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嫡妃惊华:一品毒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十六章 马场苟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初七这一日,通往皇家马场的小路上马车与行人络绎不绝,以太子之名号召的这场马会,不止有朝中武将子弟,还有不少民间的骑射高手应召而来,场面热闹盛大。

    而天还未亮之前,镇国府的马车就已然将夏浅薇接了出来。

    此时冷玉寒面无表情的看着坐在自己对面闭目养神的清丽女子,心情略显复杂。

    直到一个时辰前他都还在犹豫是否真的要让夏浅薇搅进这趟浑水之中,幽王究竟在想些什么,竟认为这个一向只会招惹麻烦的女子真能助他们一臂之力?

    万一当日她所展现的高超马术不过是运气巧合,那今日丢人是小,坏了大计才是得不偿失!

    正当冷玉寒思虑之时,不知不觉已经抵达了目的地,此时马场之内还只有守卫的御林军,四周看起来戒备森严。

    一下马车,那面容严肃的俊美男子立刻拉开了距离,疏离的开了口,“我还有要事在身,你可先去棚子里选匹合适的马。”

    夏浅薇眼中流光一闪,这个意思……慕珑渊所说的取得太子赏识,果真是要她参与今日的比马?

    本以为她会面露惊讶,早已想好了说辞的冷玉寒却见夏浅薇轻轻笑了笑,“明白。”

    明白?难道她不觉得奇怪?

    冷玉寒忽然想到了什么,语气不由得一冷,带着几分讽刺丢了句,“为了四国盛会,你倒是什么都敢做。”

    要知道今日在马会中脱颖而出之人,便会被选中参加四国盛会中的赛马一环,以往只有官衔在身之人才有这样的资格,此次太子却一改往年传统,所以不仅平民百姓都想抓住这一个出人头地的大好机会,皇族也格外看重。

    夏浅薇刚一抬眼望向跟前身姿挺拔的男子,他已然沉下了目光,有些不悦的转身离去。

    莫非……他并不知晓自己跟幽王慕珑渊的关系?

    也是,幽王这人谨慎小心,自然懂得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道理,有些重要的暗桩在执行任务之时,为了避免节外生枝,彼此都不知道对方的存在,以防在发生意外时牵扯出其他人,所以让他们各自行动才是最好的选择。

    皇族场地极其讲究风水,驯养马匹的棚子必设于固定方位,夏浅薇收起了思绪,在无人领路的情况下轻轻松松的寻到了马棚入口。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郁的饲料青草香,耳边的嘶鸣声此起彼伏。

    这纤细的身影缓缓的经过那些精神抖擞的骏马,好像在其中寻找着什么。

    “嗯,殿下……”一道娇羞的讨好声隐隐传入夏浅薇的耳中,她眉头不由得一蹙,只见前方的地面上竟是散落着一件女子的纱衣。

    堆满杂物的屋子里,正演绎着一副活色生香的画面,稻草堆中,一件件贴身小衣被抛了出来。

    夏浅薇无声的靠近那不断传出异响的窗户,只见里头两道身影正激烈交缠着,她眉头不由得一蹙,只觉得心中厌恶作势就要离开,却听那男子兴致高昂的开了口。

    “太子真是不懂怜香惜玉,既然他不肯疼你,本皇子来疼……”

    “殿、殿下……不过臣女拿到了这样东西,兴许对殿下有些用处……”只见那白皙的小手从身下拿出了一张卷好的信纸交给了眼前的男子,对方动作当即停止。

    停下脚步的夏浅薇目光一闪,看着他直起精瘦的背打开了这张纸条,随后,另一只手从腰间默默地抽出了一把匕首。

    “你……没看过信上的内容吧?”

    稻草中的女子俨然没有察觉到危险正在逼近,轻喘着气回了句,“臣女自然是不敢的,再过几日,臣女一定不会让殿下失望……”

    这一下,夏浅薇看见了那张带着薄汗的姣好面庞,只觉得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

    只听男子阴森的笑了笑,“再过几日?倒也不必了。”

    那女子似乎没有明白他话中的意思,只是疑惑的皱了下柳眉,却见男子惋惜的叹了口气,伸手温柔的替她理了理微乱的发丝。

    “你的运气,真是不太好呢。”

    “殿下……这是何意?”

    站在窗外的夏浅薇将他杀意尽现的动作尽收眼底,就在这时,一双大手突然从背后伸来扣住了她的脖颈。

    “什么人!”

    被发现了?!

    屋内的男子听见外头的动静瞬间脸色一变,也顾不得自己身下的人儿,随意披了件衣衫就追了出来,却见窗下无声的倒着自己府中的侍卫,脖颈上扎着一根银针,早已断了气。

    这是……

    “三小姐可是选好了马匹?”

    镇国府的侍卫早已在出口处等着她,夏浅薇神色如常,只是淡淡的笑了笑,“浅薇不太懂马,一会儿让冷大少爷随便挑一匹便好了。”

    正打算离开这是非之地,身后却传来了那戏谑无比的声音。

    “镇国府的人这么早就来马场,该不会是想做些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吧?”

    侍卫们脸色不由得一变,心中不悦却只能朝着来人恭敬地行了一礼,“参见四殿下。”

    夏浅薇分明感觉到身后那审视犀利的视线落在了自己的身上,她故作平静的回过头去,微微俯了下身,“臣女,见过四殿下。”

    草草一眼却让夏浅薇清楚无比的记住了他的样貌,浓眉高鼻,吊梢凤眼,眸中尽显奸猾之光,嘴角噙着邪肆冷笑,举手投足间有种毫不掩饰的傲慢与阴狠。

    此人就是辰国颇具争议,风流妄为喜怒无常的四皇子,慕朗?

    关于他的传闻比比皆是,今日一看,敢在马场之中行这等苟且之事也就没什么好惊讶的了。

    却不想,对方身上危险的气息忽然一变,久久的站在夏浅薇的面前,看着这张肤如凝脂美艳绝俗的面容,惊艳得说不出话来,片刻之后才难以置信的吐露了一句,“你是……”

    京中何时有了这样的绝色佳人?他怎么能不知道?

    慕朗的目光开始肆无忌惮的扫过夏浅薇羽扇般的睫毛,惑人的樱粉小嘴,再一路瞥向她优美纤长的脖颈和令人浮想联翩的领口。

    他毫不掩饰自己眼底被勾起的兴致与欲望,竟作势伸出手去想要挑起她精致的下巴……

    “夏浅薇!”一道充满怒火的声音及时打破了此刻暧昧的氛围,众人闻声望去,不知何时冷玉寒已然站在了不远处。

    他的身上一片肃杀之意,慕朗当即与他四目相对,一股别样的敌对气息瞬间弥漫开来……
『书签自动保留,查看足迹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