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凉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一章 生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愚凉看着摇着扇子在前面走着的楚君知,眉毛直皱,以前这些话也不是没听过,何以今日发这么大脾气?

    “公子,您方才为何如此生气?”

    “不清楚,只觉着心口闷沉,这才没控制住脾气。”

    “闷沉?可需传大夫?”

    “不用,这一出来,又不闷了,大抵是爷真的不喜欢那地方。”

    听到这儿愚凉可算是放心了。

    “哎对了!刚才那卷子上你写的什么名字?”

    “……”沉默开一会儿,愚凉才开口:“愚凉。”

    “啊?怎么不用本名?”

    “你不是嫌不好听吗?”愚凉白了他一眼就不再理会他。

    “哎!你走慢点,你想用什么就用什么,反正爷也管不上……”

    文苑一游,乐没寻着,生一肚子气,要说此行算得上是收获的,也就是愚凉的考核得了个优上…这让楚君知更感无聊了。

    与沐云兄妹相约的时间也到了,楚君知想着赴约好歹能见着美人,便高高兴兴的收拾出门了,只是令他颇感无奈的是,四皇子这个小尾巴又跟上来了,名曰:锻炼身体。

    这一路上可是不容易,四皇子那是一步一步的挪,叫楚君知那个好等啊~这也就罢了,没想到,好容易到了百善楼了,却只见了沐云一人,他的妹子沐芊芊…没来…

    只得与沐云胡聊了几句,就倚靠着窗户心不在焉了?

    “哎……”

    这已经是第五声叹气了。

    愚凉实在是有点承受不住这份尴尬,人家沐公子时不时问一两句话,就只有他一个人在回答。

    “公子?不如我们回去吧?”

    “不要…回去也照样无聊…”

    “那,我们去仙台寺转转?”

    “不去。”

    “那…”

    “行了行了,愚凉你在这儿陪沐公子聊着,爷带小四去挑把剑。”

    “啊!真的啊!你真好!”一旁的四皇子兴奋的也不顾腿有多疼,屁颠屁颠的就跟着楚君知走了,留下了一脸懵逼的愚凉…看着眼前的沐云尴尬的笑了两声,低头继续喝茶。

    “余姑娘,你是何处人士?”

    “户籍墨城。”

    “在下听说你是被墨阳王带回京城的,不知…”

    沐云明里暗里的打探着她的身份,他只知道她是被墨阳王带回来的,其余一概查不到,便想着不如直接问。

    愚凉也听出来他打探的意思了,心里笑了一声,答道:“奴家确实是被墨阳王带回来的,不知沐公子还想知道些什么?”

    这句话让沐云脸色微红了一下。

    “姑娘莫怪,只是芊芊托在下询问一下,待我母亲寿辰时,好给下帖子。”

    愚凉似是相信了他的话,说道:“奴姓愚,愚弄的愚,凉风清爽的凉,愚凉。家住墨城,无父无母,幸得与墨阳王年幼便相识,得他照料周全,称得上一声好友,此次进京乃是为了游乐一番,不多停留。”

    半真半假的话,倒是让沐云一时间不知如何分辨,只当这些都是真话。愚凉也没说错多少,他确实是被墨阳王带过来的,只不过是两年前罢了。

    “原来是愚姑娘。”

    “沐公子,恕奴多嘴,想问一件事儿。”

    “请讲。”

    “令妹可有意中人?”

    沐云没想到是问这种事情,停顿了片刻才回答。

    “芊芊乃我相府嫡小姐,自是不可私相授受。不知何出此问?”

    “无事,不过是奴听楚公子提起过令妹,夸赞她乃承天第一美,之前奴观令妹犹怜可爱,貌比仙娥,想着定是不少公子哥的梦中人,固有此一问。”

    愚凉嘴上说着话,心里却在想‘看来公子还是有希望的’。

    此时的另一条街上,四皇子看着琳琅满目的兵器眼里直放光彩,一会摸摸这个,一会摸摸那个,活一副饿急了的狼狗。

    “楚哥哥,楚哥哥,这个呢?这个呢?还有这个这个?”

    “放下放下放下!你能舞得动吗?挑这么重的!”

    “那我应该选什么?”

    “那边的,你去看看哪把合眼缘。”楚君知伸手指向南边的货架,让他去挑选。

    四皇子听话的快步挪过去,就开始打量货架。

    这货架上清一色小号刀剑。四皇子左看看右看看,最后目光落到了最上面一把已经有些落灰的剑上。

    “掌柜的,那把拿下来瞅瞅。”

    四皇子指着它就喊了掌柜,掌柜闻声过去,搬出凳子就说:“小公子眼真尖,这把剑可是玄铁打造,出自名匠廖子穆,只因价格昂贵,便一直得不到主人。”

    “廖子穆?谁呀?”

    四皇子没听说过,不过楚君知却是知道的,他自己的佩剑中,其中一把就是出自廖子穆。

    “廖子穆是雁国名匠,被雁国国主奉为上宾,此人脾气古怪,前去求剑之人如果不合他眼,便是天价也不会为其铸造,这把剑大概是他没有成名前所作的。”

    “楚公子说的没错!这把剑名叫刺心,剑身短细柔软却又坚硬不摧,剑刃锋利可断石,男女皆可使用。据说他当初试剑时,正逢天雷滚动,因此他便兴致高昂的用剑突刺,一下便刺穿了一指厚的石板,锋利程度似是要刺穿他的心神一般,便取名为刺心。”

    掌柜兴致勃勃的说完,却被四皇子一句话给说的一口气憋在了胸口,四皇子说了一句:“你不是骗人的吧!剑都落了这么厚一层灰了,若真是名剑,你能任由他落灰不管?别欺本公子年纪小就可以忽悠本公子!若让我爹爹知道你忽悠本公子,那你可小心你这店开不开的下去了!”

