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凉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八章 暴雨突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听到墨阳的感慨之言,愚凉便出言安慰了他。

    “那幽城王原本就是正正经经的皇族人,他祖父是摄政王,他的父亲是护国大将军,他如今只能算是坐享阴德,受祖宗庇护罢了!你和他比个什么劲!”

    墨阳趴在桌上道:“哎!可人家也是有实打实的功绩的!你以为他的护国大将军是继承来的啊?他从小就跟着他父亲南征北战的,尤其是他十三岁那年,他父亲战死沙场,他临阵代替他了父亲去攻打当时不听话的附属国,这一打就是七个月的时间!期间变动无数,最后还是给他一举歼国了!还扶持了如今的古昆国国主,若他没能力,也不会有如今的名声!”

    “我这不是在安慰你呢么!你怎么还夸起人家来了!”

    “我…哎…”说着就叹了口气。

    “不过,不管你说的是真是假,如今的他也就是个闲散王爷!说不定啊~他还是被破无奈才放弃了所有官职呢!”

    愚凉说的最后这句话是没有错的,因为那幽城王当年找她帮的忙中,就有一条是夸大他的声望!让那个老皇帝忌与民怨不敢杀他!当时可是废了她不少功夫的!

    “就是!我与他比什么!不说了不说了!睡觉睡觉!明个还得忙呢!”

    “嗯,我也回去休息了。”

    第二日清晨,愚二护送医伯回了王府,愚三愚四扮作护卫护送郡主回城。

    前来迎接的人有很多,更多的人是好奇墨阳王的妹妹长什么样,来围观的。

    皇上也听说了此事,不过他只是很多年前见过温知夏一面,之后封了郡主后却是没有再见过的,便也只是派人去送了礼去墨阳王府。

    虽然墨阳不想出来接她,可她毕竟挂着他妹妹的名号,这面子还是得给足了的。

    华美的马车轱辘轱辘的行驶着,拉车的马是匹雪白色的马,名为飞沙,就是当年墨阳送给愚凉然后又被他要回去的那匹!

    马车上,温知夏透过薄纱看向窗外面的人群,热闹的景象让她心中欢喜,可透过车门看出去,人群数量之多,却让她心中紧张不已。

    “妹妹,本王来接你了。”

    墨阳沉稳的声音传入车内,让温知夏又激动又紧张。她已经许久没有见过墨阳了。

    掀起遮帘,温知夏探出身子,找了找墨阳的身影,转了一圈,便在人群左侧找到了骑着马的墨阳。

    墨阳今日穿着绣莽玄衣,玉簪束馆,显得气宇轩昂,威势凌人。

    看的温知夏小脸微红,清甜的叫了声。

    “墨阳哥哥~”

    “嗯!你且进去,要回府了。”

    “嗯。”

    得到回答,墨阳便调转了方向,往王府方向慢慢驶去。

    温知夏轻轻放下车帘,低头含笑的进了车内,坐好后便有侍女示意车夫可以行驶了。

    “这墨阳王的妹妹生的真好看。”

    “听说墨阳王的这位义妹脾性温柔,在墨城时就有温仙郡主的称呼呢。”

    “温仙~确实形容的不错,这长的真的似仙女一般!”

    街上的赞美之声,声声入耳,直叫温知夏脸色更为红润羞涩。

    马车到达府门,陈叔已经带着下人在门口迎接。

    “恭迎郡主,郡主万安。”

    整齐的声音听的温知夏心头一颤,在墨城时,除了她得封那日,还从没有过这种待遇。

    墨阳下马,站到马车侧面,待温知夏下车时,便伸手去扶了一把。

    温知夏扶着墨阳递过来的手,触碰上他微热的掌心后,不由自主的抓紧了。

    心中想着,若是能一生都抓着他的手该多好,可惜,自己却是他的妹妹。

    下了车站稳后墨阳便松了手,温知夏也只能不舍的松开了那抹温热。

    “知夏,这是陈管家,后边的这几个以后就是专门伺候你的。你以后有什么事都可以去吩咐他们。”

