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凉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九章 吵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我的婚嫁与否,不需要你来操心!我一个人也会很好,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做多余的事情。”

    “爷这不是不想你孤独终老嘛…”

    “那也不需要你把我往男人堆里推啊!”

    “爷何时推过你了?”

    “文苑的那份试卷对于你来说也不是有多难,你为何要我代笔?”

    “不想动笔嘛…”

    “撒谎。”

    “呃…这不就是为了让别人都知道你的文采很好而已嘛~”

    “那你为何又在文苑大发脾气?”

    “我!我怎么知道我带你过去会是那番景色,没让你的文采得到肯定就罢了还被吐了一身脏水,和爷的本意差了太多了所以才生气的嘛!”

    “你本意如何?”

    “让你大方光彩!”

    “大方光彩后呢?你打算做什么?”

    “当然是找个顺眼的人给你牵个…线…嘛…呵呵呵呵…”说着楚君知就揉了揉鼻子,眼神有些躲闪。

    “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你是一定要我嫁人吗!?你一天不赶我走你就一天不舒服是吗!”

    愚凉声音突然拔高了很多。

    “那你不还一样在为我拉线?那沐芊芊什么人你不知道吗?二皇子族亲!沐丞相的女儿!你给爷说她?爷能娶吗??”

    “那还不是因为你喜欢!”

    “谁喜欢了!”

    “什么温柔娇俏!仙女之姿!承天第一美!!你都把人夸上天了!你还说你不喜欢?!”

    “那我还夸过倾尘屁股翘呢!怎么也没见你给爷说她呀!”

    “那能一样吗?倾尘你想要随时都可以!沐芊芊是大家闺秀!何况她父亲又极其宠爱她,你娶了百利而无一害!”

    “呵!原来你是想扶持二皇子!我说呢!”

    “谁说我要扶持二皇子了!”

    “呵!娶了她可不就相当于选择了二皇子了!”

    “之前我又不知道四皇子!反正我们总归是要走到这一步的,肯定是选择一位!我觉得二皇子还行怎么了!!”

    “你要是想你就自己去啊!那你还跟着爷做什么!”

    “你!”

    愚凉闭了闭眼睛,压下怒意,稍微平和的继续说。

    “大仇未报前,我不会嫁人,你也别再做多余的事,你我各不相干。”

    楚君知听着她说话柔和了下来,本来想就这么停止就好了,可一听后面的话,他就没忍住。

    “各不相干?你竟然要与爷各不相干!既然如此你就别说什么大仇未报!那是爷的仇不是你的!你要走就走!爷巴不得呢!”

    楚君知说完话就有些后悔了,他是想要愚凉离开,可本意却是想要保护她。何况他也知道愚凉那句话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指他们二人的婚嫁各不相干。

    “你!王八蛋!你说什么呢!”

    愚凉瞬间暴怒,双臂伸直就狠狠推了一下楚君知,接着就拔出了腰剑,直指倒在了地上的楚君知。

    “收回去!收回去!收回去!你给我把话收回去!!!”

    抡剑,砍…

    “啊~愚凉愚凉!~住手住手!啊啊~~救命啊!”

    楚君知边喊着边起身就跑。愚凉提着剑就搁后面挥砍!完全把剑当刀使了…

    园子里的护卫本来听到求救声都赶了过来,结果却瞧见是愚统领在追着楚爷砍,便纷纷退了回去。

    他们可是都得知了楚君知就是墨阳王的消息了。

    “秦青,你这是怎么了?一副要死了的模样。”

    带头的护卫长拉过一脸失神的秦青,低头询问着。

    “陈护卫…呜呜呜…我就是快死了…啊…”

    “啥?”没得到答案就不说了,还得到这么一声回答,陈布有些惊讶,连忙问到:“出什么事了你就快死了?趁着王爷在这儿赶快说啊!”说着就要拉着秦青去见楚君知。秦青连忙反抓住陈布。

    “别…我就是怕被爷给杀了的…”

    “王爷为何要杀你?”

