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凉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七章 一张大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其实,别说他们搞不懂,就是楚君知自己也没弄明白,这皇上对他也太过纵容放肆了。

    皇宫中。

    “皇上,奴才有一事没想明白。”

    “哦?还有你安华想不明白的事儿?”

    皇上撂下手中的笔,走出桌案,坐在了一旁的软榻上。

    “皇上为何要让奴才暴露墨阳王爷的身份?”

    皇上听了后,眼睛中似是有寒光闪过。

    “不明白最好,人呐,不能太过明白,不然会令人不安呐。”说完啪的一声就盖上了茶盖。

    安华心里一突,立马低头不再询问。

    墨阳王府后院。

    “愚姐姐,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你问。”

    “师傅真的是墨阳哥哥吗?”

    “嗯。”

    “不像!墨阳哥哥威武霸气,刚正不阿!可师傅却是无赖流氓…哎…”四皇子纠结的眉头直皱,他是真的想不通一个人怎么会反差这么大!简直就是两个极端!不由得就说了一句:“一个高高在上,受人敬仰,一个身陷泥塘,受人唾弃!这怎么就会是同一个人呢?”

    愚凉看着他那不可思议的神情,脸上的冷俊柔和了许多,像一个邻家大姐姐一般温柔的问了一句。

    “那~你是喜欢墨阳哥哥还是君知师傅呀?”

    四皇子眉头皱的更厉害了!神情更加纠结为难…

    “嗯…我很敬佩墨阳哥哥,也很喜欢师傅,可…他们突然变成一个人了,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是个很难的问题!要是不知道就好了,就不用做选择了!”

    要是不知道就好了…要是不知道就好了!

    愚凉重复的想着这两句话,神色迅速变得阴冷起来。只怕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愚凉不敢在继续猜测下去,转身就出了后院。

    “方小财神,皇子们都走了,你还不走待在这儿干嘛?”

    楚君知出了大堂本来是要去后院寻找四皇子继续教他剑法的,可走了一截后却发现方浅一直跟在他后面,便走到了个凉亭下坐了下来。

    楚君知一坐下来,方浅也跟着坐了下来,一点也不拘束。

    “嘿嘿~楚兄哦不!墨阳王!我不走呢~是因为我有些事情想与你说说~”

    “哦?什么事?说来听听。”

    “您也清楚,那覆水楼是我方家产业,在下这儿有点消息想与您说道说道,只不过说之前,得先定个价~”

    “呵,不愧是财神,说吧,多少钱?”

    “不要金银,金银与我不过就是个数量。”

    “哦?那你要什么?”

    得了楚君知问话,方浅往后退了一步,一撩袍子,给跪了下来。惊得楚君知直接站了起来。

    “这是作甚!?”

    “墨阳王爷,小民想求您一块信物!一块可救命的信物。”

    听到这里,楚君知也没急着让他起来,而是自己又坐了回去,神色是从未有过的严肃。

    “救命…你不该找本王。”

    “王爷,小民知您无心争斗,可您却不能阻止别人想要和您斗!小民斗胆,您真的以为自己装作瘪三无赖的模样就真的能保全自个保全这整个王府里头的人了吗?”

    “你得到什么消息了?说!”

    听到这儿,方浅便知道他这是答应了。就起身又坐了下来。

    “王爷,您的身份暴露,是皇上故意为之的,沐小姐与您身边的姑娘会落水,这事是辰妃做的不假,但是皇上是知道的,也是默认了的。尤其是皇上还是亲自带辰妃去的三楼,辰妃留下了一宫女,皇上同时也留下人了,只是没有用上而已。”

    “你说什么!”楚君知的眼神立马锋利了起来,寒光刺的方浅身体直抖。

    定了定神,方浅继续说到:“想来您也清楚,我方家这些年来,为了能活着,大半产业都入了国库,以求能避灾,可前段时间,我方家的产业被陆续打压,一路追查,却查进了皇宫,我们是不敢再查下去了,若再查下去,可是灭顶之灾。”

    楚君知看着他,轻哼一声:“你这是要本王接过你这个烫手山芋了。”

    “不敢,只是为了我方家的一十八口人罢了。”

    “方浅,你爹不知道你现在做的事吧。”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王爷慧眼。不过我爹知不知道也都无所谓,因为这是我自己的产业,与方家产业不沾。”

    “据本王所知,大皇子二皇子都想要拉拢你,你怎么会想着找本王?本王对那座位可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就是因为您没有,小民才来寻您的。至于大皇子与二皇子,他们想要的也只是被我父亲控制下的方家产业,与我无关。”

    “你爹选择了谁?”

    “大皇子。”

    “你爹倒是个明白人。大皇子为人直板刚正,是做不来那些勾心斗角的事儿的,跟了他,你爹最多失掉些钱财,命是保得住的。”

    “那只是我爹的想法,我方浅却不喜欢被人当成私人钱庄。”看了一眼楚君知后,方浅继续说到:“我有一张遍布九国的消息网,不知王爷可感兴趣?”

    楚君知只是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方浅知道他这是在等他自己说出来。

    “王爷可听说过铜香墨臭万鬼愁。”

    “驱鬼阎王是你?”

    “不不不,是我。们。”

    楚君知没有回答,他在犹豫。

    驱鬼阎王万鬼愁,这可是个一直飘忽不定的巨网,世家万物,只要是他们,便是你隐藏的再好,它也能把你查个透彻,连个遮羞布都不会留下。若是只是为了保护他一家老小,这个交易却是个无比赔本的买卖。

    “王爷,小民的这个交易,您答应吗?”

