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凉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三章 彻底误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不过愚凉却开口说出了自己的见解。

    “大概是因为覆水楼救我那次吧!这些人也真是能胡想!明明大家都是亲眼见过!我是都快死了王爷才那样救的我。”说着愚凉便指了指自己的嘴巴,又说到:“即使不是我,知道那种方法可救溺水之人,能救人一命,为何不救?”

    “说的没错!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若是我,我肯定也会救的!”

    田浩很赞同她的话。

    田静儿同沐芊芊也都点了点头。若不是王爷救了愚公子,今日他们也不会聚在一起说话呢!

    “不过,话说回来,若是我当时没有落水,也不会有这种流言了,给王爷带来麻烦了!”说着便朝墨阳拱手行了礼。

    同时,沐芊芊也起了身,对着墨阳与愚凉俯了俯身子,道:“说来我还未曾亲自谢过救命之恩。若不是为了救我,愚公子也不会体力不支掉了下去了。”

    “你们这是做什么!”墨阳看她们二人如此,便连忙抬起了她们的胳膊。

    见状一旁的田静儿就开口问了一声:“这么说王爷并不后悔如此救人?还是一男子!。”

    “这有什么可后悔的!”回答了田静儿的话后,墨阳又转身对着愚凉说道:“你如此可是在怪我?”

    墨阳说的义正言辞,甚至有些责怪愚凉客套,便反问了她一句。

    明明在竹园时她并不在意的。

    想着墨阳便皱了眉头,因为再怎么样,愚凉也是位实打实的女子,即使愚凉真的不在意,那他也是实打实的在众目睽睽下渡气给她了!这…他突然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明明愚凉都说过不在意了的,可他却忘记了还有众目悠口。

    “没有。公子别多想。”

    愚凉连忙开口安抚!

    话虽如此,可墨阳听着愚凉说的这几句话,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可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

    这两人的互动在田浩看来很正常,但是在田静儿与沐芊芊心里就不那么觉得了,只觉得气氛怎么有些…暧昧呢…

    她们二人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底的深色。

    田浩神经大条,见事情已经说开了,便举起茶杯说道:“楚公子与愚公子玉友金昆,兄弟怡怡令人动容,敬二位,愿二位情意悠长,永世不变。”

    说完便率先饮了一杯。

    愚凉很喜欢他的这句话,便持杯回应。

    可墨阳明明知道田浩就是祝他们二人兄弟之情!可总是莫名其妙的会想到男女之情!这可把墨阳给难受坏了!以前不知道的时候别人怎么说他都不觉得有什么,可如今一知道愚凉的心意,便…

    “我有些头疼,先回了。”

    墨阳也没喝茶,起身便要离开,他现在极需要找个地方一个人静静。

    “怎么会头疼?可是中了暑气?”愚凉连忙起身就问。

    墨阳头也不回的摆了摆手,道:“无事无事!大概…喝多了吧!有些醉头!你,你别跟来了,爷静一静就好了。”

    说完也不等愚凉回应,直接推门便疾步走了。

    田浩有些懵逼,这怎么就突然找借口走了?

    “这…在下没说错话吧?”

    田浩一脸懵逼的问了一声,愚凉就开口回应了:

    “田公子莫要多想,他…呃…昨天是喝了不少酒!那个,在下也先走了,这茶此次算在下的,下次再请诸位。告辞。”

    “哦好!不送。”

    说完愚凉便也赶紧追了出去。

    待人走后——

    “噗~哈哈哈~”

    二女实在是憋不住了,同时笑了出来。这下田浩更不解了。

    “二位妹妹为何发笑?”

    “哎呀~哥哥,你还没看出来呢!这墨阳王怕是对那愚公子那个!”说着又比划了一下手势。

    “乱说!王爷都明明白白说了不是了,你还如此讲!”

    “我哪有~哥哥你没听出来吗?全程那墨阳王可否认过一句?都是愚公子在极力否认!是吧芊芊!”

    沐芊芊点了点头,回应道:“是的。”

    “看吧!哥哥你自己想想!若是墨阳王对愚公子没那种心思,怎么会在你祝福了一句兄弟之情悠长后便变了脸色,找了这么个蹩脚的借口就走了呢?喝的明明是茶,却还会醉人的嘛?我可是头次听说茶醉人的。”

    田浩仔细回想了一下,墨阳王还真是一句都没否认过!要说有,便只是摇了摇头!想至此,田浩已经凌乱了。

    田静儿见自家哥哥发懵,便也不理他了,拉着沐芊芊便小声说道:“你说,墨阳王至今无一姬妾通房,可不就是有那断袖之癖嘛!”

    “这个…我倒是不觉得,其实,说实话,我一直觉着那愚公子怕本就位女子,你也见过的,可看出一丝不和谐吗?”

    沐芊芊说的认真,但是田静儿却觉得不可能。

    “这个…说起来,愚公子扮作女相时,确实惊艳动人,可总不能在朝堂上说谎吧!那可是欺君之罪要落头的!”

    “我也知道,所以我这个猜测也只是与你说说罢了。”说着沐芊芊还是有些不死心的道:“但是…你没多接触过,我那一个月的时间可是基本三天一小见五天一大见,没有一刻觉得愚凉是男子的!”

    田静儿想了想,突然灵光一闪,说道:“大概也是因此所以墨阳王才对会愚公子有了非分之想吧!要是我是男子身边有这么一位雌雄难辨的人,定是也会生些想法的。”

    “我与你说真的呢!你怪会乱扯!”