    这下陈布更惊讶了,秦青可是来自墨城,是墨阳王爷亲自点他过来守清心舍的,这也没见犯错啊!怎么就要杀了他了?

    “因为…因为我瞧见爷求娶愚统领了…而且还被拒绝了…”

    “什么!?”

    “你方才问他们是怎么了,方才我一直远远跟在后面呢,就瞧见他们两人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在争吵,然后愚统领推了王爷一把后就…就成现在这模样了…”

    陈布像是听了什么天大的事一样,眼睛睁的老大,咽了咽口水,道:“合着这是王爷求娶愚统领不成反被打了??”

    “嗯…大概是这样吧…反正我瞧见愚统领神情很是生气,若不然也不会把剑当刀使了。”

    “嘶…爷这是疯了吗!愚统领可是男子呀!他这么做,可定是把愚统领气急了…”说着就抖了抖身子,连忙说道:“秦青啊,你就当我没来过没问过!告辞!”说完就走,一刻不停!

    这种事情,还是不知道的为好。

    这边,愚凉终于砍够了,喘着粗气扶着桌子停了下来。楚君知则在桌子另一头同样呼吸沉重。

    “呼…呼…我我收回了…收回了还不成吗…”

    “呼…那你还赶我走吗…”

    “我错了…再也不说了…再也不赶你走了…真的……”

    啪嗒…

    剑随声掉落在了脚边。累的气喘吁吁的两人默契般的都扶着桌子滑坐在了身边的石凳子上,相背而坐,姿态不佳。

    “我说…你这脾气够大的…一…一言不合就拔剑…得改…”

    “再废话,小心我继续削你…”

    气喘吁吁的二人说完话,便各自休息了会儿。楚君知回头看了一眼愚凉,嘴角上扬,心里彻底松了口气。

    不来这么一遭让她发发火,可是会憋出病的。她这个人,这些年来性子越来越冷淡,又不爱主动说话排解心事,今天这么一来,总算是能减轻些。

    这么一闹,愚凉本来有些沉重的心情也好了许多。

    他们两人都明白,婚嫁什么的,本就不是他们可以肖想的事情。

    墨阳的婚事肯定是皇帝拿捏着的,虽然皇上说过不插手他的婚事。而愚凉,她说过,大仇未报,何来儿女私情。

    这一月多来的相互拉媒也不过是无聊中寻的一些乐趣罢了。

    二人休息足够,便喧人摆了棋,上了茶。

    楚君知捏着白棋,与愚凉便要开始对弈了。愚凉吩咐秦青去买些粽子后,这才捏着黑棋落了子。

    “愚凉,你说爷要不要见见两位师兄啊?总是躲着也不是办法。”

    愚凉落下一子,堵住了白棋的出路,道:“属下觉得,还是见见的好,您躲了也将近一月了,总是不见也不是办法,总归他们二人是要带着凉云剑与您一同归山的,缺一样也不会轻易回去。再者,一月后您不是不想再待在皇城了吗?恰好有理由出去了。”

    说道这里,楚君知眼睛一亮!

    “确实!爷怎么就没想到呢!”

    啪…黑子落,吃掉一大片的白。

    “公子,您还真是别想了,我方才只是说笑的,您以为您还有机会踏这出皇城吗?别说皇上了,就是两位皇子也不会轻易放您走,除非您有了选择。”

    白子落,收黑一子。

    “是啊,爷这即使想走也会走的不干脆。”

    “不如留下二位道长,先助其拿到凉云剑,再做以交换。”

    黑子落,白棋失去一角。

    “交换!好想法!如何实施?”

    “狸猫换太子。”

    白棋摇摆不定,看着两处漏洞却不知道要先放那边。

    “哦?如何换?凉云剑可是名剑,谁能仿造…”说着的同时他便想到了一人。

    “你是说雁国的名匠廖子穆?”