    得不到回答的方浅也不着急,只静静地坐着等。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终于楚君知开口了。

    “好。这个交易,本王应了。”

    “如此,多谢王爷。”方浅说着便从腰间拿出两个小盒子,推到了墨阳面前,伸手指着左边的盒子说道:“这是驱鬼牌。”又指了指右边的盒子,道:“这是招魂令。这两样东西,先招再驱。还有每个城镇都有插着招魂棋的客栈钱庄等等,若遇到急事,可去救急。”

    待楚君知收起来后,方浅便站起来公公正正的行了一礼。

    “主子。”

    楚君知受了他一个满礼,便算是接手这个网了。

    “这个你拿去。”楚君知拿出一块玉佩丢给了方浅。接着说道:“想办法让你族人隐迁至墨城,只要在墨城,即便是皇上,也拿他们没办法。”

    “是。多谢主子。”

    方浅走后,楚君知独自一人坐了良久。直到愚凉过来喊他。

    “王爷,该用餐了。”

    “你还是叫爷公子吧。”

    “是,公子。”

    “刚才方浅来了。”

    “看见了。”

    “他和爷做了个交易。”

    “嗯。”

    “你不好奇?”

    听到这话,愚凉就知道他这是又疑惑了,需要与人讨论。

    “您说。”

    “他是驱鬼阎王万鬼愁。”

    听到这儿愚凉转头看了一眼楚君知,他瞧见后便继续对着愚凉说道:“很惊讶是不是?我以前也不是没有打过它的主意,没想到这么久了它还是个无主的!”摇了摇头也不等愚凉有回应,就把驱鬼牌和招魂令拿了出来。

    “看,给了两个这玩意。回头你拿去试试。”

    愚凉接过盒子,在手里掂了掂,道:“这可是份大礼呢,得赏。”

    “可不,爷都把墨城玉令给他了。”

    “玉令?那可是抵得上亲见,给他会不会?”

    楚君知看出了她的犹豫,便道:“没办法,这么大份人情,总得有相应的回报,那玉令可帮他三次,到时候他也不必用此来威胁,公平着呢。何况现在朝堂上已经有了局势之争,怕是不久后就会爆发了,早做打算还是好的。”

    “你是打算…入朝了?”

    “嗯。就在方才爷才想通,一味的躲避也不是办法,既然他们的主意已经打到我们身上了,那就不妨张开手脚来应对,畏手畏脚的也不一定就能保住性命。”

    愚凉也明白,自从他被召入这京中,风向就在不停地变动,他可装一时的混混无赖躲过,却装不了一世。

    “好,需要我做什么准备吗?”

    “他这张网先不急着用,我们之前准备的网,是时候撒出去了。”

    “是。”

    “还有,你得抽时间去墨城调动些人手过来,再吩咐他们护好墨城,可疑的人都得盯着,啊!还有,让医伯也过来。”

    “那我把愚二三四调过来,五六七就留守墨城。还有把千影队也调过来吧。”

    “好,还有,府里的那些闲杂人等也得赶出去了,既然已经决定踏入,便给他们来个措手不及。不过,皇上等人的暗桩便不必清理了。”

    “嗯。”

    愚凉语气一转柔和,问了声:“那…四皇子如今怎么办?”

    “他…再看吧。若是良妃有意向,我们也不是不可以帮忙。”

    突然两人同时站住了脚,看向了走廊旁的花园通道,那通道里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是陈管家急匆匆的过来了。

    “王爷,爷!柳家师兄弟来访。”

    愚凉听完立马转身就走,被楚君知抓住胳膊拦截住了。

    “你干嘛!别丢下爷一个人啊!”

    “…换衣服!我要溜!”

    表情严肃,话语很怂。

    “爷也去!等会儿!”

    陈管家看着疾步就走的两人,无奈的摇了摇头。

    王府后门,两个男子探头探脑的趴在墙上往里面看着,直到那两位拿着拂尘的道士入了院子,他们才从墙头上下来。正是急匆匆换了衣物的墨阳愚凉二人。

    “哇!你说他们也是,不在别院好好呆着跑这儿干嘛!”

    “昨日他们也去了覆水楼附近的,大概是认出你了,今天来确认的?”

    “哎!麻烦!走走走,我们去外面躲躲。都说了不会再回去的,这老道士也真是的!”

    “不是老道士,那好歹是您师傅。”

    “不说他了!昨天可是端午,爷却连个粽子都没吃上!”

    “要不我们去竹园?”

    “行吧。嘶,下巴好痒!”

    “你胡子歪了!”

    “哎呦你别看着爷,你这张脸太娘了!”

    “呃…忘了加粗眉毛了!”

    “咱们这样能行吗?”

    “还行!”

    于是,一位脸上都没褶子的老大爷带着位眉清目秀的小哥就出现在了大街上…

    而柳姓师兄弟已经被迎进府里坐着了。

    “师兄,您昨天没认错人吧?”

    “没有!为兄打听过了,都说墨阳王就是楚君知,虽说几年不见,可他的样貌却是变化不大。”

    “这…既然他是一朝王爷,会跟我们回去吗?”

    “这…难!”

    “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等。”

    “师傅是不是一早就知道所以才没给我们定期限?”

    “大概是吧。”

    大街上,愚凉楚君知二人一开始逛的还算顺利,没过多久,楚君知就背肌紧绷,神色飘忽,飞一样的冲出了愚凉的视线。

    因为此时的街上,到处都在谈论昨天愚凉落水的事情。

    待愚凉听到一声‘口口相对’时,整个人都愣住了!久久没有移动!
『书签自动保留,查看足迹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