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废柴妖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十八章:凶杀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第二天醒来,已近中午,他揉着都要爆开的太阳穴,迷迷瞪瞪的环顾了一下四周,这才想起来自己身处的世界。

    他刚要伸手去拿闹钟,就看到正对着我的餐桌上多了一个装满玫瑰的花瓶。

    胡一鸣慢步走到餐桌旁才发现除了花瓶,还有一份已经凉掉的早点,和一张卡片:一鸣,很抱歉昨天没能陪在你的身边,虽然不知道你因为什么不开心,还是希望我能帮到你——赫凌。

    胡一鸣读完留言笑了笑,看来昨天自己的状态把这个男人吓坏了。

    他把凉透的早点放进微波炉热了一下,就算是解决了自己的午饭。

    经过一夜的挣扎,他已经大致平复了这种精神上的冲击,但刚才吃饭的时候,又一阵眩晕和头痛,让他有一种如梦似幻的感觉,那个有鹤凌仙君的记忆忽然变得不真实起来,就像是自己的一个梦。

    毕竟他受了几十年唯物主义的教育,神鬼投胎转世这种事儿他也只当是故事一样的存在,而那个世界,或者说那个梦境里,他也仅仅呆了30多天。

    可当他每次去回忆这30天的事情时,一阵阵头痛就又会袭来,他也不得不暂时放下那段记忆。

    因为今天是周末,按照胡一鸣过去的习惯,他会去看场电影,或者去吃一顿网红美食,如果加班太累了,他就会在家躺着看一天的电视,点一点的外卖。

    然而在现在记忆力,周末几乎都是和赫凌一起度过的,一起做饭,一切去吃路边摊,一起逛街,一起看电影,一切过所有的节日,有两年的新年,赫凌还和他一起回了老家看望自己的父母。

    简直就和情侣一样的日常,让胡一鸣有些别扭,但也有些习惯。他摇了摇,笑了笑自己。

    就这样,他每天早晨被赫凌叫醒吃早饭,晚上回来的时候,家里也有人准备好晚饭等着自己。时间一天天过去,转眼就过了3天,逐渐的,胡一鸣越来越觉得关于鹤凌仙君的一切都只是梦境,这个世界才是自己本来的世界,真实的记忆。

    甚至有一次,他还把这个“梦境”讲给了赫凌听。

    “你知道吗?我梦里那个你,真的是仙风道骨、飘然出尘,你要是真的会那些法术就好了。”胡一鸣一边喝汤一边说着。

    “所以说梦都是假的,好好吃饭,晚上咱们还要去看电影可不能迟到哟。”

    胡一鸣笑着点点头,仰脖喝光了碗里的汤,他并没有在意赫凌的话,也没有去看他,但是此时的赫凌脸上却露出了胜利者的微笑。

    傍晚时分,两人约好在楼下的711便利店里碰面,就在他看着货架,选购零食的时候,却被一个女孩侧面撞了过来。

    胡一鸣哎哟一声踉跄了几步,当她看清对女孩的脸时,记忆深处的一扇大门被猛然打开。

    他急忙走上前问道:“你是.....叶修姚?”

    对面的女孩愣了一下,上下打量着胡一鸣反问道:“你认识我?”

    这一问,反倒把胡一鸣问住了,当她看到这张脸时,“叶修姚”这个名字便跳了出来,但她并不知道这个人是谁。

    “我叫胡一鸣...就住在楼上。”胡一鸣掩饰掉自己的尴尬慌忙解释道。

    女孩显得有些紧张,她又打量了一会儿才点头道:“我说挺眼熟的,我也住楼上,你哪个单元?”

    胡一鸣笑呵呵地说:“2单元1014。”

    女孩听到门牌号终于笑了起来:“难怪,咱俩是邻居,你是不是听快递叫过我出来接快递?。”

    胡一鸣发现,本来就漂亮的女孩笑起来就会加很多分,而面前这个女孩不光是漂亮,气质很优雅,身材也很好。

    就在两人相谈甚欢的时候,一个人走过来揽住了胡一鸣的肩膀,一把将他带入自己的怀里,一个异常冰冷的语气说道:“东西买好了吗?咱们该走了。”

    叫叶修姚的女孩看到这一幕忽然眼睛放光的问:“你们是...情侣吗?”

    胡一鸣本来想要反驳,却被赫凌一把捂住了嘴,完全没搭理叶修姚的话。

    这一幕胡一鸣虽然有些不高兴,但在一场电影看完后,也就很快忘在了脑后。

    午夜时分,两人回到家,赫凌本来想留下来,但胡一鸣还是把推出了门外。

    “今天回去睡,我太困了。”胡一鸣慌忙的关上了门,可能对他来说,只要没有一起住,就算是自己坚守住了作为正常男人最后一条防线。

    门口的赫凌张着嘴刚要再敲门,又闭上了嘴,因为隔壁的门打开了,傍晚见到的那个女孩穿着睡衣出来扔垃圾。

    因为傍晚赫凌的态度不好,女孩看到这个男人居然被自己的爱人关在门外,便在进电梯前冲着赫凌得意的笑了笑。

    看着女孩的笑容,鹤凌的表情僵住了,但随后他的嘴角浅浅露出意思邪恶的笑容。

    ……

    第二日清晨,胡一鸣还在酣睡,就被一阵尖叫声和嘈杂声吵醒,半梦半醒间听到有人敲门。

    他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套好居家服去开门,他打着哈气问道:“赫凌?你不是有钥匙吗?”