    “嗯。”

    “奴才叩见郡主。”

    “起…起来吧~以后劳烦诸位照料。”

    “郡主言重了,能为郡主做事,是奴才的荣幸。”

    墨阳带头进入,温知夏跟上,然后便是陈管家等人。

    “本王还有事情,陈叔,你带郡主熟悉一下王府。”

    “是。”

    吩咐完,墨阳便又对温知夏说。

    “今个下午会有许多千金贵女来府参加你的接风宴,到时候你打扮打扮,认识结交一下,算是交些朋友。”

    “嗯~知道了。”

    “好,本王去忙了,你的院子已经收拾好了,熟悉完王府便去休息休息,看看屋里头缺什么少什么,有需要添置的就找陈管家。”

    “嗯。”

    说完墨阳便直接回了自己院子,倒不是他真的有事,即使有事也是愚凉处理,他就是不想一一介绍府里的情况,又累又不讨好,还不如交给陈叔和下人们,还能让他们讨好一下郡主。

    “嗯?你怎么不陪着郡主?”

    正从墨阳屋里出来的愚凉看到墨阳回来,疑惑的问了一声,得到了墨阳一句抱怨。

    “反正这王府她得住上许久,介不介绍的也没意思,时间长了也就记住了。真是的~一大早就装的端正,累死爷了~”

    “这就喊累?看来你是太清闲了,若不然你入我那影卫队,我练你几天让你提提精神?”

    “别!你那儿跟地狱似得,爷可不想再去投回胎!你手里拿的这是什么?”

    “兵策,刚从你屋里拿出来的。”

    “你要看兵策?”墨阳惊讶了一下。

    “我看这玩意干嘛!晦涩难懂的!是你那徒弟,他让人稍了信,想看兵书,却又嫌弃宫里头的都千篇一律,我想着你房间兵书挺多的,便进去找了本,好让人给他送过去。”

    “这臭小子,学的倒是杂,给他的剑谱他都还没看完呢,又惦记上爷的这些兵书了!真是的!”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他既然要学,便教他就是了。”

    “你再给他带个信,说等他看完我可是要考他的!”

    “知道了。”

    说完愚凉便拿着书出去找人给墨承送去了。

    墨阳不想看书也不想下棋,就想着要不溜出去转转,可天都不如他意,不一会儿就起了大风,接着便是乌云压顶,轰隆隆的声音由远及近的传了过来。

    陈管家带着温知夏还在熟悉王府,在大风刮来时,他便带着温知夏回了她的住所,东篱阁。刚离开,就有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的下来了,下人们皆作鸟兽散,纷纷躲雨去了。

    愚凉也是才吩咐完令人去送东西,正往回走呢就下起了雨。没办法,她只能就近躲到了前院花园的避风亭中。

    雨大如遮幕,自从端午节过后,还是这个夏天下的头一场,还来的又急又猛,前一刻还艳阳高照,后一刻便是瓢泼大雨。

    躲入避风亭中的愚凉浑身都已经湿透,把亭子六边的竹席全都放下,这才让雨水飘进来的少了许多。可这狂风却似一点也不知道怜香惜玉,硬是把一面竹席给吹的断裂了。

    这下遮不住雨水了!愚凉只好抬步冲入雨帘中,快速的朝着她的院子跑了过去。

    路过王府西侧的东篱阁时,她便在门口撞见了披着蓑衣斗篷的温知夏等人。愚凉喊住了一人,大声问道。

    “怎么了这是,怎么都出来了?”