    “这…不敢不敢,小人所说绝非假话!至于落灰,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我就一商人,也不是剑客,再好的剑搁我这儿也都是要换为金银的,这一直无人接手此剑,说到底也就是个摆设,这才没有多擦拭的…”

    “量你也不敢在楚哥哥面前说假话,就这把了,给本公子取下来吧。”

    “哎~好嘞~一共五千两白银~”

    “多少?!”

    “五千两。”

    “本公子一月月银才五十两,这就五千两…好贵…怪不得没人买…”

    四皇子虽然是在诉穷,但是听到这话的掌柜却是两眼放光!一月月银就有五十两呢!这小公子肯定是大户人家的孩子!还不是一般的大户!

    四皇子出来可不会带这么多银子的,求助般的看向了楚君知。

    楚君知挑了挑眉,从怀里拿出银票便递给了掌柜,并对四皇子说:“借你的,得还!”

    “回去就拿给你。”

    掌柜的那可是开心的不得了,五千两白银!顶的上半年的收入呢!他还以为这两位怎么的也得砍个价,谁能想人家痛痛快快的就付钱了呢~嘿嘿~

    四皇子拿着剑开开心心的就出了店,一路上笑容就没消失过。

    “我说小笨蛋,不就是把剑吗,至于这么开心!一路就听你的傻笑声了。”

    “当然开心啦~这可是我的第一把剑!能不开心嘛!倒是你,一路上就没笑过,怎么,愚姐姐不在你就不开心了?”

    楚君知撇了他一眼,用扇子在他头上敲了一下。

    “谁说你愚姐姐不在爷就不开心了!爷不太愉快是因为要陪着你这个笨蛋逛街!搁谁都不会愉快的吧!”

    “哼!你才是笨蛋!小爷我有名字,我叫墨承!还有!你敢打我的头,我要去告诉父皇!”

    “去去去,赶紧去说,省的烦人。”

    “你!看剑!”

    说完就拔出剑朝他挥了过去,楚君知往后一闪就躲了过去,墨承见他躲的快,就直刺过去,却被楚君知一扇子给挡开了,顺便还在他头上又敲了一下。这下墨承炸毛了,拿着剑就乱挥,一点章法也没有了。楚君知看他这幅模样,直接转入他的身后,把剑夺了过去。

    “还我!这是我的!”

    “什么你的!这可是爷付的钱!你什么把钱还了,爷再什么时候给你!就你这小身板,还练剑,你可算了吧!”

    “哼!”

    四皇子嘴巴一撅,扭头不理他了,眼睛还给红了。

    楚君知看着他这幅委屈的模样,给气笑了。

    “你哭啥!”

    “你欺负我还不许人哭了!我就哭我就哭!啊…”

    本来四皇子就生气他总是嘲讽自己,如今还把人剑给抢去了,委屈到极致的四皇子立马爆发了,那哭声一阵比一阵大。

    “闭嘴闭嘴闭嘴,别哭了!大丈夫有泪不轻弹你不知道吗?”

    “啊啊~”

    回应他的是更大的哭喊声。

    楚君知挠了挠耳朵,叹了口气。

    “行了行了!爷教你成不!爷教你!你别哭了!”

    听到这话,四皇子立马就不哭了,扑通一下直接跪下磕了头,道了一句:“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哐哐哐三下!礼成了。一点没给楚君知反应的时间。

    起身后还一本正经的看着他说:“你受了礼,就是我师傅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答应了就不能反悔了!”

    “好小子!你诓我!”

    “反正你已经答应了。”

    “我…”说着楚君知就仰起了巴掌,真想一巴掌就拍下去。这可是捕鸟多年,却被鸟给啄瞎了眼。

    四皇子看着他这幅样子,不但不怕,还一把把刺心给抢了过来,说道:“师傅,刺心就当是您送徒儿的见面礼了~”

    这次换楚君知不想理他了,啪的一声打开折扇,快速扇着,转身就走。

    “师傅~我们去哪儿啊~”墨承开开心心的就跟了上去,还笑嘻嘻的问他要去哪儿。

    楚君知咬着牙蹦出了四个字:“回府!练剑!”

    当楚君知带着欢快的‘小尾巴’快到王府大门时,恰好看到了被沐云送回来的愚凉,愚凉还正在道谢。

    “多谢沐公子。”

    “不客气,在下这便回了,有空去丞相府走动走动。”

    “好。”

    沐云刚走,楚君知就带着墨承走过来了。

    “看样子聊的不错啊~竟然都约到他家了。”

    听着楚君知有点阴阳怪气的语调,愚凉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就道了一声:“还好。”

    “哼!”哼了一声,楚君知就吊着脸回府了,留下面面相觑的愚凉和墨承二人。

    “公子这是怎么了?脸色如此之臭?”

    “他答应教我剑法啦~愚姐姐我给你说…”巴巴拉拉一通话,就把他如何让楚君知成为了他师傅的前因后果给说了个清楚。

    “就是这样~怎么样,我这个办法如何?”

    “嗯~能屈能伸!好法子!”说着就朝墨承竖起了大拇指。对付楚君知可不就得比他更加无赖?怪不得他的脸色那么的臭,愚凉深感四皇子有能耐,厉害呐!

    “嘿嘿~其实我们想到这个法子,还得感谢愚姐姐你呢~”

    “我?”

    “嗯嗯!你之前给过我一个提示,说是不要正经的去想,我就想着,既然楚君…呃…既然师傅如此无赖,那我就要比他更无赖点!”

    “呵呵~小机灵鬼,这个消息若是说给你父皇听,他肯定会特别高兴的。”

    “嗯!”
『书签自动保留,查看足迹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