    见沐芊芊生气了,田静儿便收了心思认真的想了想。

    “那我且问你,愚公子可有耳孔?女子的话,不论如何,及竿后就必须戳耳孔的。听说愚公子只比墨阳王小一岁,墨阳王如今十七,他便有十六了,早过了及竿!你可瞧见他有耳洞?上次在覆水楼时,我便有些好奇,这愚凉生的如此好看,那发簪配饰也与衣服极其搭配,唯一不足的便是没有耳饰!当时我权当他是怕疼,也没有足十五,便没多问。”

    “这个…好似…是没有呢…”沐芊芊想了想,她确实不曾见愚凉佩戴过耳饰。难不成愚凉真的是男子?

    她心里突然不确定了。之前她还有七分肯定愚凉是女子,如今倒只剩下三分了。

    “芊芊!我觉得你是内心里希望他是女子!你想啊,你与他姐妹相称月余,如今他突然变成了男人,兴许是你下意识作祟不愿意承认罢了。”

    “或许吧…”

    田静儿如此说着,沐芊芊突然觉得也许是有这种可能的。

    一旁的田浩竟是还沉浸在震惊中,一直没回过神,她们二人的谈话也是一字都没有入耳入心。

    “哥哥~哥哥!!你想什么呢?”

    田静儿唤了他几声,他才反应过来,忙道:“静儿芊芊!今日之事,万不可与外人道来,即使是真,也不要张扬出声。”

    “哎呦~我们又不是傻子!你妹妹我虽然话多,却也不会不分轻重的。”

    田静儿的话田浩可是不会相信的,只得呵呵冷笑一声。沐芊芊见状,便开口说道:“田大哥多虑了。”

    有了沐芊芊的保证,田浩这才放下心来。

    “如此便好!如此便好…”

    这可由不得田浩不多想,传言便是愚公子其实是墨阳王的内室侍童,所以才会又是赏赐又是维护的。

    救命之恩就不多说了,只那采荷宴上墨阳王只因与愚公子相互猜物时写了琉光浮云佩没人记得,便直接就给了他,那可是御赐之物。还有方才进楼后,那墨阳王明显有些怕愚公子,还说了是躲着愚公子的!反观愚公子,也是一点都没有怕意。哪里有一介白衣压的过当朝王爷的!!

    甩了甩头,赶去这些胡思乱想。

    另一边愚凉追着出去时,已经不见了墨阳的踪迹,她倒不是说要缠着墨阳什么的,而是郡主丢了的消息还没告诉他呢!省的到时候传出风言风语他不好应付。

    虽然不见了墨阳踪迹,但是愚凉想都不用想便知道他要去哪儿!僻静之所只有两处。一处现在柳姓师兄弟住着,一处便是清心舍,也就是竹园。

    “除了竹园,你还能去哪儿呢~”开心的笑着说了一句,便不紧不慢的走着。

    愚凉不急着过去,而是先去百善楼买了些冰镇凉汤和奶糕,她多要了冰块包着,又去小商贩哪儿买了糖葫芦,山楂膏等零嘴。这才不急不慢的过去了,毕竟还是要多给墨阳留些时间静一静的嘛!

    东西买好之后,愚凉正想去竹园找墨阳,却被人不小心撞了一下。鼻子一动,又闻到了一股之前她闻到的香味。檀木香气中混杂着一点点药味。

    那人连忙道歉,也不等愚凉回应就直直的进了身旁的客栈。

    而愚凉也没有在意,只不过这种香气她许久都没有闻到了。

    “到底在哪儿闻到过呢?”

    嘟囔了一声,看着眼前的客栈犹豫了片刻,又低头看了看手中的东西,还是没有进去。

    而撞了她的人一进客栈就直奔了二楼的客房。

    进门后,里面坐着个人,背对着门。不过就算看不到他的正脸也能猜到他的神色,恹恹欲睡。听见有人进来后,头也不抬的就说了一句。

    “办好了?”

    “是。”

    “下去休息吧,明儿启程去下一个地方。”

    说着就挥手让人下去,可那人却没有走,而是继续说了一句:“爷,方才属下路过一个地方,瞧着里头有个熟人。”

    “熟人?”

    说着那人就转回了身子,看背影时本以为是位偏偏公子,没想到回过头后却是吓人。倒不是因为丑!而是他的脸上戴着一块黑漆漆的面具!形状骇人!

    不过那站着的属下却一点也不害怕,见他来了兴致就走过去说了一声:“应是几年前那些人!属下看到那家店铺门口有记号。”

    说着就拿出了早就画的图画。

    是一朵花。

    戴着黑面具的人见此,听着声音像是挺高兴:“呵~原来是躲在这里了,倒是令人惊讶。也罢,既然知道了,那我们也就会会这个老朋友吧。”

    “是。”

    “几年不见,我还当你人间蒸发了!没想到竟会在此处碰到!看来这九国盛宴还挺吸引人的嘛~”

    “那主子,我们可是要在京中多留几日?”

    “嗯。你通知下去,这几日多加注意他们的动静,时机一到,就出来打声招呼~”

    不知为何,这句打招呼却不似那么简单。

    并且看这人的衣着打扮,也不像是承天人氏。并且看他的语气,似是开头不小。

    当然,这里发生的事情愚凉是不知晓的。

    她走到半路,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念叨了一声:“是他!”

    原来是想起了那气味的主人是谁。

    惊讶之余,突然眉头一皱。

    “他跑承天做什么?”

    想着的同时刚好瞥见了一家店,犹豫了片刻,便走了进去。

    这是个花廊。

    还是个了不起的花廊!

    这个花廊只为朝中大员和皇宫供应花草。

    普通人想进来可是根本不可能,更别说购置花草了。
『书签自动保留,查看足迹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