    “回统领,房子漏水了!奴才带郡主先去别的屋避一避。”

    “右边就是紫阳轩,离这里最近,里头有偏殿空着,先过去躲躲吧。”

    “是。”

    雨水太大,导致温知夏没有认出愚凉。

    愚凉把他们带入紫阳轩,也就是墨阳院子里,他们一进来墨阳便瞧见了,他这会儿正站在屋檐下边赏雨呢。

    愚凉带着他们进入走廊才停下脚步抖了抖雨。他们都穿了蓑衣,衣裳也只是湿了下边,愚凉却是从头到脚湿了个透彻。

    “你们快带郡主去偏殿暖暖。”

    愚凉正说着话,墨阳便顺着走廊过来了。

    “你们怎么一块来了?”

    “王爷。”

    下人们见墨阳过来,便都弯腰请了安,温知夏把手里的蓑衣递给了身边的下身,便走过来叫了声:“墨阳哥哥。”

    “昂。”敷衍般的回答了一声,就看向了愚凉。愚凉便回答道。

    “说是东篱阁那边漏水了,我正好路过便把他们带过来了,在你这里的偏殿躲躲雨。”

    “行了,你赶紧去换身衣裳。你们也快带郡主去偏殿吧,一会儿都去烧些姜汤喝喝。”

    “是。”

    温知夏如今鞋袜都是湿的,也不好再多与墨阳多说话。只能看着墨阳同带她过来的人一同转身离开,她才跟着下人们过去了。

    “我还是回我院子去换身衣服吧,你的衣服我穿着肯定很大的。”

    “干嘛非要冒雨回去?你且先进屋,我让人去拿。”

    愚凉想了想,觉得也是,有蓑衣有雨伞的,她干嘛还要冒着大雨回去?便听从了墨阳的话,转身进了墨阳屋里头。

    进去后,秦青就已经拿出了墨阳的一套衣服,墨阳在看到愚凉他们时,就已经吩咐秦青去找了。

    “愚统领,里头刚好有热水,您擦擦头发洗把脸,衣服我给您放榻上了。”

    “好。多谢。”

    秦青掩上门出去后,就与墨阳一同站在外头赏雨去了。

    愚凉快速的把湿衣服脱掉,解开头发用干布擦了擦,便换上了墨阳的衣服。换上后她还诧异了一下,衣服正好合身,仔细看了看觉得很眼熟。展开衣服抖了抖,她便想起来了。

    原来是她打扮成楚君知时买的!这件她只穿了一次就没再穿过了,一直放在衣柜里头。她那两年就一直住在这屋里,与这衣服同时买的还有许多,她想着的同时,便走到了墨阳的衣柜前,他这里有两个柜子,打开那个她以前放衣服的柜子一看,里头的衣服竟然都还在!她以为墨阳回来后就会把这些衣服都扔掉了呢!

    关上柜子,愚凉麻利的就穿好了剩下的衣物。

    墨阳房里是没有梳妆台的,只有一个小镜子,镜子旁边是把梳子。拿起梳子把头发梳顺,等着头发干了后再梳起来。

    除了头发披散,其余都穿戴妥当后,愚凉便来到了外室,拉开了房门。

    听到响声,墨阳回过身,看着披着头发的愚凉,一时竟愣了神。因为被雨水打湿的关系,她的眉眼处恢复了女相时的柔美。

    秦青看到愚凉美艳的面容时也愣神了片刻,还是愚凉开口打断了他们二人的目光。

    “你们还不进来?等着衣服被打湿呢!”

    回过神来的墨阳轻笑一声。

    “呵~这不是一时看呆了嘛!没想到爷的衣裳你穿着竟然这么合身!”

    “这是去年我买的!”

    愚凉这么一说,墨阳便知道了她要表达的意思。于是就转头看向秦青,问了一句。

    “秦青,你这是从哪儿找出来的衣服?”

    “就,就在您左边的衣柜里啊。”

    愚凉听到他的询问,便说道:“我当你把这些衣服都扔了呢,怎么还留着?你别告诉我你就一直没打开过那个柜子!”

    墨阳干笑两声没有回答。愚凉就知道他是真没有打开过了…
『书签自动保留,查看足迹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