    结果开门一看,居然是两个穿警服的年轻人。

    “请问?”胡一鸣问道。

    “对不起,例行询问,您昨天夜里在哪里?”其中一个小警察严肃的问道。

    胡一鸣挠挠头,不明所以的挑下眉毛往门外看去,结果发现一个楼道都是人,进进出出的有白大褂的警察和交头接耳的居民,还有看上去是便衣的警察。

    “对不起,先生?您能说一下昨天晚上23点以后您在哪里吗?”小警察耐心的追问道。

    胡一鸣缩回头来不确定的说到:“23点以后啊,那不记得了啊,昨天晚上我看了电影回来就已经很晚了,具体的我没有看表,回来太累就睡了,这是怎么了?”

    小警察没有回答胡一鸣的问题,而是又问道:“那您有证人吗?”

    胡一鸣刚要说话,一个身影突然站到了自己和警察之间,胡一鸣一个踉跄,定睛一看居然是是赫凌。

    “我给他作证,昨天晚上我在这里。”赫凌说道,虽然他脸上带着笑,但胡一鸣却不觉得他是真的。

    这个时候正在勘察现场的便衣警察听到了喧哗声,快步走了过来问道:“怎么了?”

    小警察对便衣说了句什么,便衣打量一下赫凌反问道:“你作证?你和他什么关系?你也住这里?”

    赫凌继续笑着回答:“我住楼上,但我和他是……是朋友,昨天一起去吃饭看电影,回来以后就在他家住下了。”

    便衣狐疑地看了看胡一鸣,又看了看赫凌用不确定的语气问:“你们俩...昨天...住一起了??”

    胡一鸣刚要开口反对,手就被赫凌攥住捏了捏,示意他不要多嘴,虽然他也知道赫凌是在帮自己,但又觉得对警察撒谎完全没必要,因为他根本不知道发了什么事情。

    而此时,两个小警察一脸了然的点了点头,憋着笑悄悄对便衣警察说:“闻队长,他们是那种关系……”

    听到这个警察姓闻,胡一鸣心中有一丝丝熟悉的感觉,但却想不起来,他从赫凌的身侧悄悄看了看,发现这个人的面相确实是很眼熟,眼熟到马上就要说出他的名字,却又死活想不起来。

    于是胡一鸣也懒得去管自己被误会的事情,干脆从赫凌身后挤了出来客气问道:“闻……警官是吧?您怎么称呼?”

    面前魁梧的闻队长愣了一下,从怀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胡一鸣说:“自己看吧,我还有事儿,你俩接着问,今天必须把上上下下都问到了啊。”说完转身就去和穿白大褂的法医说话去了。

    胡一鸣低头一看,名片上写着“闻步勤刑警大队队长”,胡一鸣皱着眉头念了好几遍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这人是谁,虽然看着面相也是眼熟的。

    这时两个小警察看到胡一鸣看着名片在走神儿,便轻咳了一下继续问道:“你们昨天听到隔壁有什么动静了吗?”

    胡一鸣这才回过神来问:“隔壁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小警察解释道:“隔壁死人了。”

    胡一鸣听到死人了,顿时头皮一麻,甚至不知道该说什么,赫凌干脆笑呵呵的接过话茬继续说道:“我们回来以后就洗洗睡了,我一直到刚才听到喧哗声,才跑出来看看热闹。”

    “就一点动静都没有?你们的墙隔音这么好吗?”小警察狐疑的探头看了一下他们的室内。

    “真的什么都没听到。”赫凌耐心的解释。

    这时,胡一鸣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上前一步抓住一个小警察的手腕问:“隔壁的女孩是不是姓叶?”

    两个小警察一惊,互相看了一眼缓缓的点头道:“是,你认识?”

    胡一鸣摇摇头说:“昨天下午在楼下便利店,我等赫凌的时候遇到这个女孩,她没看路撞到了我身上,所以我就聊了起来,她说就住这个楼上,和我一层,但是这一层这么多住户,我也不知道她哪屋的。”

    一个小警察眯着眼睛,显然不是很信服。

    一边的赫凌气的要死,你说你多什么嘴?他气哼哼的又站在了胡一鸣面前,挡住了两个警察猜忌的视线,冷冷的问道:“还有什么事情吗?”

    两个小警察背过身交流了两句,转回头说道:“没了,谢谢您的配合”转身去往了下一家。

    胡一鸣本来想去隔壁家门口看看,结果却被赫凌一把拉了回来。

    啪的一声关上了门。

    赫凌说道:“你是不是傻?本来你就否认掉不就好了,你说那些,警察还要来找你麻烦!”

    胡一鸣奇怪看着赫凌问:“又不是我干的,我有什么好隐瞒的,也许我说的这些可以帮助破案呢?”

    赫凌抱着胳膊没有回答,沉默了两三秒后,他伸手道:“把名片给我。”

    胡一鸣一愣:“为什么给你?”

    赫凌不容分说地走上前,从胡一鸣的手里抢过了名片说道:“不许你去,你跟那个女孩什么关系你就去找麻烦?”

    看着对方严肃的表情,胡一鸣觉得今天的赫凌和平时温柔的赫凌完全是两种性格,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想到此,他的头突的一跳,一个未知的声音在他的脑海里喊道:“喂!醒一醒!”
『书签自动保留,查看足迹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