    最后白棋落入左侧黑棋中,堵上了漏洞。

    “廖子穆作为刀剑名匠,得知凉云剑在这里定会过来。恰巧,他曾经欠下过属下一条人情。”

    黑棋落右侧,吃白子十颗。

    “那做出来的岂不是人人都能拔出?不好不好,被发现可是愚弄九国的大罪,担待不起的。”

    白子落,吃黑子二十。

    “愚二来后就不是问题了。”

    “愚二?”

    “他手下多能工巧匠,恰巧有一位善机关之术,只要在剑身上下那么一个小棍,任谁也拔剑不出的。”

    黑子再落,逼白防守。

    “就你胆子大,这种事情也敢想,敢做!”

    “为公子排忧解难,奴之荣幸。”

    “得了吧,你做这事儿,也不是万全的把握,皇上是把凉云剑交给了四皇子,可你要如何让他拿出来供你一观?若之前就用真的,万一真有人拔出呢?若直接用假,又要如何调换?”

    白子落,破局反击。

    “这有何难?让那真的也任谁都拔不出就是了。”

    黑子落,追逐。

    “那你还要假的作甚!”

    白子乘胜追击,黑子七零八落,只剩边陲些许。

    “因为属下稀罕呀~名剑谁不想要?何况还和奴家名字甚是有缘呢~”

    黑子落,白子输,以少胜多,围歼!大获全胜。

    “你可真贪。”

    楚君知扔下棋子,看着心情甚是愉悦的愚凉,叹了口气,拿起秦青送过来的粽子,剥了一个,递给了愚凉,道:“你这棋艺还是如此厉害!佩服。”

    赞棋也赞计。

    愚凉接过,笑了一下,道:“彼此彼此,比起您偷摸着让人去窃~来的好那么一点~”

    咬口粽子,心情更愉悦。

    楚君知挑了挑眉,没有言语,他确实让人进宫去探过,可惜,没法下手。四皇子太机灵,派人把凉云剑挂在了一个很显眼的地方,来回数百位护卫没有空隙的接班巡视,一点机会也不给人留。若不是为了凉云剑,他才不会让四皇子住在王府呢!麻烦又惹是非。多少眼睛盯着呢!

    一边站着的秦青满脑门子直冒冷汗,心里直道:“我这是造了什么孽了,怎么又听到了如此辛密之事!天啊!玉皇大帝王母娘娘,您一道雷劈死我吧…”

    秦青内心已经崩溃…后悔没有送完粽子直接离开!此时肠子都已经悔青了。

    楚君知愚凉二人却像是忘记了这么一个人似得,继续聊着天。

    “公子对沐云此人有何看法?”

    “沐云?还成,只不过脱离不了沐家,若他不是沐家人,倒是可招揽的人才。不可多得呀~毕竟与爷齐名不是~”

    “您真自恋,说实在的,属下一丁点儿也看不出来您是如何得了那承天三杰的…”

    “爷靠长相!怎么?不服吗?”

    楚君知一脸自恋的还摸了摸自己的脸。得到的回应是愚凉的一个白眼以及一句:“无赖…”

    “怎么?你还瞧不上爷?那沐云还不如爷长的俊呢!论学识也不如爷,只不过爷没他能说会道罢了。”

    “是是是~”

    “喂~回答不要如此敷衍嘛!你且凭心而论,三杰之首凭什么就是他了?明明爷才是第一好吧!他能得首,不过是爷常年不在京城罢了,若是爷当年在,哪里轮得到他!”

    “沐云那可是翩翩公子,谈吐不凡且温文尔雅,世人多是喜欢他这幅模样的,即使您当年在京,凭您的这一口气死人不偿命的话,也是得不了的。”

    “你就小瞧爷吧!总有一天爷会让你刮目相看的!”
『书签自动保留,查看足迹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