戎国,西齐国。

    雁国的附属国是嵩明国。

    若是承天与雁国联姻,定会威胁到萧国,这幽城王自然是不愿意看到的。

    愚凉想着大皇子与二皇子也在采荷宴上皆定了正妃人选,只是还没有公开,至于那三皇子,他早就娶了姬妾无数了!所以说,皇上的意思很明显,此次联姻之人,非墨阳莫属了!

    之前她还想着墨阳毕竟不是真正的皇族中人,可昨天辰妃闹了那么一出,愚凉就不这么想了。也不知道这辰妃是从哪儿得来的消息,许是听的枕边风吧!她昨天闹事的目的大概是想让皇上把联姻人选定给她儿子吧!这样他儿子日后的胜算可就大了许多!

    呵!她也不瞧瞧她儿子是何德行!

    愚凉想着,便抬头看着幽城王,道了一声。

    “好。”

    这就算是同意了,接着又问了句:“要如何阻止,王爷可有详细的办法?”倒不是愚凉没有办法,这要求既然是幽城王提的,自然得是按照人家的方法来办才行。

    “自然是有的,等我国太子进京后,本王再与您详谈。”

    “若事成,不知幽城王如何支付报酬?”

    “若尊主日后来萧国做事,本王许你平安无忧。”

    这可是个不小的承诺了!划算的很!

    “哈哈哈~好!日后本尊定去叨扰。”

    两人碰杯,协议就算正式答成。

    愚凉不多做停留,一杯饮下,便起身告辞了。

    愚凉刚走,就从那凉亭四周出现了好几人,其中一人来到幽城王身边,正是那是撞到愚凉的人。他不解的问道。

    “主子,您许他日后在萧国无忧是不是…”

    “不要小瞧这鬼影尊主,我们能躲过他的人来到这边也是不容易!他的势力遍布九国,与其交好总比得罪来的好。还有,把派去跟踪的人都叫回来吧。”

    “是。”

    愚凉一路来到黑市就去了影老的据点,花廊被端,花老他们肯定是不会再回去的。

    进去之后,就看到影老在屋子里徘徊。影老听到脚步,回头见是愚凉,连忙就跑了过来。

    “尊主!”

    “嗯!花老等人如何?”

    “没受什么重伤,都是些皮肉伤口,看着惨烈了些罢了!老花说那个幽城王并没有对他们下死手,只是逼的他们出了城,才让人在竹林把他们围住了。并没有为难。”

    “嗯。花老在何处?”

    “在里头涂药呢。”

    说着就把愚凉领了过去。花老一见愚凉,就立马起身询问。

    “尊主!那幽城王可有为难您?”

    “倒是没有,此次是本尊算错了,不应该让人去监视他的!”

    “那幽城王奸诈,故意露出破绽勾引我们的人回来报信,他黄雀在后,这才被他给找了过来。”

    “无事,花廊那边先不要关闭,留下几个机灵的打理,不久后那幽城王应该会再来。”

    接着愚凉就把她与幽城王的交易说了一遍。

    “尊主,这次我去吧。既然已经认得我了,再躲避也无济于事,若是再被找这里来,之后岂不是无处藏身!”花老想了想,还是提议让他自己去接应。

    “也好,撤出部分人隐匿在黑市,你带着几个机灵的武功好的再在花廊待些时日,待事情处理完,再换地方。”

    “是。”

    “还有,以后监视跟踪都注意着些,这被端了据点之事,本尊不希望再次发生!”

    “是。”

    说完愚凉便直接入了后室,换掉衣服便出来了。

    这都一上午过去了,也不知道墨阳回没回府。现在已经到了饭时,先去百善楼瞧瞧。

    一进去,愚凉就拉住了正在忙碌的店小二。

    “墨阳王可在此处?”

    “在的在的,来了有一会儿了,在楼上右边第二间。”

    “多谢。”

    愚凉道谢后就直接上了楼,刚好有人送了茶水进去,愚凉便跟了过去,一进去就看到了一人。

    方浅。

    他坐在墨阳对面,满脸的郁色。

    墨阳看到愚凉后,眼中一喜,立马就拍了拍旁边的空座。

    “呦~愚凉!你来的正好!来来,坐。正好爷有些愁呢,还想着回去叫你过来,没想到你就来了!真是爷的及时雨!小二,再添一副碗筷。”

    愚凉挑了挑眉,便坐了过去。

    “方小财神,您这是怎么了?一脸郁色。”

    愚凉明知故问,方浅只是叹了口气没有回答,反而是墨阳替他回答了。

    “说是他手底下的人因为他跟了爷,出现了混乱,如今分为了两派,虽然不影响使用,但是却折损了些人。喏~”说着还展开了手,那枚玉令正躺在墨阳手中。

    嚯~玉令都还了~愚凉心中暗爽不已,但面色却带了些愁容。

    问道:“方小财神你这是何意?”

    方浅抬头看了看愚凉,道:“愚护卫误会了,我并不是要退出或者什么,实不相瞒,我曾经隶属鬼影门下,只是一时想差了,做错了事,如今被驱逐了不说,还与兄弟反目为仇,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才想求助王爷,请王爷庇护。”

    墨阳听此,便疑惑了。

    “求助本王?若是真如你所说,你与那鬼影成了仇,本王要如何庇护你!岂不是要本王也与那鬼影成仇!别的不说,就那鬼影行踪不定似鬼魅索魂的名声,本王就不想得罪!你之前欺骗了本王,本王也就不计较了,玉令以还,就当我们没有认识过,总归你那个网爷也没有真正用过!”

    方浅一听此言,立马起身就跪了下来!

    “王爷!求您不要舍弃属下!那鬼影有一条禁令,便是不针对您!若没有您的庇护,属下定再无容身之地!求您了!”

    墨阳一听就懵了,什么叫做有条不针对自己的禁令,自己又和这鬼影没有关系!

    而愚凉心中却是有些上火了,这方浅出卖鬼影还真是出卖的利索无比!连禁令都能搬出来!

    愚凉气愤道:“哼!你如此出卖鬼影,出卖你的旧主,真叫人难以信任!你还是不要接近我们王府为好!”

    愚凉说着就要起身,却被墨阳拉住了,示意她稍安勿躁。

    “方浅!你且先起来,不要动不动就跪。”

    方浅闻言,便起了身站在了一旁,没有再坐下。

    “王爷!我不是背主!我连那尊主的面儿都没见过,可以说那万鬼门一门都是我的心血,我还为花门与影门注入了不少人才,尊主不见我,不就是瞧不起我不信任我吗!那我为何还要为他做事?良禽尚且择木而栖,我又为何非要给一个不信任我的人卖命!”

    愚凉听到方浅的话,愣了一下,心道:“我什么时候不信任你了!明明是你作死先生了异心的好吧!真是颠倒黑白!”

    于是便开口问了一句。

    “那尊主为何不信任你?”

    愚凉此话一出,墨阳也看着方浅,想听听他要说什么。
『书签自动保留,查看足迹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